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瑟夫•奈:罗姆尼决战奥巴马-财经网
个股查询:
 

约瑟夫•奈:罗姆尼决战奥巴马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2年05月11日 10:14 我要评论(0
字号:
选民可以检验的最重要变量就是候选人的传记,虽然形象顾问和表演能力可以装扮一位候选人的品性,但一个长期的生活面貌则是判断下一任总统真实脾气及其管治能力的最佳依据

  发自剑桥——尽管美国民主党党内初选尚未落幕,但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几乎已经被确定为今年11月迎战民主党总统奥巴马的提名人了。

  作为马萨诸塞州州长,罗姆尼展示了其身为保守派的温和强干一面,也有着一份广受该州选民认可的政治履历。但由于共和党极右翼势力主导了整场初选,以致他只能努力通过持有极端保守立场来摆脱自身的“温和”标签。而如今作为预料中的本党提名人,他又必须重新回归到大部分选民所在的中间路线。

  那么这两副面孔中哪个才是真正的罗姆尼?选民们又该如何对这两位总统候选人下判断?

  当年的奥巴马也有一份很有说服力的履历,但却让许多在2008年投他一票的人大失所望。当然,其支持者们会辩解说他必须同时应付两场战争以及自19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衰退。此外在2010年中期选举之后共和党主导下了众议院,对他充满敌意的同时也束缚住了他的手脚。

  而罗姆尼则会重拾奥巴马早年许下的那些尚未兑现的承诺,虽然奥巴马会将罗姆尼称为一个见风使舵的“骑墙派”。但事实上,预测最终获胜者当选后的表现历来都是非常困难的。

  在2000年竞逐总统之位时,小布什曾许下诺言要走“富有同情心的保守主义”路线并推行一套谦和的外交政策,但当他决定入侵伊拉克时却换了另一套执政方式。与之类似的还有伍德罗•威尔逊(Woodrow Wilson)和林登•约翰逊(Lyndon Johnson),两人在竞选时都大打和平牌,但却不约而同地在当选不久后把美国拖入了战争漩涡。

  那么这些当选后的行为转向是否恰恰体现了民主制度的讽刺性?当竞选者都被精心包装且小心兜售时,选民们又该如何做出明智的选择?

  领导学理论家建议我们把注意力更多地放在候选人的情商而不是其政治承诺上。与情绪影响清晰思维的说法相反,理解和控制情绪的能力能使思维变得更加高效。

  正如最高法庭法官奥利佛•文德尔•赫尔姆斯(Oliver Wendell Holmes)在与富兰克林•D•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会面后那句著名的玩笑:“二流的智力,一流的脾气”。大多数历史学家也会同意罗斯福作为领导人所取得的成功更多取决于其良好的性格而非分析能力。虽然他在竞选时并未提出切实的政策建议,但却在上台100天内所释放出了活力和乐观主义。

  心理学家在智力的概念以及如何评估上等问题上已经争论了超过一个世纪。一般的智商测试会依据语言和三维空间敏捷性等某些智力维度来得出结果。但智商分数一般只能预示人生中10~20%的成功。而当专家们争论其他80%的成功中究竟有多少是归因于情商之时,他们一般都同意情商是一个随着年龄和经验不断增长而增加的重要且可习得的技巧,每个人对情商的掌握程度也所有不同。

  领袖们都会努力维护自身公共形象,而这同样需要一个成功演员所具备的情绪控制能力和相关技能。在这方面罗纳德•里根在好莱坞的演艺经验在对他大有裨益,而罗斯福也是个形象管理的大师,尽管他因为小儿麻痹症而忍受着痛苦和行动不便,他却总能保持着一个精神饱满的外观形象,同时也避免坐在轮椅上供人拍照。

  不管他们是否意识到这一点,领袖们经常会传达一些信号。而情商就包含了这些对信号的理解和控制,还有防止因为个人心理需要而影响政策的自制力。如果情商只是一时装扮出来的,就可能在长期内被人们逐渐发觉。

  例如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就拥有非常强的认知能力,但在情商上却有所欠缺。他能在外交政策上有效地制定策略,但却无法控制自身的不安全感,并最终导致了他的倒台——这是一个经过一段时间之后才会浮现的弱点。事实上,直到他当选总统好久之后公众才发现了他著名的“政敌名单”。

  而在这方面,小布什在中年时通过对抗酗酒问题显示了自身的情商,在坚持某些不受欢迎的政策时也展示出了勇气。但在某些时候,坚持不懈也会成为情绪上的顽冥不化。就跟威尔逊一样,布什有一种遏制了其自身继续学习和调整的固执信仰。如此看来或许奥巴马和罗姆尼所表现出来的灵活性对一个总统来说倒不算是一种坏品质。

  此外漫长竞选过程的艰苦历练也能为选民们提供了一些关于耐力和自律的线索。每个共和党参选者在竞逐过程中都曾经领先过,而初选时节的艰难困苦会使那些原本看上去富有吸引力的人——比如德克萨斯州州长里克•佩里(Rick Perry)——露出了马脚。而在未来的总统大选中,两位候选人——尤其是罗姆尼——将如何与其政党的政纲进行协调的状况将告诉我们一些关于其独立自主以及委任未来执政班子方面的能力。

  但选民可以检验的最重要变量就是候选人的传记。我指的不是那些在竞选期间诞生的粉饰书籍和电视广告。虽然形象顾问和表演能力可以装扮一位候选人的品性,但一个长期的生活面貌则是判断下一任总统真实脾气及其管治能力的最佳依据。

  但最重要的是,成熟的选民首先要拥有足够的情商去应付一切意外情况。当候选人令他们失望的时候——这种情况照例都会发生,不管选举的最终结果如何——他们都会知道,排开其他政治制度不谈,民主其实是最坏的制度。翻译:邹痴成

  小约瑟夫•S•奈,曾任美国国防部长国际安全政策助理,哈佛大学教授,著有《权力的未来》一书  

【作者:小约瑟夫•S•奈 】 (编辑:陈君)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网友热评>

更多>>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查询

专题报道

更多>>

每日焦点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