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尔·波斯金:美国大选和全球经济-财经网
个股查询:
 

迈克尔·波斯金:美国大选和全球经济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2年09月26日 17:35 我要评论(0
字号:
不确定性正在折磨欧洲财政,中国正在经历减速,如果美国经济再停滞不前甚至衰退,那世界经济就完了。但要阻止这一幕,就需要总统大选选出强大的领袖

[查看英文版]

  斯坦福--

  美国大选临近,总统奥巴马以微弱优势领先于共和党挑战者、马萨诸塞州州长罗姆尼,民意专家则仍然认为美国总统和参议员选举还远未分出胜负,众议院则极有可能仍保持在共和党手里。候选人之间的差异是显而易见的,对美国经济政策和全球经济的影响是重大的,尽管总统经济政策的实施还要看众议院的脸色。

  两大总统候选人的主要差别可以总结如下:

  支出。奥巴马大举增加了支出。他可能会继续实施临时性措施(正如米尔顿·弗里德曼曾经观察到的,"没有什么比政府临时政策更持久的了。");增加一倍投入让政府来决定绿色能源领域的赢家和输家;扩大教育和基础设施支出;以及大规模削减防务支出。

  相反,罗姆尼支持限制联邦总支出,将其规模从目前占GDP的24%缩减至20%,并将赤字维持在GDP的4%的水平。他希望让私人市场而不是政府来选择企业和技术赢家。

  民主党反对大多数非防务支出削减,他们指出,削减支出将导致经济衰退。当支出削减突然性地发生在疲软经济时,这种效应最为强烈。如果在多年的经济复苏过程中实现(如罗姆尼所规划的),那么节流可能会收到扩张性的效果。比如,美国联邦支出占GDP的比重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至90年代末之间下降了5个百分点,在最近几十年的加拿大,支出-GDP比下降得更多--都是在经济强劲增长期间发生的。

  税收。奥巴马将提高工资、资本利得、分红、利息和房地产的最高边际税率,特别是对高收入个人和小企业。但不论是在个人还是在公司所得税方面,他都没有提出全面的改革计划。

  相反,罗姆尼将把美国公司税率(为经合组织国家的最高水平)降至25%,并将对美国跨国公司的税基从全世界改为地方,以增加税收竞争力。他还将把个人税率降低20%,并通过限制税收减免(特别是高端人群的税收减免,该措施可以筹集相当于充分就业水平GDP的18.5%的税收,略高于历史平均水平)冲抵收入的下降。

  相反,奥巴马将扩大赤字--他的增支计划远比增税计划庞大--这意味着未来会发生大规模增税。此外,奥巴马的税收比率将远高于罗姆尼,因为债务产生的主要来源是福利支出。

  福利。奥巴马在医疗保险和社会保障方面的改革一直缄口不言,这些计划的长期赤字是国民债务的数倍。副总统拜登甚至说社会保障计划"不会有变化"。

  罗姆尼支持逐渐提高退休年龄、以保险金支持的医疗保险模式、以及将医疗补助(面向穷人的医保)通过取消补助移交给各州。奥巴马的竞选方针是攻击罗姆尼的医疗保险计划,而罗姆尼的策略是攻击奥巴马拒绝讨论该问题甚至拿不出解决方案草案。

  因此,奥巴马的政策将导致更高的赤字水平,债务比率将远高于GDP的100%,大量研究表明,如此水平将导致美国经济增长率萎缩三分之一以上,并引发主权债务危机。一些观察者认为奥巴马未明言的计划是用欧洲式的增值税来为不断增加的福利支出买单。

  贸易。奥巴马是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以来第一位没有在全球贸易自由化方面起到领导作用的美国总统。世贸谈判多哈回合依然停滞不前,并推迟了三项自他入主白宫以来一直等在签署的双边自由贸易协定。罗姆尼是自由贸易的支持者,但也表示将对中国贸易行为和货币政策采取更强硬的立场。

  监管。奥巴马希望进一步扩大联邦指令-控制(command-and-control)监管(尽管法院已经叫停了他的某些监管权力的扩张)。罗姆尼的方案采取经济平衡的立场,将改革奥巴马的主要卫生、环境和金融服务监管。

  任命。每位美国总统都会任命几千官员,其中许多人将掌握重权。罗姆尼声称他将不会任命伯南克为美联储主席(可能的候选人选包括胡巴德(GlennHubbard)、曼昆(GregMankiw)、泰勒(JohnTaylor)、费尔德斯坦(MartinFeldstein)等经济学家)。其他总统任命职位将对企业、产业甚至整个经济产生重大影响。比如,奥巴马授命成立的神秘的美国劳工关系委员会(NationalLaborRelationsBoard)试图阻止波音公司在南卡罗来纳州的扩张,尽管该州通过了反工会的"工作权利"立法。

  这些政策将影响到美国的经济增长、预算赤字、国民储蓄,从而影响全球贸易和资本流。奥巴马的赤字将高于罗姆尼,因此美国也将更需要来自欧洲、拉美和亚洲的资本,与此同时,税收和债务的增加将阻碍美国的经济增长,从而破坏这些地区的出口。奥巴马将把美国驶上欧洲式社会福利国家的道路;而罗姆尼的方案是阻止这一幕的发生。

  不论谁获胜,财政悬崖都将是2012年底的一大阴影。此前的立法如果不能扭转,将导致突发性的大规模增税和减支,据联邦预算委员会的预计,这极有可能在2013年导致衰退。选举之后的国会免不了像只跛脚鸭,尽管它会解决财政悬崖,但共和党和民主党之间在税收和支出问题上的重大差异依然难以弥合。

  不确定性正在折磨欧洲财政,中国正在经历减速,如果美国经济再停滞不前甚至衰退,那世界经济就完了。但要阻止这一幕,就需要总统大选选出强大的领袖。

  迈克尔·波斯金是斯坦福大学经济学教授,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1989-1993年期间任老布什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  

【作者:迈克尔•伯斯金 】 (编辑:陈君)
分享到:

网友热评>

更多>>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查询

专题报道

更多>>

每日焦点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