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蒙·约翰逊:英国银行的恐怖喜剧-财经网
个股查询:
 

西蒙·约翰逊:英国银行的恐怖喜剧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3年07月02日 17:09 我要评论(0
字号:
政府官员与全球银行高管扭曲的自利世界观走得太近。结果是我们其他所有人都陷入了巨大的危险

[查看英文版]

  华盛顿--

  魔鬼总是藏身于细节之中。我们的经济时代的最大魔鬼藏身于官员如何看待我们最大的银行的资本——股权融资——的细节之中。经认定,政府官员与全球银行高管扭曲的自利世界观走得太近。结果是我们其他所有人都陷入了巨大的危险。

  在这个超现实的世界中,英国有着不同寻常的影响力,因为伦敦仍然是顶级金融中心--也因为美国和欧洲的最大银行十分擅长将英美监管者玩弄于鼓掌之间。全世界意见领袖眼巴巴望着英国,希望看到明智而详细的金融部门政策方法。不幸的是,他们的期盼是徒劳的。

  为了弄清真正的问题,你必须深度挖掘审慎监管局(PrudentialRegulatoryAuthority,PRA)与八家英国主要银行的“资本短缺操作”的最新细节。我不会装作PRA的工作连外行人也能一眼看懂的样子;但是任何人只要花些许时间看看材料,就会先笑后哭。

  PRA不无自得地(总体而言,媒体报道也对其有利)宣称一些银行没有足够的损失吸收资本--相对于低得可笑的股本水平目标而言。英格兰银行金融政策委员会(FinancialPolicyCommittee,FPC)说,根据巴塞尔III的定义,该目标应该是风险加权资产的7%。而在PRA的陈述中,这意味着这些银行中大部分的杠杆率将在3%左右(同样是根据巴塞尔III定义),尽管有几家银行将需要更多的调整以达到这一水平。

  通俗地说,资本充足的英国银行的每一块钱资产中可以有九毛七的债务(以及区区三分钱的股本)。要是在美国,如此低下的损失吸收能力早就让你灰飞烟灭了,美国监管者规定的杠杆率是5-6%(股本多出一倍,基于非风险加权基础),一些负责任的官员还在推动将标准提高至10%或以上。

  值得笑的部分就是这些。PRA操作的悲剧在于英国官员显然认为他们解决了真正的问题,而不是在为严重的麻烦创造台阶。平心而论,PRA的一些走法是有用的--包括调整风险权重和将“未来实施成本”损失纳入考虑(也就是说,违规的惩罚将相当严重)。保险公司对银行投资的处理也较其他方案更为明智。

  但让纳税人哭的地方就多了。纳税人至今仍在遭受拯救苏格兰皇家银行(RBS)的成本的折磨。PRA显而易见是在邀请银行进一步玩弄风险加权体系:“根据FPC的建议,PRA接受了重组行为--通过减少风险加权资产可信地改善资本充足度。”换句话说,银行可以改变风险计算方式--比如调整自己的计算模型--从而让自己看起来远比监管者所担心的那样好。

  英国当局认为它们在建设有活力的全球金融中心,能够承担大风险、经受大冲击--不管来自国内还是国外(即来自欧元区)。但即使是英国资本最充足的银行汇丰银行,杠杆率也只有4.6%,巴克莱的杠杆率还不到3%。在这个高度不稳定的世界里,这样的吸收缓冲垫脆弱如纸。

  宏观经济、审慎和操作错误的空间也非常小。英国人--以及我们其他人--在过去十年中犯过大量这样的错误。英国所有就业者都面临着风险,在英国有着大量业务的金融机构也是如此--包括很大一部分全球银行。

  关于英国为银行经营设定标准的看法因为去年的伦敦同业拆借利率(Libor)丑闻而烟消云散,而RBS的惨痛教训让人无法相信英国官员知道如何处理倒逼银行。如今,PRA又向世人证明,英国当局甚至无法紧紧抓住资本监管的基础--即决定多少股本对于复杂的大型全球金融机构来说才是安全的。

  英国官员--以及其他地区的官员--应该花上一天时间读读亚德马蒂(AnatAdmati)和赫尔维格(MartinHellwig)的著作《银行家的新衣:银行的问题以及如何应对》,该书给出了“如何”思考关于为何我们的金融体系需要更多股本的问题的指导。然后,他们应该回到工作中来,合理地行动--以可靠的方式大幅增加资本要求。

  西蒙·约翰逊是MIT斯隆管理学院教授,与人合著有《燃烧的白宫:国父、我们的国民债务以及这为何与你有关》

【作者:西蒙·约翰逊 】 (编辑:陈君)
关键字: 西蒙·约翰逊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

0人参与
同步您的评论到微博 ×
同步至: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 新浪用户评论(0条)
  • 腾讯用户评论(0条)
查看更多>>

暂时还没有用户评论噢,我来抢沙发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查询

专题报道

更多>>

每日焦点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