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金斯学会首位华裔主任李成:来自中国关注中国-财经网
当前位置:评论频道首页 > 智库 > 正文
个股查询:
 

布鲁金斯学会首位华裔主任李成:来自中国关注中国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4-05-07 10:06:47
字号:
技术官僚的上升对中国实现两位数的经济增长和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有直接的关联。但中国领导层急剧正面临着新变化:技术官僚的式微。

  2014年3月,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的约翰桑顿中国中心迎来第一位美籍华裔主任——李成。与数位美国的顶级中国专家一起,李成将致力于扩大这家顶级智库的影响力。

  1985年,李成离开家乡上海进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学习,彼时,他热衷于文学的学习。

  然而29岁的他并不知道,伯克利的东亚研究项目有三个方向,分别是文学语言、 亚裔研究、和政治经济学。阴差阳错,他被政治经济学专业录取,并且后来发现不能转专业。

  他的导师,Robert Scalapino教授,是一位中国研究领域的著名政治学学者,在教授的引导下,李成开始沉醉于这个方向的学习与研究,而后进入普林斯顿大学继续攻读政治科学博士学位。这次,是他自己做的选择。

  根据宾大发布的《全球智库报告》,布鲁金斯学会连续三年蝉联全球第一智库,2014年2月21日,李成被任命为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

  这意味着李成将领衔一个由美国最顶尖中国问题专家组成的团队,其中包括Jeffrey Bader (杰佛里.贝德)、Kenneth Lieberthal (李侃如)、Richard Bush(卜睿哲)、Jonathan Pollack(乔纳森.波拉克)、David Dollar (杜大伟)等。

  在奥巴马和克林顿任期,贝德和李侃如分别在白宫担任亚洲和东亚事务的首席顾问,而卜睿哲则是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的东亚国家情报官员。

  波拉克曾在兰德公司和美国海军学院工作,而杜大伟则是世界银行驻中国主任,后来任美国财政部驻华经济与金融特使,直至2013年才卸任加入布鲁金斯。

  “这是中国研究领域内的一笔宝贵财富,是一个世界级的专家团队,我非常荣幸与他们共事”,李成谦逊的在一次《中国日报》对他的专访中如是说。而他本人现在也被公认是世界上研究中国领导层问题的顶尖专家。

  成为专家

  李成把这些成就归功于从他的导师那里得到的教导。已故的Scalapino 和A. Doak Barnett两位教授,都是研究中国问题的顶尖学者,都曾在美国政府担任中国问题方面的专家顾问,他们推荐李成到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当代世界问题研究所做研究员。在当代世界问题研究所,李成于1993年到1995年期间在中国工作两年。现在已经成为这家智库理事会理事的李成描述说,那两年在中国的经历对他后来取得的成就是至关重要的。在西方接受高等学术训练,精通自己母语国家的知识,这两个优势帮助李成得以“重新发现中国”,这也是他1997年出版的第一本个人专着的书名。

  李成出生在上海,是家里七个孩子中最小的一个。成长于“文化大革命”期间(1966-1976年)。因为家庭中已经有哥哥和姐姐“上山下乡”,他没有像成百万其他中国青年那样前往农村接受所谓的工农“再教育”。相反他进入一所两年半制的卫校医士专业学习,毕业后在上海一所地段医院做了4年医生。和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之前就离开中国以及“文化大革命”后出生的年轻一代出国的人相比,李成相信他这一代人的生活和教育经历帮助他们以一种更为复杂的、多层次的方式来理解今天的中国。他庆幸自己能选择将研究方向聚焦于中国领导人,并且建立起有关中国精英阶层的数据库。

  不像有些学者将研究基于抽象模型或直觉,李成的数据库包括了大约两万名中国官员、经济和文化精英的详细情况,这让他的研究能够充分分析事实,用事实说话。当李成在20世纪80年中开始写中国领导层冉冉升起的“技术官僚”阶层时,当时可能还没有其他人用这个术语来描述后来深刻影响中国的一代政府官员。

  于李成而言,他的这个数据库所积累的信息清晰反映了中国政治精英的上升轨迹。这一判断陆续得到印证,后来外界对江泽民、朱镕基、胡锦涛和温家宝等都有着工科专业背景的人担任中国国家领导人全然不感到奇怪。

  尽管从事中国技术官僚的研究帮助他确立了在学术圈的声誉,但李成后来又很快认识到中国领导层急剧的新变化:技术官僚的式微。目前中国共产党政治局常委中只有俞正声有工科专业背景并有工程师经历。

  外界广泛认为,技术官僚的上升对中国实现两位数的经济增长和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有直接的关联。在李成看来,目前政治精英专业背景的日益多样化也非常重要,这是因为这个国家面临的不仅是经济挑战,还有巨大的社会和环境问题。

  过去十年中国最高领导层的变化引起美国和全球观察者的巨大关注,李成在这一领域的研究独树一帜,一直在不懈寻求成为这个领域的权威。

  李成的下一本书《中国集体领导制时代的政治》将在今年秋季完成。书中谈到中国最近正在经历一场重大的政治变迁,从最高领导人主导的强人政治时代(最早由毛泽东开始,然后经过邓小平确立)向集体领导制时代转移。 随之而来的就是中国的政治构造、精英政治的原则和规范及其政策形成过程都会经历深刻的变化。

  上升的中产阶级

  李成除了深入中国领导人研究,他还有可能是英语世界最早就中国新兴中产阶级著述立说的学者,而当时还没有人在中国想到和使用这个词。他讲述沿海地区中产阶级兴起的《重新发现中国——改革的动力和困境》于1997年完成,但被出版社多次婉拒。

  “西方学术界很长时间不相信中国存在中产阶级,他们认为中国只有一小部分富人,大部分都是穷人。但是现在每个人都在谈论中产阶级。”李成说。

  去年6月麦肯锡发布的一份报告表明:中国新兴中产阶级爆炸式的增长为中国带来了激荡的经济变革和社会转型,而且这个过程还远未结束。根据麦肯锡这份报告,2022年中国超过75%的城市消费者年收入将达到9,000到34,000美元的中产阶级收入区间。

  李成正在写作中的另外一本新书也与中国的中产阶级有关,书名定为《“中产”上海——中国融入全球化的先锋》(Middle Class Shanghai: Pioneering China’s Global Integration)。这本书主要关注海外求学的中国学生返回中国后的情况。这本书以2009年和2014年在上海进行的两次调研为基础,讲述这些“海归”和家乡中产阶级之间价值观上的差异和变化。

  中国思想家丛书

  过去几年,作为约翰桑顿中国中心的研究主任,李成一直是中心“中国思想家”丛书的总编辑。这套丛书旨在介绍出色的中国思想家给英语读者。丛书已经出版的作品包括经济学家胡鞍钢的《2020年的中国》(China in 2020)、北京大学著名法学教授贺卫方的《因正义之名:在中国推进法治》(In the Name of Justice)、中央编译局副局长俞可平的《民主是个好东西》。俞可平这本书2006年出版时在中国引发热烈讨论。

  李成为每一本书撰写长篇前言,他说通过编辑丛书并撰写前言,他有幸可以与中国的知名学者进行更密切的交流。

  中国现在拥有了一批顶尖社会科学学者,特别是在中国经济和社会研究领域,李成为此感到非常自豪。另一方面,他也担心某些领域的学术研究限制,如法律和政治科学领域中的诸多限制会对中国的学者产生负面影响。

  更多世界级学者正在中国出现,李成也很高兴看到许多中国学者和研究者现在正在美国像他一样工作。

  李成谈到了一位重要学者,前卡耐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亚洲项目高级研究员、现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 国际战略研究中心主任——裴敏欣教授。尽管两人观点上有着很大不同,但是57岁的李成却表达了对裴敏欣的惺惺相惜和赞赏:“他语言犀利,但是却充满洞见和远见,这要比那些只想听到奉承话的人好得多”。

  过去三十年里,像李成和裴敏欣这样的很多来自中国大陆在美国从事中国研究的学者也已经成为意见领袖,比如说卡特中心中国项目主任刘亚伟、芝加哥大学的政治科学学者杨大力、外交关系委员会全球健康领域的高级研究员黄延中等。这样的学者还在继续增加。

  19世纪80年代中国刚刚对世界敞开大门,很多和李成差不多年龄的学者都在这段时间来到美国。之前这些学者经历了灾难性的文化大革命,这场浩劫在中国更年轻一代那里是不可想象的。同时,这些学者被认为不仅给美国的中国问题研究注入新鲜血液,而且帮助搭建了国内与国际研究专家之间的沟通合作 。

  在美国的整个中国学者群体取得了很高的成就,李成认为这些有益于中国的崛起。

  “没有超过三十年的改革开放,没有深刻的社会和经济转型,没有中国在世界舞台日益上升的地位和影响力,就不会有西方世界对中国的如此关注和兴趣,就不会有我们这些来自中国的‘中国通’。”李成如是说。

  学习,领导

  在李成看来,中国一直在经历迅速的变化,要适应这种变化,今天每个中国学者都必须挑战自我。尽管李成有着中国背景和足够丰富的中国知识,他还是每年到中国八到十次,进行实地调研,他说“如果不在中国待上两三年,不在中国亲身接触现实,你会感到自己有一种强烈的疏离感”。

  新任美国驻华大使Max Baucus(马克斯•鲍卡斯)在参议院确认听证会上被指责缺乏中国知识,李成立刻为之辩护,他认为Baucus 善于学习和倾听。

  李成不久前与Baucus有过一次对话,他认为,人们以前评价驻华大使总是看他有多了解中国或者是否是中国专家,而现在作为驻华大使,具备学习和倾听的个性则更为宝贵。

  李成已经履新,并且准备带领“明星荟萃”的布鲁金斯中国问题专家团队扩展这家顶级智库的影响力。

  在李成看来,布鲁金斯学会自身的声誉、约翰.桑顿中国中心的世界级团队、设于北京的办公室,以及来自学会理事会主席约翰桑顿的远见和财力支持,都是它巨大的优势。中国正在经历如此快速的变化,这要求智库机构持续关注这些变化。

  李成说约翰.桑顿中国中心应该具备全球视角,能够及时抓住问题,提供政策分析,并且能够展望未来。他想让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产生更多积极的影响,比如在促进两国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之间沟通方面。

  李成说:“布鲁金斯学会的号召力能够让学者与政府部门和全球各地的顶级学者进行更多沟通”。他的布鲁金斯中国中心专家团队也准备好了为共和、民主两党的2016年总统大选候选人和国会议员们提供顾问咨询。李成2008年加入希拉里.克林顿总统竞选的顾问团队,后来加入了击败希拉里成为总统候选人的奥巴马总统的团队。李成的新团队也将眼光放在了三年后的中国共产党十九大上。“高质量、独立性和影响力将指引约翰.桑顿中心继续前行。”李成援引布鲁金斯学会座右铭。

  做一个乐观主义者

  在中国和中美关系问题上,虽然中美两国学者经常表示悲观,但频繁以评论家身份登上全球媒体的李成对中美关系却整体上保持乐观判断。

  他说,他对中国的乐观基于中国历史上最为快速的发展。“中国有着日益扩大的中产阶级群体,经济地位日益上升,人们的观念意识也在变化,企业家精神崛起,并且渴望拥抱全球化和融入世界,现代化的基础设施和科技进步都为中国创造了巨大的优势,”李成说,“这样的优势我还可以列出更多”。

  于李成而言,中国的崛起不会沿着一条直线行进,但是他相信没有哪个泡沫能妨碍中国发展,或者说,现在房地产泡沫集中爆发或一场异常的金融危机都不能阻挡中国前行的脚步。

  “一切都取决于国家领导人如何抓住机遇。”作为中国领导人研究领域的专家李成对习近平主席执政的第一年给予了高度评价。

  他积极评价习领导的强势的“反腐”运动、对前重庆市委书记和政治局委员薄熙来审判的成果。他认为近期最重要的政治成果是三中全会决议所体现的全面推动和深化市场改革的决议。

  “本届领导人已经在执政的第一年做了很多满足各界高度期待的事,并且克服了各种国内外挑战。新一代国家领导人已经有了一个不错的开始,希望不断给外界带来变化和惊喜。”李成说。近25年改革带来的变化更是有目共睹。

  作者:陈伟华(中国日报-美国版)

    原文:http://usa.chinadaily.com.cn/epaper/2014-02/28/content_17312787.htm

  译者:辛酉

【作者:作者:陈伟华 译者:辛酉 】 (编辑:宋韶辉)
分享到:
  • 新浪用户评论(0条)
  • 腾讯用户评论(0条)
查看更多>>

暂时还没有用户评论噢~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浙江:卷款上亿潜逃美女老板被押解回国 中日明星神撞脸
查询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业
  • 地产
  • 海外
  • 评论
  • 生活
  • 政经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