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于轼谈“最近的骂声”:他们太糊涂太可怜太可悲-财经网
当前位置:评论频道首页 > 热评 > 正文
个股查询:
 

茅于轼谈“最近的骂声”:他们太糊涂太可怜太可悲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3年05月08日 11:41 我要评论(0
字号:
我觉得他们很可悲。他们太糊涂了,不知道自己的利益在哪里。为他们办事的人,他们却以为是敌人。他们太可怜了,太可悲了。没有一个科学的思维方法

  原题:茅于轼:很多糊涂的人,还想走过去的路

  茅于轼表示,他的处事哲学就是自己享受人生,也帮助别人享受人生。

  他们这样对待我造谣、侮辱,我也没有恶言相向。我反而是劝他们的,如果你们的事业符合正义的话,不要用流氓手段来伤害你们的正义性。有话好好讲嘛。

  真正有经验的人不会怀念过去。谁会怀念那个时代呢?农民吃不饱,饿死,工人几十年不加工资,养家都养不了,知识分子、老干部挨批挨斗,谁得到了好处呢?

  ——茅于轼

  经济学家茅于轼近日的言论又引起激烈争论:4月24日他发表微博称,所谓剥削实际是财富创造;4月25日在沈阳一个论坛演讲时,遭遇辽宁党史学会副秘书长王新年从台下发出的激烈反对,之后反对者被人强行带走。此后,茅于轼称有人在电话里对其骚扰并威胁。5月4日茅于轼计划在长沙演讲,因遭一些反对者现场围堵而被迫取消。

  5月7日,茅于轼接受南都记者姜英爽专访,称自己不会改变看法以及发言方式。

  关于骂声不觉得委屈,他们想说就说

  姜英爽:你在沈阳遭遇反对的事儿是怎么回事?

  茅于轼:沈阳开了个会,叫非公经济高峰论坛,我的发言题目是《非公经济的新思路》,我才开始讲了不到5分钟,人家还不知道我要讲什么呢,就有人站起来大喊大叫。我也没听见他叫的是什么,我耳朵有点聋,他旁边一个人就把他推倒了,不让他捣乱,他站起来就大喊,他旁边的人就把他推出去了。我在台上,怕把他打坏了,我就喊:不要对他动武。出去之后,这个人还不甘心,又跑到其他方向去叫喊,后来当地警察进来就把他带走了。

  姜英爽:后来你了解到是什么事情了吗?

  茅于轼:后来我在报纸上看到了,这个人是有姓有名的辽宁党史学会副秘书长王新年。这个人不像知识分子,怎么在会场上大喊大叫呢?

  姜英爽:这是你第一次在会场上遇到类似的反对声音吗?

  茅于轼:不,我碰到好几次了。在上海有人扔我一只鞋子,大概是5年以前;我在理工大学演讲时也有四五个人来动武,这是第二次;沈阳是第三次了。

  姜英爽:你在微博上说最近遭到电话骚扰,还报警了?

  茅于轼:有人打电话来骚扰,半夜零点到两点,不断有人打电话,我有个录音电话,已经都录下来了。来电话都是骂人。

  姜英爽:你一直会听到不少骂声,最近是比较严重吗?

  茅于轼:长沙居然有几十个人举了旗帜游行骂我,最近有这种情况。网上两种声音都有,支持我的有,支持他们的也有。

  姜英爽:你觉得委屈吗?

  茅于轼:我不觉得委屈,他们想说就说嘛。

  姜英爽:其实你一辈子努力的,都是在扶贫,为穷人办事,不被人理解的感觉,真的没有?

  茅于轼:其实这不是我的委屈。我觉得他们很可悲。他们太糊涂了,不知道自己的利益在哪里。为他们办事的人,他们却以为是敌人。他们太可怜了,太可悲了。没有一个科学的思维方法。

  姜英爽:你想过因此而改变自己的想法或者减少发出引发争议的声音吗?

  茅于轼:我不想改变我的想法。我该说什么还是说什么。有人对我有非常大的看法,但是这不奇怪。我也很习惯骂的声音。很难听的话我都听过了。只要我觉得自己做得对,我还是继续做。我要说真话。很多科学的道理跟一般的人的想法是不同的。

  关于“文革”谁会怀念那个时代呢?

  姜英爽:有种声音说你是对政治有涉入的经济学家,你认可这种看法吗?

  茅于轼:我一点都不认可。他们认为我选择做大众的焦点,这不是我选择的。这是他们选择的,他们要和我作对,我有什么办法。我不想成为焦点,我从来不高调。他们这样对待我造谣、侮辱,我也没有恶言相向,你骂我我骂你,没有。我反而是劝他们的,如果你们的事业符合正义的话,不要用流氓手段来伤害你们的正义性。有话好好讲嘛。

  姜英爽:你对政治是否有所涉入?

  茅于轼:我是个普通的经济学家。我对“文革”有评价,这叫政治涉入?谁对“文革”没有评价呢。没有经过“文革”的人不在此内。经历过“文革”的人都有评价。对于现在,我也是个独立的思想者。好就是好,坏就是坏。

  姜英爽:现在有些声音是怀念过去的。

  茅于轼:真正有经验的人不会怀念过去。谁会怀念那个时代呢?农民吃不饱,饿死,工人几十年不加工资,养家都养不了,知识分子、老干部挨批挨斗,谁得到了好处呢?

  关于剥削 雇佣关系不形成剥削关系

  旁白:近日,茅于轼在微博写道:“剥削是财富的转移,从被剥削者转移到剥削者,使被剥削者越来越穷。剥削没有财富的创造。可是全球最富的国家美国恰好是资本主义国家。那里的工人也是全球最富的工人。拿我国的经验来看,改革前没有剥削,工人们十几年不加工资。现在有了‘剥削’工人的生活比改革前好多了。这证明所谓剥削实际是财富创造。”这一观点也引起了激烈的争论。

  姜英爽:你在微博里写道,所谓剥削实际上是财富创造。这种言论,很容易引起对社会分配不公不满的人的反弹。

  茅于轼:市场确实是不公平的,从收入上讲。但它又是公平的,从分配上讲。你创造多少财富,你能拿回去,不存在剥削。

  姜英爽:那你赞同“剥削”吗?

  茅于轼:我赞成马克思所谓的“剥削”。马克思说雇佣关系是剥削,我说的雇佣关系是财富创造。我赞成劳资关系。雇佣关系不形成剥削关系。企业都是这个关系。他说是剥削,我说是财富的创造。

  姜英爽:“剥削”后的财富如果能更好地为社会福利、公平作出贡献,这更是民众所追求的。

  茅于轼:马克思所谓的“剥削”,实际上是谁创造的财富谁拿走了,这中间不存在剥削。这是财富的创造过程,在经济学中已经严格地证明了。

  姜英爽:财富的调节再分配,这个重要吗?比如对富人的税收,是否能为社会创造更多的福利?

  茅于轼:强制性的,但是温和地多交点税,也是一种剥夺,这是合理的,有利于社会发展的,而且是富人们同意的。而不是打土豪分田地。

  关于财富分配当前公平要更重要一些

  姜英爽:你觉得我们当前社会最重要的问题是什么?

  茅于轼:目前来讲,财富分配是个大问题,但是也不能够牺牲效率。效率和公平要兼顾,当前的话,恐怕公平要更重要一些。

  姜英爽:大家强烈反对的,就是这种分配的不公平。

  茅于轼:大家收入都一样这叫公平吗?目前我们的分配当中,有很多是贪污腐化走私贩毒,特别是靠特权靠审批得到的,这个和西方是不一样的。所以我们的不公是更大程度的一种不合理。

  姜英爽:有一种观点觉得,财富是劳动的结果,而剥削却是一种状态,你怎么看?

  茅于轼:财富不一定是劳动的结果。劳动生产财富,也可以消灭财富。改革以前,我们的劳动就是消灭财富。劳动只有在得当的时候,只有资源配置是好的,劳动对象和产品都是良好的资源配置时,才能产生财富,而这部分是企业家做的,而不是劳动者做的。

  姜英爽:有人认为,这种“剥削”迟早会阻碍社会的进步?

  茅于轼:你这里定义的剥削和我说的剥削不是一回事。所有的发达国家,不这么看。

  姜英爽:这种“剥削”不会产生社会矛盾?

  茅于轼:那当然不会。要杜绝这种“剥削”只有公有制。但是我们现在的富有不是因为坚持了公有制,而是因为引进了私有制。西方的生活水平很高,恰恰证明没有剥削。剥削是不会创造财富的,只是财富的转移。但是西方为什么这么富有呢?是因为创造了财富。我们国家也一样。

  姜英爽:一些知名企业员工跳楼事件是否与这种“剥削”有关?

  茅于轼:跳楼的事件总是有的。大学、中学也有人跳楼,你把他归纳于剥削带来的,证明你没有调查研究。每年的自杀患者众多,是否都是因为剥削?

  个人愿望最大愿望是希望人民都富裕

  姜英爽:现在84岁高龄的你,还有什么愿望是你所致力要达到的?

  茅于轼:作为经济学家,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人民都富裕。但是现在我觉得,不仅要追求富裕,我们还需要一个和谐的社会,这几年我也在思考人生的价值,我的处事哲学就是自己享受人生,也帮助别人享受人生。

  姜英爽:你所说的帮助别人享受人生是什么?

  茅于轼:扶贫的事情我一直在做,我希望更多的人享受到生活。

  姜英爽:你曾经说过,你对这个社会有很多的不放心,你不放心的是什么?

  茅于轼:很多糊涂的人,还想走过去的路。我希望这个社会朝我希望的方向走。

【作者:姜英爽 】 (编辑:陈君)
关键字: 茅于轼
分享到:
同步您的评论到微博 ×
同步至: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 新浪用户评论(0条)
  • 腾讯用户评论(0条)
查看更多>>

暂时还没有用户评论噢~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武汉:耗资38亿元的编钟造型“黄金屋”亮相 英退休老人腿部肿胀似象腿
查询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业
  • 地产
  • 海外
  • 评论
  • 生活
  • 政经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