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斯金:智利与阿根廷的差异-财经网
个股查询:
 

伯斯金:智利与阿根廷的差异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3年12月25日 15:10 我要评论(0
字号:
一个阿根廷总统可以在经济增长放缓甚至是衰退的情况下既推动紧缩又保留选民的支持吗?这种情况就在美国发生过。

[查看英文版]

  发自布宜诺斯艾利斯/圣地亚哥--

  经济学家往往通过在几个类似的经济体之间进行比较以区分出特定差异因素的影响作用。同时这种方法也提供了一个非常有说服力的全景画面,描述了具体因素对推动或削弱经济体走向成功所产生的作用。

  例如,尽管有着共同的历史和文化根源,但朝鲜和韩国是非常不同的社会。前者由于其共产主义政府和中央计划经济而导致生活水平相当低下,与后者的民主政府和混合资本主义经济形成了鲜明对比。

  二战后德国的经历则提供了另一个例子。战争结束后仅过了两代人的时间,当柏林墙倒塌之时,共产主义东德的生活水平只相当于资本主义西德的五分之一。

  同样的方法也可以用来解释为什么智利欣欣向荣,而邻近的阿根廷则一直苦苦挣扎。

  首先,说说相似性。这两个国家都是南北走向,地形地貌多样,海岸线漫长,并拥有富饶的农业,畜牧业和葡萄园。它们都在200年前从西班牙统治下赢得独立,人民大多拥有欧洲血统。两者都有军政府统治的历史并在近期经历了政治动荡,包括大规模——有时甚至是暴力的——公众抗议。

  此外,智利和阿根廷都是曾被左派和右派统治的民主政体。在智利,总统可以在不连续的情况下担任多个任期,因此现任总统塞巴斯蒂安·皮涅拉(Sebastián Pi·era)——一个中右联盟的中间派领导人——不能成为下个月选举的候选人,但他可以在2018年再度参选。

  虽然智利的执政联盟——尤其是财政部长费利佩·拉腊因(Felipe Larraín)——在加强国家的宏观经济运行方面建树甚多,它还是也难以找到一位强势总统候选人;激烈的内部接班人斗争以及其后爆出的丑闻使得中右联盟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地选择名列第三位的候选者。而中左联盟领导人,社会党的米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皮涅拉总统的前任)则轻松赢得第一回合,并有望在下月成功当选。

  与此同时,尽管已经扩大了其政府的权力,但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基什内尔(Cristina Fernández de Kirchner)——于2007年接替其已故丈夫内斯托尔·基什内尔——在宪制上被禁止第三次连任。她未能赢得修宪所需的国会2/3赞成票,加上反对派候选人在最近中期选举中的胜利,意味着阿根廷很可能在2015年转为右派统治。

  现在,说说差异性。这两个国家的经济政策在重要领域有着分歧。智利通常遵循经济合理原则——偶尔会进行创新。例如,占国家总预算13%的铜矿收入必须以一个长期性且经过独立验证的计划价格为基础来支配,而超额收益则会被存入一个基金以便在铜价下跌时调用。

  不仅如此,智利中央银行保持了低通胀——目前约为2%——并实现了预算的基本平衡。该国的养老金体系更为强调私人储蓄和个人责任。双边自由贸易协定使得智利与美国的贸易额大增。同时,智利也积极参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贸易协定的谈判之中。

  可以肯定的是,左派前总统巴切莱特关于提高公司税,增加福利支出,政府更多插手养老金管理,并重新审视智利参加TPP的提案将扭转这一进程。但一旦上台,她会恢复上一任期那些更中立的政策,智利也可能继续维持其经济增长势头。

  相比之下,阿根廷则经历着连续的,自食其果的经济动荡。拥有两倍于智利的人口规模,新发现的能源储量,以及一个充满活力的首都城市,阿根廷存在着巨大的经济潜力。事实上,一个世纪以前它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有着与美国一样的生活水平。然而今天,阿根廷的人均收入只相当于美国的40%,并大大低于智利。

  官方汇率和黑市汇率--所谓的“黑市价”价差目前大约是60%。不出所料,几乎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每一个零售商都会把自己的商品用美元和比索分开报价。而这种做法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归咎于高通货膨胀,独立分析家认为大约为25%--比官方价10%的2倍还多。自从总统基什内尔于2007年更换了国家统计局首席通胀统计官之后,阿根廷官方的通货膨胀数字已显著低于非官方估算(智利的通胀数据也遭到批评,但程度更低,并且相比于阿根廷,智利国家统计局更加独立于政府)。

  基什内尔政府不断迫害企业并将国有化,并且对中央银行施加压力令其使用国家储备偿还债务。同时作为阿根廷的主要贸易协议,南方共同市场(Mercosur)所发挥的作用已经远远低于它的潜在能力。在接下来的五年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阿根廷将经历比智利更疲软的增长,更高的通胀及失业率。

  幸运的是,选民日益转向反对费尔南德斯政府。八月,反对派候选人塞尔吉奥·马萨(Sergio Massa)和马克里(Mauricio Macri)吸引了大量的选民支持他们的“促商业,反通胀”竞选活动,使他们有可能成为2015年的总统候选人。即使费尔南德斯不会在此期间内造成太大的破坏,她的继任者也必将致力于恢复阿根廷在国内外的信誉以防止资本外流。

  一个阿根廷总统可以在经济增长放缓甚至是衰退的情况下既推动紧缩又保留选民的支持吗?这种情况就在美国发生过。总统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在经济严重衰退,短期失业率高企以及选举中期失利的情况下支持美联储主席保罗·沃克尔(Paul Volcker)的通货紧缩政策。经济很快出现了反弹,里根再次当选。价格稳定使得经济的有力增长和低失业率持续了四分之一世纪,最终被两个短暂而温和的衰退所中断——这是美国历史上宏观经济表现最好的时期。

  人们希望,阿根廷可以学习其西部邻国——而很可能上台的智利左派巴切莱特政府也能把视野越过安第斯山脉,认识到其提案将为国家带来什么风险,以及在为时太晚之前改变自己的政策进程。

  迈克尔·J·伯斯金(Michael J. Boskin),斯坦福大学经济学教授,胡佛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曾于1989至1993年间担任老布什总统的经济顾问  

【作者:迈克尔•伯斯金 】 (编辑:陈君)
分享到:
同步您的评论到微博 ×
同步至: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 新浪用户评论(0条)
  • 腾讯用户评论(0条)
查看更多>>

暂时还没有用户评论噢~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查询

专题报道

更多>>

每日焦点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