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特·斯基德尔斯基:为何要有公平贸易-财经网
个股查询:
 

罗伯特·斯基德尔斯基:为何要有公平贸易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2年03月28日 17:00 我要评论(0
字号:
所有形式的公平贸易的目标就是“公平贸易”,而对公平贸易制度最有力的攻击则来自那些自由贸易者

  发自伦敦——

  在历史上,“公平贸易”这个词有着许许多多的含义。公平贸易联盟于1881年在英国成立以限制来自外国进口商品。在美国,商界以及工会都利用“公平贸易”法来构建经济学家约瑟夫?斯提格利茨(JosephStiglitz)所谓的“进口商品铁网屏障”。一系列“反倾销”法允许那些怀疑国外对手以低于成本的价格销售商品的企业要求政府征收特别关税来保护其免遭“不公平”竞争的威胁。

  当然,那些好心的英国年度“公平贸易双周”组织者们可没有这些阴暗的保护主义思想。笔者也在活动中购买了两条公平贸易巧克力以及一罐公平贸易花生酱。他们可敬的目标就是希望绕过那些将农产品销往远方赚取额外利润的中间人,向发展中国家农民支付更高的产品价格。类似可可、咖啡,茶叶和香蕉这样的公平贸易产品与欧洲本地产品并无竞争,因此也并不存在任何贸易保护主义动机。

  整个规则是这样的:通过满足“约定的劳工以及环境标准(比如最低工资和不施农药)”并以保底价出售农产品,穷国的农业合作社可以从公平贸易标签发放机构获得一个公平贸易标签。这一认证确保超级市场和其他零售商以额外溢价出售这些商品。于是第三世界国家的农民获得了高收入,而第一世界的消费者们则自我感觉良好:简直是天作之合啊!

  发端于1980年代的公平贸易运动正在迅速发展。其中1997年的一次突破性进展则是英国下议院决定只提供公平贸易咖啡。到2007年底为止已经有超过600个生产组织——代表58个国家的140万农民——在销售公平贸易产品。时至今日,全英超市中1/4的香蕉都拥有公平贸易标签。但这些贴着公平贸易标签的商品(可可,茶叶和咖啡等)依然只占全球市场的一小部分——基本上少于1%。

  设立保证收购价的经济逻辑众所周知:稳定这些基本产品的价格,避免出现大起大落,并因此稳定生产者的收入。而这个引发众多争议的提议——其中最著名的倡议者是约翰?凯恩斯(JohnMaynardKeynes)——要求为初级商品建立一个“缓冲库存”,当价格下跌时吸纳产品,反之则增加供应量。凯恩斯的提议最终没能被1944年的布雷顿森林体系采纳,而当缓冲库存方案在1970年代重新抬头之后也最终不了了之.

  此外,类似保罗·普雷维什(RaúlPrebisch)这样的左翼经济学家后来又进一步推广了初级商品的“贸易条件衰退”理论:这些产品的价格相对于制成品价格来说在长期趋势上是下跌的。这一趋势判断在1980年代中期开始似乎都适用,初级产品生产者都经历了价格的持续下跌。此外,这段时期的价格波动极为剧烈,对撒哈拉以南非洲以及其他严重依赖初级产品来赚取外汇的发展中国家都造成了恶劣影响。

  但自那以后价格下跌的趋势却发生了逆转。食品价格自2001年以来已经上涨了150%。这一状况也在排除公平贸易运动影响的情况下提升了农民的收入。“贸易条件衰退”理论也宣告破产。

  但初级商品的价格依然比制成品和服务价格更加反复无常,导致生产者收入的极大波动。这也放大了兴衰周期的影响。因此价格稳定问题也依然存在。

  目前依然无法得知公平贸易是否能为解决这个问题做出重大贡献,因为稳定生产者收入的唯一可靠方式就是控制供应,但这已经超出公平贸易的范畴之外了。

  所有形式的公平贸易的目标就是“公平贸易”,而对公平贸易制度最有力的攻击则来自那些自由贸易者。在亚当·斯密研究所于2008年发布的一本名为《不公平贸易》的小册子中,马克·斯德维尔(MarkSidwell)认为公平贸易制度保护了那些竞争力低下的农民,遏制了农产品多样化和机械化的推广。据斯德维尔所说,公平贸易方案将发展中国家转变成了低附加值劳动密集型的农业贫民区,剥夺了下一代人追求更优质生活的机会。

  这还没有考虑到公平贸易制度对那些国家中最贫穷的人民所带来的影响——这些人连农民都不是,只能算是散工——他们被公平贸易所设定的昂贵规章制度和劳工标准排斥在外。换句话说,公平贸易成为了农民对抗其他竞争者以及农业散工的保护伞。

  斯德维尔还指出,消费者也遭到了愚弄。我们为一个公平贸易巧克力所支付的额外费用中只有极少比例——1%——最终到了可可种植者手里。此外公平贸易也不意味着优质:因为种植者可以以一个最低价来出售公平贸易产品,于是他们转而把最优质的产品拿到公开市场上销售。

  但虽然在经济上站不住脚,公平贸易运动也不应遭到鄙视。即便批评者们说该运动的唯一成就就是让消费者们对自己感觉良好——就像从前在天主教堂购买赎罪券那样,但这其实是低估了公平贸易。事实上,这场运动代表了对愚蠢消费主义的某种抗议,对某些冷漠逻辑的草根反抗以及一种公共行动主义的表达方式。

  这一理由也许并不能说服那些喜欢枯燥推理的经济学家。但这也提醒了我们:经济学家和政府官僚们不是永远都能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的。

  罗伯特·斯基德尔斯基,英国上议院议员,华威大学政治经济学名誉教授  

【作者:罗伯特·斯基德尔斯基 】 (编辑:陈君)
分享到:

网友热评>

更多>>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查询

专题报道

更多>>

每日焦点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