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蒂文·希尔:年轻人失业幻象-财经网
当前位置:评论频道首页 > 全球经济学家 > 新动力 > 正文
个股查询:
 

史蒂文·希尔:年轻人失业幻象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2年08月16日 12:10 我要评论(0
字号:
没有将数以百万计的大学生和假期培训生纳入失业统计,这极大地损害了失业率的可信度。尽管确实有年轻人用继续深造逃避严峻的就业形势,但这样的选择会带来更高的技能,不会对一国经济健康造成负面影响

[查看英文版]

  巴黎——

  全世界经济学家需要更好地手段来度量经济活动。经济学家用GDP增长率评估经济健康程度,结果几乎无人看见2008年金融危机的警示信号--包括8万亿美元的美国房地产泡沫和西班牙、爱尔兰以及英国的不动产泡沫。

  跟普通民众、金融机构、投资者和各国政府一起,经济学家也被裹挟进金融狂热中,而金融狂热导致了过度的冒险行为和银行及住户的过度杠杆化。就连欧元区的宏观经济失衡在很大程度上都被忽略了。

  失业数字的误导作用也令人吃惊--这是个严重问题,因为它和GDP指标一起制造了大量经济政策争论。极高的年轻人失业率--在西班牙和希腊按照推测接近50%,在整个欧元区超过20%--每天都能登上报纸标题。但这些数字使用有缺陷的方法获得的,导致情况看上去比实际严重得多。

  问题出在如何衡量失业:成年人失业率的算法是用没工作的个人数量除以劳动力总数。因此,如果劳动力总数为200,其中20人没有工作,那么失业率是10%。

  但数以百万计的大学在读生和假期培训生并不被认为是劳动力,因为他们既没有在工作,也没有在找工作。计算年轻人失业率时,在失业者数量不变的情况下,因为劳动力总数变小,而导致除数变小了,因此失业率看起来就相对高许多。

  在我上面的例子中,我们假设200个劳动力总数中有150人是全日制在校大学生。只有50人仍属于劳动力。尽管失业人数仍旧是20,但失业率翻了四倍,达到了40%。因此,如此失业率算法会带来不恰当的结果——越多年轻人追求继续深造或培训,年轻人失业率就越高。

  标准算法会夸大年轻人失业率,也可能低估成年人失业率,因为放弃找工作之人被剔除出失业率计算之外。随着大衰退导致这类“沮丧工人”数量的增加,成年人失业率会有所下降,这可不是现实图景的真实反映。

  幸运的是,存在更好的方法。年轻人失业比率,即失业年轻人与16-24岁年龄段总人口的比值,远比年轻人失业率这一指标有意义。欧盟统计机构欧洲统计局计算年轻人失业率时同时使用这两个指标,但尽管这两者存在明显差异,被广泛报道的只有存在缺陷的前者。比如,西班牙的年轻人失业率高达48.9%,这看起来比该国年轻人失业比率(20.8%)严重多了。类似地,希腊年轻人失业率高达49.3%,但失业比率只有13%。若以整个欧元区来衡量,则年轻人失业率是20.8%,失业比率为8.7%。

  平心而论,13%或19%的年轻人失业比率决不能令人满意。但是,尽管欧元区年轻人失业率自2009年以来有所上升,其失业比率一直保持稳定(但两者均远高于2008年的水平)。

  在2006年法国学生示威运动期间,该国22%的年轻人失业率比英国、美国和德国严重多了,后三者的数字分别为11%、12%和13%。但《金融时报》指出,只有7.8%的25岁以下法国青年没有工作,这一比率与英美德相同。法国只是全日制学生的百分比高一些罢了。

  没有将数以百万计的大学生和假期培训生纳入失业统计,这极大地损害了失业率的可信度。尽管确实有年轻人用继续深造逃避严峻的就业形势,但这样的选择会带来更高的技能,不会对一国经济健康造成负面影响。

  当然,决策者必须解决年轻人失业问题;但他们也必须承认,这个问题并不像新闻标题写得那么骇人听闻。不幸的是,这些扭曲的结果已经成为传统智慧——即使是诺贝尔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这样的著名经济学家也是如此,他最近还在大谈有缺陷的“50%年轻人失业率”数字。

  因此,在危机爆发已过去四周年之际,度量和评估经济健康度的方法仍显得极不完善。正如飞行员所熟知的,没有雷达和准确的天气数据,飞机很容易坠毁。

  史蒂文·希尔(StevenHill)著有《欧洲的希望:为什么欧洲道路是不安全时代的最佳道路》和《10步修正美国的民主》  

【作者:史蒂文·希尔 】 (编辑:陈君)
关键字: 失业幻象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网友热评>

更多>>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查询

专题报道

更多>>

每日焦点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