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一帆:金融抑制对美国银行业影响负面-财经网
当前位置:评论频道首页 > 观点 > 正文
个股查询:
 

胡一帆:金融抑制对美国银行业影响负面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4-05-15 16:23:36
字号:
基于美联储严格及定性的方法,大多数银行无法推出雄心勃勃的分红计划,这将降低它们的投资吸引力并最终推高其融资成本

  金融抑制(financialrepression)贯穿着次贷危机之后的货币与金融环境,其强化了金融监管框架,具体表现为美国国会于2010年通过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FrankAct)并促生了大量由公共机构针对银行业发起的诉讼案。整个金融监管强化的过程远未结束,随着美联储对于银行业监管的加强以及针对银行业次贷产品以及操纵汇率或伦敦同业拆借利率(Libor)的巨额罚款,这一进程在近期得到进一步强化。金融抑制对美国银行业影响负面.

  压力测试显示银行业具有弹性,但限制了银行分红。美联储的压力测试表明美国银行业的资本充足率较前几年有所加强。但基于美联储严格及定性的方法,大多数银行无法推出雄心勃勃的分红计划,这将降低它们的投资吸引力并最终推高其融资成本。

  针对银行的法律诉讼日益增多。美国银行自2008年以来已经付出了超过1000亿美元的罚款。持续不断的法律开支大幅削弱了美国银行的盈利能力。

  美联储已经扩大了其对于货币市场的控制力。美联储更频繁地使用逆回购工具(reverseRepo),该工具专门用于在流动性大幅过剩的背景下管控货币政策的正常化进程,这降低了银行在货币市场中的市场份额。

  货币政策依然不利于银行利润率的提高。尽管QE逐渐退出,但是美国利率依然处于低位,这使得美国银行业净利差维持在非常低的水平。美联储的宽松立场是金融抑制的另一核心要素。

  多德-弗兰克法案已经有所强化,如今变得更为严格。一些评级机构估计该法案的限制性解释已占据上风,这使美国银行业的税前利润减少220亿美元至340亿美元而非195亿美元至260亿美元。最近由美国监管机构提议将美国8大银行控股公司的杠杆率升至5%作为巴塞尔协议III风险加权资本充足率的补充,这将导致这些机构形成890亿美元的资本缺口并成为信贷发放的新障碍。

  金融抑制导致去杠杆化进程并通过公共债务的过度累积对私人投资形成挤出效应。它导致风险向监管宽松的领域(“低门槛”贷款(cov-lite)、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非银消费者信贷)或监管宽松的国家进行转移。美联储在货币市场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并不排除货币市场再次冻结的可能性并造成了货币市场价格扭曲。它也将导致大型银行集团势力的增强(因此形成风险聚集)从而对社区银行造成伤害。

  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FrankAct)下严格的压力测试、与次贷危机或操控Libor罚款相关的法律费用不断攀升、美联储对于美国货币市场运作的影响与日俱增、阻碍银行利润率的低利率环境以及多德-弗兰克法案更严格的实施以及更保守的诠释都清晰无误地证明了美国银行业正在经历金融抑制(financialrepression)。施加过多惩罚的银行监管方式肯定能够降低美国金融行业的系统性风险,但也将削弱银行业的竞争力,与此同时转嫁这些风险至监管宽松的部门,这催生了潜在的新泡沫,同时也将通过对私人投资的挤出效应抑制国内信贷反弹。

  美联储完成了定量方面的压力测试,但对于定性方面的测试则日益严格

  在多德-弗兰克法案的要求下,由美联储所主导的年度压力测试已经反映了美国银行业承受经济负面冲击的能力显著提高,负面冲击假设美国失业率由目前的6.7%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窜升至9%。除一家叫做锡安银行(ZionsBancorporation)的地区性银行,最大的30家银行控股公司全部都成功的通过了测试,在负面冲击的情况下,它们的一级核心资本充足率依然都高于5%。美国银行业已经稳健地增加了其资本缓冲的水平以满足巴塞尔协议III的要求。尽管取得显著进展,美联储基于定性评估反对5家银行的资本计划。定性评估显示,花旗集团、北美汇丰控股、苏格兰皇家银行公民金融集团、桑坦德银行美国控股有限公司以及锡安银行在公司内控上或风险加权资本模型上存在问题。在更改了资本计划后,美国银行以及高盛都通过了定量测试,但最终减少了资本分配。大部分银行都公开批评美联储的第二轮评估,该评估考量了银行分发股息和进行股票回购的资本策略。

  监管执行加强下法律费用大幅增加

  美银(BankofAmerica)显示其2014年一季度的损失远大于预期,因为银行意外录得60亿美元的法律费用支出,这与它通过全国金融公司进行次贷产品销售有关,该公司于2008年被美银所收购。美银最初估计与该时期的有关的法律费用约为37亿美元。自次贷危机以来美银已经赔付了500亿美元的罚款。这个例子是美国监管机构及司法部对于美国政府处理银行业方式上态势日渐强硬的典型表现。在次贷危机后,美国政府因被认为对银行高管过于仁慈并实施过于宽松的经济处罚而为人所诟病。司法部承受了来自于国会方面的压力,不得不调整其政策并公开承认其为了维护“太大而不能倒”机构并限制对于其他领域产生不良后果,以至于缺乏进取的态势。随着美国经济复苏以及国会议员的加压,针对银行业的罚款金额已大幅增加,与此同时监管执行的控制力度也有所强化。金融抑制已明显地阻碍美国银行业利润率并降低其吸引力,因为这些经济处罚令它们未来的盈利水平更加难以预测。

  低利率背景不利于银行业提高净利差

  金融抑制的另一面是低利率水平。通过购买美国国债,美联储对利率水平施加下行压力并阻碍银行业净利差的提升。最重要的是低水平的利率将有利于公共债务融资。在此我们可以重申金融抑制的定义,其中即包含将资源由私营部门转移至公共部门。十年期国债利率与平均抵押贷款利率之间的利差成下行趋势,这正是银行业净利差承压的表现之一。传统信贷活动的低收益率促使银行忽视信贷活动,这加快了去杠杆化进程并促使银行业在其他领域(低门槛信贷、次级消费者信贷、房地产信托投资基金……)承担更多的风险。

  美联储加强控制货币市场,使得银行业进一步丧失市场份额

  美联储更频繁地使用逆回购工具(reverseRepo,由美联储借出有价证券并回收流动性),该工具专门用于在流动性大幅过剩的背景下管控货币政策的正常化进程,这降低了银行在货币市场中的份额,进一步侵蚀其利润。实际上,货币市场基金通常与银行作为交易对手以暂时持有短期有价证券而非货币市场上的流动性。在实施QE后美联储的资产规模非常庞大,美联储已经占据了回购市场上17%的市场份额,挤占了银行大量的业务。通过此操作,美联储致力于降低系统性风险,因为在投资者开始质疑银行业稳定性后,货币市场冻结使得信贷活动停滞并将经济拖入衰退之中。因此美联储活动与日俱增旨在降低一级交易商的市场份额集中度,因为针对这些交易商稳定性的任何质疑都可能危及整体经济的融资。据估计货币市场基金已经减少了与一级交易商的回购交易,其市场份额自88%下降至82%。最大的三个交易商其市场份额已经自50%跌至30%。除了系统性风险方面的原因外,美联储还测试了在低流动性背景下逆回购作为控制短期利率的重要工具。逆回购由美联储对流动性提供固定利率,这可以作为货币市场的最低利率,同时也较联邦基金目标利率能更好地传递美国货币政策。

  多德-弗兰克法案被再次强化并更为严格

  多德-弗兰克法案为银行业带来了新的资本规则、每年由美联储组织的压力测试、对于大型银行更为审慎的监管要求、对于清算机制的精确定义以及实施“沃尔克规则”(Volkerrule)等银行业的结构性改革。所有这些因素加强了美国银行体系的整体稳定性,但显著削弱美国银行业的盈利水平。

  标普预测8家美国主要银行的税前收入因为多德-弗兰克法案将可能会下降220亿至340亿美元,而非此前的195亿至260亿美元。税前收入的下降主要是由于此项法案的阐释、实施与完成较之前预期的更为保守。

  多德-弗兰克法案的合规成本预计将接近150亿美元,需要2.5万个工作岗位和超过5000万个工时。

  社区银行因为合规资源较少相较于大型银行将受到更大的冲击。多德-弗兰克法案预计将使社区银行的净资产收益率降低至6%-8%,而其投资者通常希望能获得11%-14%的收益。

  衍生品的保证金要求可能过于严格并促使美国银行业转移相关业务至监管较为宽松的其他国家。美银、花旗、高盛、摩根大通、摩根斯坦利正在修改其国外分支机构的掉期协议以避开来自美国本土的监管。

  美国货币监理署(OfficeoftheComptrolleroftheCurrency)的一项研究预计“沃克尔规则”(限制银行进行自营交易)将使美国银行损失43亿美元(其中36亿源于出售相关的受限资产,5.41亿源于合规开销),它们将被迫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出售受限资产。

  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美联储和货币监理署批准采用由巴塞尔协议III所建议而非强制要求的5%的杠杆率也反映了美国监管机构和公共机构更强硬的立场。这个杠杆率为总资产的一定比例,而不会采用在资本充足率计算中使用的风险加权方法。这意味着如果采纳该提议,美国的八家主要银行可能会进一步面临达890亿美元的资本缺口。这种措施肯定会降低银行业的系统性风险,但也将阻碍更为广泛的信贷发放。在竞争力方面,美国银行将不得不面对充实资本的需要,其对资本的需求预计将显著高于巴塞尔协议III的预估或其他国家的要求。单方面采取这项措施肯定会加强对美国银行体系的抗风险能力,但也会严重妨碍美国银行的竞争力。

  过度风险推动去杠杆化进程并挤出私人投资

  金融抑制的第一个结果是挤出私人投资。银行通常被迫投资于大量的国债以满足资本充足率的监管要求,而美联储则通过量化宽松计划购买国债使利率维持在低位。这种情况下,国债的发行成本较低从而导致财政赤字与债务的积累。这在美国比较明显,银行贷存比因为亟需提升资本充足率而下降,同时尽管大部分公司盈利能力突出,投资占GDP之比出现结构性地下滑。

  金融抑制同时也鼓动银行在监管较少的行业积累风险(例如“低门槛”贷款、房地产信托基金、非银消费信贷及影子银行)或向国外转移风险,例如衍生品风险。美联储在货币市场上与日俱增的影响力并不意味着货币市场出现再次冻结以及扰乱货币市场定价机制的可能性不再存在。此外,针对银行业的过度监管以损害资本金较少的社区银行为代价,增大了大型美国银行的国内市场份额。这可能会对中小型企业的融资造成不利影响,因其通常与社区银行进行业务往来。资本金更高的负担并未损害美国银行的竞争力,因为相对受制于严厉资本充足率监管要求的欧洲银行业,美国银行依然有着竞争优势。

  胡一帆为海通国际首席经济学家  

【作者:胡一帆 】 (编辑:陈君)
关键字: 胡一帆
分享到:
  • 新浪用户评论(0条)
  • 腾讯用户评论(0条)
查看更多>>

暂时还没有用户评论噢~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浙江:卷款上亿潜逃美女老板被押解回国 中日明星神撞脸
查询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业
  • 地产
  • 海外
  • 评论
  • 生活
  • 政经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