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克尔•珀赛斯:多极世界中的欧洲-财经网
当前位置:评论频道首页 > 全球经济学家 > 全球经济 > 正文
个股查询:
 

沃克尔•珀赛斯:多极世界中的欧洲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4年06月19日 14:08
字号:
让欧洲大陆重新分裂、陷入种族民族主义和权力政治不符合欧盟成员国的利益。因此,乌克兰危机既是挑战,也是机遇

  柏林——

  关于乌克兰危机,俄罗斯和西方都需要理解的一个问题是世界其他国家相对来说并不太关注这一事件。尽管西方与日本可能将此次危机视为对全球秩序的挑战,但其他大部分国家并不会对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或者觊觎乌克兰其余部分感到危险。

  随着乌克兰危机的展开,俄罗斯决策者和评论家大谈“后冷战时代的结束”,而俄罗斯副总理罗戈津(Dimitri Rogozin)甚至表示了欢迎新冷战的开始。如果认为俄罗斯语西方之间的冲突将再次决定整个国际体系、进而让俄罗斯重获从前的超级大国地位,那么这些一厢情愿的预言并不难理解。

  但这并不会发生。正如新兴大国对乌克兰危机的反应所显示的,世界政治已不再决定于欧洲发生了什么,即便欧洲正在酝酿一场大冲突。国际体系已变得多极化,非欧洲国家大可选择追求自身利益而没有义务在东方和西方之间站队。

  极少有世界领导人怀疑俄罗斯使用武力损害乌克兰领土完整、改变其边境并吞并克里米亚的行为违反了国际法。中国在随后的联合国安理会投票中弃权,这明确显示了中国领导人对克里姆林宫政策的不满。但近三分之一的联合国成员国用弃权或不参加联合国大会关于谴责俄罗斯行为的投票来传递同样强烈的信息。

  即使亲西方的政府——包括巴西。印度、南非和以色列——也不准备站队。印度记者巴格奇(Indrani Bagchi)将弃权称为新形式的不结盟。

  怀疑派和幸灾乐祸派可能也在起作用。印度著名战略家莫汉(Raja Mohan)指出,欧洲“从未向亚洲灌输地区主义的好处,”但如今它似乎根本无力处理自身的地区安全挑战。

  新不结盟运动的潜台词是显而易见的:你们欧洲人在巴勒斯坦、克什米尔和中国东海和南海的领土纠纷中都没有采取决定性行动,我们为什么要关心欧洲的领土冲突?反之,这些国家中许多人要求西方遏制危机升级并且,正如中国外交部的一份正式声明所言,“保持克制,避免紧张局面加剧。”

  这些都是很好的建议——也与欧洲人在其他人陷入类似局面时给出的建议没有区别。但是,与世界其他地区不同,欧洲(包括俄罗斯)有引以为傲的地区安全组织,如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Organization for Security and Cooperation in Europe,简称“欧安组织”);欧洲需要让这些组织起作用。

  比如,欧安组织可以利用其广泛的外交手段(如圆桌会议和支持宪政改革)淡化乌克兰危机,从而增进欧洲安全。如若成功,欧安组织也将得到极大的强化,还能提供一个有力的例子证明机构化地区主义能够作为冲突解决模式,其他国家也可以仿效。

  或者,如果欧洲无力用外交手段解决乌克兰危机,其(以及俄罗斯的)全球影响力将必然有所损失。俄罗斯已经向世界表明,它有可能恃强凌弱,用残暴的武力从邻邦窃取领土;但是,在一个全球化的多极体系中,光凭这一点是无法让其他国家臣服的。而身为高度发达的纸老虎的欧盟也不会比俄罗斯更有吸引力。

  让欧洲大陆重新分裂、陷入种族民族主义和权力政治不符合欧盟成员国的利益。因此,乌克兰危机既是挑战,也是机遇。如果欧洲想保持其在多极国际体系中一极的地位,就必须证明它能够追求共同外交和安全政策,特别是在危机与冲突时期。

  这意味着欧盟必须拿出更有力的共同防务和联合应急计划承诺以及能确保摆脱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依赖的统一的能源政策来应对乌克兰危机。但欧洲还必须证明它可以也愿意捍卫基于规则的国际关系原则。

  维持和强化欧洲共同防务基石不是一个简单的任务;但成立欧安组织等多边安全组织也不是为了享受。它们是为了保护成员国免受操纵和侵略、保证它们能获得全球支持而成立的。从这个角度讲,目前欧洲的主要任务是利用其已经拥有的巨大的战略资产。

  沃克尔•珀赛斯(Volker Perthes)是德国国际关系和安全事务研究所政治基金会主席兼董事 

【作者:沃克尔•珀赛斯 】 (编辑:陈君)
分享到:
相关阅读
  • 新浪用户评论(0条)
  • 腾讯用户评论(0条)
查看更多>>

暂时还没有用户评论噢~

热门文章

编辑推荐

查询

专题报道

更多>>

每日焦点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