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特·斯基德尔斯基:紧缩财政拯救经济是幻象-财经网
个股查询:
 

罗伯特·斯基德尔斯基:紧缩财政拯救经济是幻象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3年05月23日 11:36 我要评论(0
字号:
紧缩结果是凯恩斯所断言的那样:过去两年半英国和欧元区国家几乎没有任何经济增长,在某些国家经济衰退得很快;尽管有大额开支削减,公共赤字并没下降多少;国债却更多;那些谨慎胆小不敢增加公共支出的政治家会理智忽略这些意见

[查看英文版]

  发自伦敦--

  用当前的节俭换取将来的幸福这种主张由来已久——可以追溯到亚当·史密斯(AdamSmith)对“吝啬”大加赞赏的时期。这种主张在“艰难时世”时尤其叫嚣得厉害。1930年,美国总统赫伯特·胡佛(HerbertHoover)的财政部长安德鲁·梅隆(AndrewMellon)劝他“清算劳工,清算股票,清算农场主,清算房地产。这样能肃清系统中的腐败……人们可以过上更道德的生活……那些更有雄心的人会从那些能力不足的人们手上接过残局。”

  对梅隆门下的“清算主义者”来说,2008年之前的经济充斥着危险的增长——无论是银行业、房地产还是股票——要使经济恢复稳健增长就得将其切除。他们的立场很清晰:国家是条寄生虫,吸食着自由企业的血肉;经济会自然走向充分就业的均衡,如果没有政府误导性举措的妨碍,危机爆发之后就会以相当快的速度实现这一均衡。因此他们激烈反对凯恩斯干预主义。

  凯恩斯的离经判道之处在于他否认经济有这种自然恢复的能力--至少短期不会。这在他的名言“长期而言我们都会死亡。”中体现了出来。凯恩斯认为经济可能会陷入长期性的“不充分就业均衡”;在这种情况下,就需要某种外部刺激来使其恢复到更高的就业水平上。

  简单地说,凯恩斯相信我们不能既同时削减开支又让经济增长。如果相信这一点的话就相当于陷入了“合成谬误”。适用于局部并不等于整体正确。如果整个欧洲都在缩减开支,那么英国经济不可能增长;如果全世界都在削减开支,全球经济增长就会停止。

  在这些情况下,财政紧缩所起的作用刚好相反。如果一国政府的收入来源——国民收入——在减少,那么该政府就不可能降低其财政赤字。真正作恶的是赤字削减而不是债务,因为削减意味着浪费可用的人力和物质资本,更别提其导致的痛苦后果了。

  财政紧缩倡导者只是基于一个(且唯一一个)论点:如果财政紧缩属于可靠的旨在永久减少政府所占GDP份额的“巩固”计划中的一部分,那企业预期将会受到低税收和高利润前景的激励,由此产生的经济扩张也能抵消由削减公共支出所引起的需求紧缩。对此经济学家保罗·克鲁格曼(PaulKrugman)称之为“信心的童话”。

  赞同紧缩的论点纯粹只是一个主张,但它应该是一个可测量的主张,所以计量经济学家一直忙于证明政府支出越少,经济增长越快。确实,仅一两年前,“扩张性财政紧缩”论调曾风靡一时,大量的研究被用来证明这一论点。

  经济学家们在其中找到了一些惊人的关联性。例如,“政府规模每增长10%,那么经济年增长率就会降低0.5-1%。”2010年四月,这个学派的领袖,哈佛大学的阿尔贝托·阿尔塞纳(AlbertoAlesina),就向欧洲的财政部长们保证“长期而言,即使是大幅度的预算赤字削减后也马上会有持续的经济增长而不是衰退。”

  但有两个错误使得阿尔塞纳和其他经济学家提供的“证据”无效。首先,由于削减必须是“可靠的”——也就是大规模且决定性的——那么如果经济增长持续放缓人们就会认为是削减不足。因此,欧洲经济不能“立刻”恢复可以归咎为缺乏紧缩——即使公共财政紧缩已经到达了史无前例的程度。

  其次,研究人员犯下了统计学错误——那就是错把相关性当作因果关系。如果你发现赤字削减和经济增长之间有关联,削减可能会引起经济增长或衰退。(也有可能赤字削减和经济增长都是由别的因素导致的——比如货币贬值或更高的出口)。

  结果国际货币基金组织2012年发表的一份报告使阿尔塞纳颜面扫地。仔细研究过阿尔塞纳拥有的同一批材料后,该报告作者指出“尽管我们有理由推测信心在财政巩固政策样本中起到了作用,在低迷时期却似乎没有强大到足以使巩固政策实现扩张”。在特定时期,财政紧缩是会导致经济收缩的。

  而统计方法错误和捏造事实的更惊人例子是哈佛经济学家卡门·莱因哈特(CarmenReinhart)和肯尼斯·罗格夫(KennethRogoff)最为广泛引用的断言--如果一国债务对GDP比率超过90%,其经济增长会大幅度放缓。这个结论反映了他们加重了一国在其所有调查国家的比重,同时还有混淆相关性和因果性的错误(在阿尔塞纳的论文中也是如此):高债务水平也许会导致经济增长停滞,或经济增长停滞会导致高的债务水平。

  紧缩的情况就建立在这种呆板的经济学基础和草率的研究之上。事实上,英国和欧洲的紧缩支持者就经常引用阿尔塞纳和莱因哈特/罗格夫的研究结果。

  紧缩的结果就是凯恩斯所断言的那样:过去两年半英国和欧元区国家几乎没有任何经济增长,在某些国家经济衰退得很快;尽管有大额的开支削减,公共赤字并没有下降多少;国债却变得更多。

  另外人们还没有意识到的两个紧缩后果。第一个是长期的不充分就业不仅伤害了目前也伤害了潜在的产出——通过腐蚀失业人员的“人力资本”。第二,紧缩政策对低收入人群的影响要远远大于对高收入人群的影响,这是因为高收入人群对政府公共服务的需求相对小得多。

  因此我们将会一直自在“未充分就业均衡”之下,除非英国和欧元区国家的政策发生改变(前提是美国的政策不会变得更糟糕)。面对右翼分子要求更疯狂削减开支的叫嚣,那些谨慎胆小不敢增加公共支出的政治家至少会理智地忽略这些意见

  罗伯特·斯基德尔斯基,英国上议院成员,华威大学政治经济学名誉教授  

【作者:罗伯特·斯基德尔斯基 】 (编辑:陈君)
分享到:

网友热评>

更多>>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查询

专题报道

更多>>

每日焦点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