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尔·斯宾塞:新兴市场的复苏能力-财经网
个股查询:
 

迈克尔·斯宾塞:新兴市场的复苏能力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2年11月05日 10:09 我要评论(0
字号:
过去十年的多速增长模式很可能将持续下去。即便发达经济体长期处于低于趋势水平的增长,新兴经济体依然会是重要的增长引擎

  全球大多数人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发达国家的经济不稳和增长乏力上,而发展中国家所得到的关注则相对较少。但作为一个群体,新兴市场经济体已受到发达国家经济下滑的负面影响。这些国家是否可以依靠自身力量恢复过来呢?

  2008年危机爆发后,几大新兴经济体成为全球增长的主要引擎,而且在某种程度上至今依然如此。它们的复苏能力一直都体现在能创造充足的新增总需求以支撑自身增长,即便发达国家需求骤减留下了巨大缺口。

  发达国家需求减少,是欧洲微不足道的增长和美国增长大幅放缓共同作用的结果。欧洲既是许多发展中国家的主要出口目的地,又是中国最大的海外市场。相应地,中国则是成品、中间成品和大宗商品的主要市场。欧洲经济停滞的连锁反应,也因此迅速扩散到亚洲其他地区,甚至更广大的区域。

  日本的贸易部门极易受到中国经济放缓的影响,两国近期在钓鱼岛问题上的冲突,提升了经济脱钩的前景。日本的经济表现必然持续疲软,是因为其非贸易部门的增长引擎并不强劲。

  对于当前的世界经济来说,关键问题是增长放缓的程度究竟有多大,将持续多长时间。通过明智的政策应对,这种影响可能是相对温和且短暂的。

  而给未来蒙上阴影的一个主要问题就是贸易融资。传统上,欧洲各大银行是贸易融资的主要来源,但主权债务资本损失、房产信贷上的损失所导致的资本充足率问题,使这些银行大幅收缩战线。即便需求依然存在,这一融资真空也将减少贸易流。尤其是在亚洲,用其他金融机制填补该真空已经成为当务之急。

  特别是,虽然中国的贸易部门对发达国家的风险敞口极大,但政府更可能接受短期的减速,而非采取可能扭曲市场的刺激措施。考虑到资产泡沫再度膨胀,中国不可能像2008年经济重挫后那样大幅放松信贷。

  公共投资加速不无可能,但最佳也是最可能的应对则是通过家庭收入增长加速国内消费增长,有效分配国有资产收入,强化社会保障体系以减少预防性储蓄。事实上,这些都是中国“十二五”规划的关键组成部分。

  中国的重大系统性改革需要等到11月领导班子交接完毕后才能启动。多数人认为,旨在扩大经济中市场部分的改革需要迅速启动,以实现未来五年雄心勃勃的经济和社会目标。

  有一些国家已经在逆势前行。例如印尼的增长就在加速,不断增强的企业和消费者信心将投资推高到占GDP近33%的水平。巴西的增长一度受挫,如今似乎已经开始复苏,但其总体经济表现掩盖了一个重要事实:在该国较贫困人口中,增长率大幅上升,而失业率正在下降。总增长率并未反映出这类包容性,并因此低估了经济和社会进步的步伐。

  即便是在欧美市场的不利影响下,其他系统性大国的经济增长率也都有所上升,包括土耳其和墨西哥。许多非洲国家表现出一个广泛的模式,包括良好的宏观经济基本面、持久的加速增长、经济多样化及坚挺的投资者信心。

  与更多发展中国家的趋势结合起来,新兴经济体的增长动力应该会在一两年内恢复。

  这一情境中,大部分下滑风险都存在于欧洲、美国和中国等系统性重要经济体。现阶段能挫伤新兴经济增长动力的,要么是发达经济体的需求又一次遭受重挫,要么是中国的政权交接出现了问题,从而阻碍了系统性改革并影响了中国经济的增长。尽管发达国家整体的增长预期较低,但这些系统性风险出现的可能性似乎都在降低。

  总体而言,过去十年的多速增长模式很可能将持续下去。即便发达经济体长期处于低于趋势水平的增长,新兴经济体仍是重要的增长引擎。

  作者为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经济学教授、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

  

【作者:迈克尔·斯宾塞/文 】 (编辑:陈君)
关键字: 市场
分享到:

网友热评>

更多>>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查询

专题报道

更多>>

每日焦点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