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尔•伯斯金:穿好财政这根针-财经网
个股查询:
 

迈克尔•伯斯金:穿好财政这根针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2年06月18日 10:49 我要评论(0
字号:
如今,许多公民的日子都不好过,政治领导人面临着棘手的任务:采取可信的中长期改革,同时又得保证经济在短期内不会脱轨。他们没有多少犯错的经济空间,政治空间就更少了

[查看英文版]

  帕罗奥图—经济通常会左右选举,特别是在世道不景气的时候。当增长和就业走下坡路的时候,选民就会把现任政府赶下台,不管是西班牙左翼、法国右翼还是荷兰中间派。美国也不例外。大萧条爆发三年后,胡佛被富兰克林•罗斯福取而代之。1980年,在经历了严重的经济停滞后,里根把卡特赶下了总统宝座。

  与此同时,经济表现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经济政策。大萧条因拙劣的货币政策、增税和保护主义贸易政策而恶化。类似地,过去十年中期美国宽松的货币政策大大提高了经济的杠杆率,助长了房地产泡沫,这个泡沫在2007—2008年破裂,引发了大衰退。

  两大相关政策之争将对美国和欧洲的经济和政治前景形成关键影响。第一个政策之争是“紧缩”和“增长”,即短期赤字削减和增加财政刺激。大西洋两岸的左派均认为,增加(而不是减少)政府支出对于将经济拉出衰退是必不可少的。右派则认为,政府的第一要务应该是财政整合。

  在欧洲,巨额赤字和债务-GDP比率的飙升已经引起了债权人的警觉,激发了政治紧张。特别是德国要求重债南欧国家采取更多的财政紧缩,而后者的工会(还有选民)拒绝这样做。美国尽管离债券市场沸腾还相去甚远,其领导人也面临着同样的债务和财政可持续性问题。

  第二个政策之争是长期结构性问题:减慢政府支出增长速度、改革税制,并增加劳动力市场弹性。比如,在欧洲,提高可领取公共退休金的退休年龄并削减政府部门就业人数将减轻福利国家负担。

  在美国,里根在1980年大选中的胜出表明美国不会走欧洲社会福利模式的老路。但奥巴马及其国会盟友拒绝了政府应该仅充当弱势群体最后援助者这一共识,而支持个人和企业更加依赖福利项目和其他公共支出、定向减税、监管和贷款。

  分清预算对经济的影响和经济对预算的影响是很复杂的。不少例子——比如20世纪80年代的爱尔兰和丹麦——表明,财政整合在短期有助于经济扩张,因为更低的利率和汇率带来的信心提振足以刺激需求。

  当然,如果世界上多个国家同时开始财政整合,与此同时,利率已经十分低,且一些最大经济体同处一个货币联盟,那么就不太可能产生有利的结果。但在增加赤字融资支出是否能够快速提振经济增长方面,正反面的例子都有。

  最最新调查报告《旨在经济增长的财政政策》(Fiscal Policy for Economic Growth)中,我推论道,短期乘数——由更高的政府支出带来的经济活动的总体变化——在理论上可以达到2,如果央行将其政策利率降低到零的话。换句话说,政府所花的1美元可以在极短期内让GDP增加2美元。

  问题在于,从第2年开始,乘数就会变负:增加政府支出会抑制而不是扩张中期和长期经济增长。此外,重债国的短期效果也会打一个折扣,甚至在经济扩张期内变成负值,如果预期未来支出税会有所提高的家庭和企业将现金储蓄起来而不是花掉的话。

  叫停财政整合可能会导致它半途而废,但整合太猛又有可能会暂时拖累增长。但现在要求更多债务融资刺激的人需要面对数不清的证据:公共债务过高会在相当长的时期内阻碍增长。经济学家莱因哈特(Carmen Reinhart)和肯尼斯•罗格夫(Kenneth Rogoff)在他们的书《这次不同了》(This Time is Different)出版后发表的一篇最新论文中指出,债务/GDP比率超过90%将伴随着经济增长在23年里减速整整一个百分点。因此,过度举债最终的累积成本将超过深度衰退带来的收入损失。

  明智的政策同时考虑短期、中期和长期效应。比如,美国和欧洲都急需长期的退休金和医疗改革。欧洲需要进行结构性劳动力市场改革并必须解决主权债务过度、银行危机以及欧元区未来的问题。美国必须改革其税法,以期从更多的人和更广的经济活动中征收更多的收入(一半美国人口不用缴纳联邦所得税,现行税法要么将多种收入源排除在纳税范围外,要么给予了税收优惠)。

  在未来几年中——即中期——所有国家都必须实施难以逆转的财政整合,这将让私人部门相信,渐近和被推迟的调整(主要是预算的支出方面)最终将发生。总的来说,成功的整合需依靠支出削减,而不是税收增加——事实上,这两个方面的权重应该是五比一或六比一。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美国削减了相当于5%GDP的支出,在保证增长强劲的同时实现了预算平衡。加拿大在过去20年中削减了相当于8%GDP,也获得了相同的繁荣。

  从短期看,只有在中长期措施就绪的情况下,支出弹性才有合适性可言。这一妥协——在德国与南欧之间以及美国共和党与民主党之间——应该兼具经济和政治可行性。

  如今,许多公民的日子都不好过,政治领导人面临着棘手的任务:采取可信的中长期改革,同时又得保证经济在短期内不会脱轨。他们没有多少犯错的经济空间,政治空间就更少了。

  迈克尔•波斯金是1989—1993年老布什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现任斯坦福大学经济学教授,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作者:迈克尔•伯斯金 】 (编辑:许竞)
关键字: 财政 改革
分享到:

网友热评>

更多>>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查询

专题报道

更多>>

每日焦点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