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特·斯基德尔斯基:坏社会-财经网
个股查询:
 

罗伯特·斯基德尔斯基:坏社会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2年07月20日 10:10 我要评论(0
字号:
对收入分配采取不关心的态度事实上是让经济无限量增长,同时让豪门阔族将其他人群远远甩在身后。从道德上讲,这会导致美好生活之梦永远游离在大多数人可触及范围外。从务实角度讲,这注定会摧毁民主的最后基石

[查看英文版]

  伦敦——

  多大程度的不平等是可接受的?从衰退前标准看,相当大,美国和英国尤其如此。新工党(NewLabour)的彼得·曼德尔逊(PeterMandelson)说他对“不义”而富之人完全没有“不忿”,以此描述了过去30年的精神。致富是“新经济”全部意义之所在。新兴富豪所能保留的财富越来越多,因为为了鼓励他们变得更富,税收被大幅削减了,而更公平的切蛋糕规则却被抛弃了。

  结果是可以预料的。1970年,美国顶级CEO税前薪酬大约是普通员工的30倍;如今是263倍。在英国,1970年顶级CEO基本工资(不含奖金)是普通员工的47倍,2010年为81倍多。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美国最富有的20%人群的税后收入增速是比最贫穷的20%人群的5倍,英国则是4倍。更重要的是,普通(平均)收入和中位收入之间的差距在扩大。也就是说,收入不超过平均收入一半的美国人和英国人比重一直在增加。

  尽管一些国家阻止了不平等性增加的趋势,但从过去三四十年来的世界总体情况看,不平等性一直在增加。各国国内的不平等性在增加,国与国之间的不平等性则在1980年之后显著增加,但在20世纪90年代末开始趋缓,并最终在2000之后开始下降,原因在于发展中国家的赶超增长开始发力。

  不平定性的增加并没有让资本主义意识形态捍卫者乱了阵脚。在竞争性市场制度中,据说人们有多少价值才能获得多少薪酬,因此,顶级CEO为美国经济增加的价值是他们所雇用的员工的263倍。但是,据说由于收入差距没有被工会和政府人为缩小,穷人的境况也因此得到了改善。确保"滴渗"财富渗透得更快的唯一办法是进一步降低边际税率,或者改善穷人的“人力资本”,从而增加他们对雇主的价值。

  这一经济论证算法对位于收入金字塔顶层的人群颇具吸引力。毕竟,不管怎样,你都无法计算不同个体在合作生产活动中的边际产量。顶层薪酬只能通过与相似职位薪酬进行比较确定。

  过去,收入差距是通过参考貌似公平合理的标准确定的。某职位中所包含的知识、技能和职责越大,该职位可接受和公认的薪酬就越高。

  但所有这些都有一个限度:维持顶端和底端的某种联系。顶端企业薪酬很少有超过平均工资二三十倍的时候,对大部分人来说,收入差距要小得多。因此,医生和律师的收入通常要比劳动力高出5倍,而不会像如今那样高出10倍甚至10倍以上。

  评估人类行为的非经济、常识性手段--将其纳入更广的社会环境框架中加以考虑——被抛弃了,这导致了如今采用欺骗性方法来计算薪酬。

  不能区分价值和价格会产生一个奇特但不为人注意的后果:大部分人提高收入的唯一办法是经济增长。在穷国,这在合理不过了——没有足够的财富可供分配。但是,在发达国家,经济增长的集中是极其低效的产生整体繁荣的方法,因为这意味着用(比如)3%的经济增长来提升(比如)大多数人收入的1%。

  就人力资本而言,大部分人也不能保证能够比通过雄厚的财力、优渥的家庭条件和关系网尽享教育优势的小部分人增加得更快。在这种情况下,再分配才是更有效地扩大消费基础的办法,而后者又是经济稳定的保证。

  对收入分配采取不关心的态度事实上是让经济无限量增长,同时让豪门阔族将其他人群远远甩在身后。这显然不符合道德标准,甚至也不符合务实标准。从道德上讲,这会导致美好生活之梦永远游离在大多数人可触及的范围之外。从务实角度讲,这注定会摧毁民主——事实上,是所有和平、舒适的社会类型——的最后基石。

  罗伯特·斯基德尔斯基(RobertSkidelsky)是英国上议院议员,华威大学政治经济学荣休教授

【作者:罗伯特·斯基德尔斯基 】 (编辑:陈君)
分享到:

网友热评>

更多>>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查询

专题报道

更多>>

每日焦点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