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雷思•埃文斯:这些年的曼德拉-财经网
当前位置:评论频道首页 > 全球经济学家 > 全球经济 > 正文
个股查询:
 

加雷思•埃文斯:这些年的曼德拉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3年12月10日 10:45 我要评论(0
字号:
纵观我任职澳大利亚外长期间与各国领导人及其他国际人士的所有会晤,只有这次最让我愉快。曼德拉在我见过、或者是可能遇到的人中最令人难忘也最正派。这种印象并没有随着深入交往而消退。

  墨尔本——即使没有曼德拉,南非种族隔离制度的噩梦最终也将结束。其实施者在文明的映衬下显得异常苍白,世界对他们的耐心也已经走到了尽头。但如果没有曼德拉杰出的道德和政治领导,或许过渡期将无法言喻地漫长、血腥和丑陋。

  南非白人领袖德克勒克很晚才理解——但还不算太晚——时代的要求,因此他当之无愧地与曼德拉一同成为1993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但关键改革者却是马迪巴,这是各个种姓和肤色的南非民众对他的亲切称呼。

  1990年2月曼德拉出狱几天后就飞赴卢萨卡会晤流亡的非国大同事,时任澳大利亚外长的我幸运地成为迎接他的首批外国领袖。会面之前我既紧张又兴奋。现实中的曼德拉能否合乎我的期望?

  和许多同龄人一样,从20世纪60年代我的学生时代起,曼德拉就一直是积极反对种族隔离制度的我心目中的英雄。我们知道比起他和他的同事承担的风险,我们在向来访的跳羚橄榄球队示威时所冒的被打和被捕的风险其实微不足道。

  我们可以在心中默默记诵曼德拉1964年里沃尼亚审判讲话中的最后字句,这是有史以来对人类精神最惊心动魄的诠释:“自由社会……是我希望能为之奋斗并实现的理想。但假使有必要,我也准备为理想而献身。”但究竟有多少尊严和理想能逃脱南大西洋罗本岛上27年牢狱生活的折磨?

  我不必有所顾虑。像之前和之后很多别的人一样,我从第一刻起就被曼德拉咧着大嘴的温暖笑容、无休无止的魅力风度和他探讨自己国家过渡问题时清晰的智慧所彻底俘获。但最令我赞叹的是他对南非白人狱卒令人难以置信的宽容态度。

  其实,曼德拉想和我谈话的心情也同样迫切。他想感谢澳大利亚在变革中的重要作用,尤其是霍克政府主导的对种族隔离政权的全球金融制裁。于是,我俩面对面坐在赞比亚总统的餐桌两侧谈了一个多小时,轻松地从联合国制裁、冷战结束一直聊到子女未来。

  纵观我任职期间与各国领导人及其他国际人士的所有会晤,只有这次最让我愉快。曼德拉在我见过、或者是可能遇到的人中最令人难忘也最正派。

  此外,这种印象并没有随着深入交往而消退。后来我们又见过几面,在他南非索韦托的家中和他访澳期间,我有一次还陪他出席了1995年在开普敦新地体育场举行的世界杯橄榄球赛揭幕战。

  到场观看南非和澳大利亚揭幕战的50,000多南非民众全部是白人,几乎看不到一张黑人面孔。但是,当南非新任总统出来迎接球员时,在场所有人都齐声高喊:“曼-德-拉!曼-德-拉!”如果说曼德拉是一位百年一遇的难得领袖,那么有机会亲身感受则是一种令人终身难忘的特权。

  挑选脆弱和过渡时期的国家领袖似乎对运气有着过多的依赖。一个国家会选出米洛舍维奇还是穆加贝;阿塔图尔克还是阿拉法特;发现并抓住机会走改革路线的拉宾,还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顽固派?

  南非奇迹般幸运地有曼德拉的存在。只要历史延续下去,对他的记忆就会珍藏在人们心间。

  翻译:Xu Binbin

  加雷思•埃文斯,1988到1996年任澳大利亚外长,2000-2009年任国际危机集团总裁,现任纽约保护责任全球中心联席主席  

【作者:加雷思•埃文斯 】 (编辑:陈君)
关键字: 曼德拉
分享到:
同步您的评论到微博 ×
同步至: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 新浪用户评论(0条)
  • 腾讯用户评论(0条)
查看更多>>

暂时还没有用户评论噢~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查询

专题报道

更多>>

每日焦点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