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德福德·德隆:政府债务何时危险-财经网
个股查询:
 

布拉德福德·德隆:政府债务何时危险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3年06月03日 09:42 我要评论(0
字号:
至少在美国,我们已经知道累积政府债务并不会有什么风险,除非利率和通胀率开始超过正常水平或股市大跌

[查看英文版]

  如果一国政府的税收不够负担其支出,那么必然债务缠身。当债券持有人担心通胀,其名义利率就会上升。商业领袖会收敛锋芒,设法把财富移出他们所经营的公司,以防止未来公司税负高企。

  真实利率也会上升,因为政策的不确定性使许多真正具有社会生产力的投资无法盈利。当通胀居高不下时,劳动分工也会减弱。原本由单薄货币联系结合在一起的大网络,将分裂为许多以人际信任和社会责任紧密相联系的微小网络。而劳动分工不足意味着生产率水平低下。

  当一国政府的税收不足以负担其支出时,上述问题难以避免。但在利率保持低位、股市欣欣向荣、通胀得到抑制时,这些问题是否也会出现?我认为不会。

  只要股市向好,商业领袖就不怕未来税收或政策的不确定性。只要利率保持低位,公共投资就没有减少的压力。只要通胀得到抑制,政府新发债务就会被视为极佳的价值储藏手段,这不仅能让储蓄者安心,也能对经济形成刺激,因为有助于去杠杆化,并提高支出速率。

  简言之,经济学家不但关注数量(政府已发债券量),也关注价格。由于人们用债券交换商品、现金和股票,因此政府债务的价格就是通胀率、名义利率和股市水平。这三个价格都在闪绿灯,显示市场希望政府债务的增速快于当前预测所显示的速度。

  卡门·莱因哈特和肯尼斯·罗格夫在其颇具影响力的研究《债务时期的增长》中提出:“巨大的赤字和大规模的银行援助可能对抵抗衰退有用,但更高水平的政府债务对宏观经济长期有什么影响?特别是在人口不断老化、社会保险成本不断上升的情况下?”莱因哈特和罗格夫认为,公共债务的“阈值为(年)GDP的90%”,超过这一阈值,“增长率就会下降,发达国家和新兴经济体概莫能外”。

  莱因哈特和罗格夫在研究中犯了个大错,就是他们使用了“阈值”一词。这个用词的选择加上他们研究中所包括的图表造成了极大的误导。《华盛顿邮报》编辑部最近就抨击了处理美国预算赤字和政府债务的方法,他们的批判理由是“经济学家认为存在90%的分界线,超过就会威胁经济可持续增长”。

  说实话,从本世纪以来,《华盛顿邮报》编委会就经常信口开河。但此外,《债务时期的增长》中的用语还误导了欧盟委员会委员奥利·雷恩和其他人,他们都声称“当(政府)债务达到GDP的八九成时,就开始挤出活力”。

  人们普遍认为,莱因哈特和罗格夫证明了如果债务占GDP比重低于90%,经济就是安全的,仅当债务负担超过90%时,增长才会受到威胁。

  但这个阈值根本不存在。这只是莱因哈特和罗格夫的非参数方法的人工产物:把数据扔进四个范围,90%是最高范围的下限。事实上,随着债务占GDP比重的上升,增长率的下降是缓慢而平滑,80%只比100%好一丁点儿。

  正如莱因哈特和罗格夫所言,高债务和低增长之间的相关性是一个信号,表明人们应该研究债务是否是一种风险。有时答案是肯定的:有一部分国家利率高而股市水平低,且高债务占GDP比重确实意味着低增长。

  更多国家是因为通胀水平随政府债务升高而提高,但也有一些是增长已经很低的国家,在这些国家,高债务占GDP比重是因为分母过小而不是分子过大。

  那么,在债务和经济表现的关系中,那些低利率、低通胀、高股价和健康前期增长的国家还有多大空间?

  即使有,也没有多大。至少在美国,我们已经知道累积政府债务并不会有什么风险,除非利率和通胀率开始超过正常水平或股市大跌。而现在解决美国的真正问题——低就业和产能过剩——可能会带来极大的好处。

  作者为美国前财政部长助理、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教授、国民经济研究局副研究员  

【作者:布拉德福德·德隆 】 (编辑:陈君)
分享到:

网友热评>

更多>>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查询

专题报道

更多>>

每日焦点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