埃里安:希腊要重蹈阿根廷悲惨的覆辙?-财经网
个股查询:
 

埃里安:希腊要重蹈阿根廷悲惨的覆辙?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2年02月17日 10:20 我要评论(0
字号:
2001年12月,阿根廷违约了,关闭了银行,这是所有“经济突然停止”的始祖。该国被迫以一种高度混乱的方式拆分其经济体系,在资本控制和国内资产没收中混乱、无计划地采用了新货币

[查看英文版]

  纽波特比奇——

  先让我设置一个场景:名声越来越差的经济政策方针导致国内社会和政治反对层出不穷、出现街头抗议和暴力活动、官方债权人之间出现分歧、私人债权人对无序的债务违约日益担忧。在这种情况下,国家领导人仍然致力于实施更多同样严厉的财政紧缩措施,两年来这些措施一直没有得到落实。官方债权人在私下里和公共场合都表达了怀疑的态度,但是他们都忍了下来并准备再次向他们所恐惧的无底洞注一笔资金。

  似曾相识吧?应该是,但不仅仅是因为它就是今日希腊的写照。它也是2001时阿根廷面临的困境。如果欧洲不反思那次经历的主要经验教训,希腊面临的同样危机可能还包括金融危机,产出一泻千里、社会和政治动荡。

  2001年让我印象深刻。当时,我在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的新兴市场部门工作,在那里我们紧密关注了阿根廷事态的发展。那年8月,阿根廷政府再次请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注资以避免债务违约。当局愿意作出一系列新的承诺,尽管知道自己一直允诺过多而无法兑现承诺,本国在重振经济增长上没有取得任何进展,无法阻止竞争力下降,债务增多。

  一场关于“谁该为‘输掉’阿根廷负责”的推脱责任的游戏爆发了。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率领的官方债权人指出是阿根廷政府一再失败的政策。阿根廷政府反驳说,官方债权人是在剥削自己的国家,而没有为自己国家提供重振信心和重获私人资本所需的金融缓冲。双方似乎都不愿意承认对于许多人而言显而易见的事实:阿根廷的经济和金融框架无力解决增长缓慢和债务过多的双重难题。

  阿根廷人民越来越厌倦这一切,对政府和官方债权人之间的区别关心甚少就不足为奇了。他们对如下做法失去了信任:即使在实际上几乎各项经济和金融指标都恶化、更加光明的未来希望渺茫的情况下,继续以稳定为代价推行财政紧缩。

  紧接着就是阿根廷的“邻居们”——尤其是南方共同市场(区域政治和经济协定)的成员国,它们害怕受到影响。经历了本国金融市场的技术混乱后,他们敦促阿根廷共同采取行动,与此同时以防万一还建造了更强的防御体系。同时,阿根廷政府抱怨,其他南方共同市场成员国的政策正在加大其经济挑战。

  如要了解今天发生在欧洲的危机,人们只需将阿根廷更换为希腊,南方共同市场更换为欧元区。当然,希腊的经济实力要强于阿根廷,它也是一个更为强大的区域组织的一员,欧元区要比南方共同市场要强大得多,拥有更多的金融资源和更为成熟的经济和制度基础。然而,其相似性足以提出这样的问题:欧洲是否能从10年前阿根廷的危机中吸取教训。

  阿根廷议会再次批准一揽子新的财政紧缩政策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同意了对其融资。然而要挽救焦头烂额的经济状况为时已晚,这进一步破坏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信誉。

  事实上,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民众信心不仅不增,他们还取出了银行存款,加速了资本外逃。政府又一次未能兑现其政策承诺。最重要的是,社会和政治压力增加,已经不堪重负。

  2001年12月,阿根廷违约了,关闭了银行,这是所有“经济突然停止”的始祖。该国被迫以一种高度混乱的方式拆分其经济体系,在资本控制和国内资产没收中混乱、无计划地采用了新货币。

  如果希腊政府及其官方债权人(即欧洲中央银行、欧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无法吸取阿根廷危机的一些教训,也不进行紧急的中期调整,希腊的未来将重蹈阿根廷的覆辙。

  具体地来说,他们应该采取四个步骤。首先,它们要停止不断声称没有“B计划”。告诉人们除了采用失信的政策外别无选择会迫使他们抵制这种毫无作用的做法,或者选择混乱。近日,希腊的官方说法(“我们必须表明,当希腊人被迫面临在坏与最坏之间选择时,希腊人会选择坏以避免最坏”)并没有带来什么希望。

  其次,希腊及其外国对话者必须认识到B计划尽管艰难,但至关必要。希腊需要深入得多的经济和债务重组,以及体制变革,这样希腊就可以获得更大的政策灵活性,提高竞争力,并促进投资。不可避免的是,这一切都有短期风险,但是也预示着更加光明的增长、就业和恢复金融健康的前景。

  再次,希腊的官方债务人应该更专注于其援助所带来的回报。按照目前的做法给希腊提供的每一个欧元都大打折扣了。与遍地撒网式的救援相比,集中财力解决关键问题更值得推崇。此外,鉴于欧洲国家担心其银行体系,在干预的同时,要给银行施加更大的压力以便其融资并提高资产质量。

  最后,欧洲中央银行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诚信和信誉需要更悉心地维护。这两大机构不仅可以稳定希腊,还可以防止欧洲其他国家及其他地方的国家的流动性问题转变成偿还债务的危机,限制危机在全球蔓延。正当需要这两大机构发挥这样的作用时,欧洲的机会主义破坏了这两大关键机构的效率。

  希腊不必继续走十年前阿根廷走过的悲惨之路。然而,如果希腊和欧洲官员不反思相关教训并作出相应调整,希腊将重蹈覆辙,走上不归路。

  穆罕默德·埃里安是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和信息主管,《市场崩溃之际》一书的作者  

【作者:穆罕默德·埃里安 】 (编辑:陈君)
分享到:

网友热评>

更多>>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查询

专题报道

更多>>

每日焦点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