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一帆:中国或是世界杯最终主要受益者-财经网
当前位置:评论频道首页 > 热评 > 正文
个股查询:
 

胡一帆:中国或是世界杯最终主要受益者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4-07-07 10:06:49
字号:
缺乏竞争力、税制过高且不公、官僚主义作风盛行、缺陷的教育系统意味着巴西亟需改革,世界杯推动物价上扬,不利于下层民众。中国在与巴西世界杯相关的基础设施项目、商品销售和运输环节扮演重要角色,或是最终主要受益者

  在世界杯期间,国际投资者普遍有着这样一种感觉,即该国一切都处于可控状态,尽管其在2013年下半年遭遇动荡且有着持续的社会不稳。巴西总统迪尔玛最近弱化了其对于结构性重组的呼吁,尽管诸多迹象预示着这个国家目前的经济政策并不足以使其应对未来的挑战。

  世界杯与奥运会的举办将带来少量的短期利益。与举办世界杯和奥运会相关的短期商业利益预计将达到30亿美元,而目前基建、场馆和装修的投资支出则预计为150亿美元。此外投资相关的刺激政策对经济所带来的促进效果已经在2010年和2014年间显现,但因为持续的发展瓶颈、低乘数效应、高安保支出和中国在其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巴西的长期回报有限。

  财政政策。巴西总统坚持继续发展基础设施建设的必要性。因为对于世界杯相关的短期低产出项目的重视,已确立的财政政策方向基本忽视了长期基建项目延误的累积。发展的瓶颈因此将会继续存在并将拖累巴西经济增长。基于基建项目的财政政策忽视了公共赤字的稳定性,巴西在2014年3月被标普降低主权债务评级即是明证。

  货币政策。巴西总统迪尔玛并未真正关注持续高企的通胀水平。但高企的物价将侵蚀居民购买力并令社会抗议活动升温。目前的货币政策在支持增长和控制通胀之间存在矛盾。巴西继续着外汇干预以平滑雷亚尔的贬值,但这也增加了同时实现经济增长和稳定通胀的难度。

  对外贸易。巴西总统的主要目标是通过签订欧盟-巴西自由贸易协定实现贸易振兴。但世界杯的举办及随之到来的10月巴西大选将暂缓贸易磋商进程。巴西的外贸政策依然洋溢着浓郁的保护主义色彩,与此同时随着国有企业在经济中所扮演角色的愈发重要,巴西市场的进一步开放依然受限。

  结构性政策。巴西的长期政策依然聚焦于减少贫困,但这却与重大国际体育赛事推动下的物价上升相悖。巴西政府应该优先致力于减少官僚主义、简化税制、打击腐败、解决制约发展的瓶颈并稳定债务。这些改革的不断拖延将令巴西再次面临来自市场的潜在压力。

  巴西在举办世界杯的期间未发生任何重大事故,这令国际社会确信了巴西举办大型全球活动的能力,例如目前的足球赛和即将到来的2014年夏季奥运会。此前在伯南克确认量宽将退出后,2013年夏天开始的全球动荡席卷了主要了新兴市场。伴随而来的资本流出大幅冲击了新兴市场的国内经济,尽管其内部环境依然有利于投资。巴西雷亚尔在2013年下半年的8月至10月之间已贬值超过12%,且在过去两月内再次流露出疲软迹象。与之前一样,世界杯与2016的奥运会将带来短期的益处,但对这个国家目前所面临的困难却是微不足道的。这些短期的好处将进一步降低巴西领导人对于目前巴西经济亟需进行经济重组的紧迫感。这种紧迫感应当关注于财政、货币、外部与结构性政策。

  世界杯与奥运会的举办将带来少量的短期利益

  据国际足联估算,世界杯期间预计到来60万访客,人均每日支出500美元在酒店、机票、旅游与食品上。巴西因此而获益的总收入预计将达到30亿美元(巴西GDP的0.2%)。这些好处应当与巴西为准备世界杯约150亿美元的支出进行比较,支出主要包括基础设施项目(如服务主办城市的交通基础设施、酒店和餐厅相关的房地产项目、场馆的新建和改造、港口和机场的改进以及水电与电信设施的加强)。这些支出旨在通过更好的交通系统和对外国资本的吸引力加强巴西增长潜力从而带来对巴西经济的长期利益。但正如巴西经济从这些基建项目自2010年开始动工以来的低迷表现所展示的一样,人们不应对世界杯和奥运会所带来的收益期望过高。

  2014世界杯与2016奥运会所带来的收益较少源于以下几方面因素。

  相比于巴西经济规模,30亿美元的商业收益微不足道。在国家队表现良好的情况下,各国球迷感觉良好可能会对东道主国家的消费产生积极影响。但这种影响通常是短暂的。此外,举办全球性体育赛事通常会增加通胀压力。随着物价进一步升高,巴西中产阶级的购买力终将被进一步削弱

  世界杯期间的社会不满情绪杯与公共产品和服务价格上升紧密相关。巴西当局因在各项事务优先安排体育赛事而饱受诟病,同时公共服务量差而价高引发了公众的不满。社会示威伴随着经济的动荡以及不断上升的安保需求而阻碍基建项目对经济发挥积极影响此外,世界杯和奥运会相关的基础设施项目相比较于自2007年巴西政府推行基础设施项目而言规模相对较小。所谓的增长加速计划在其初始阶段计划投资3490亿美元,已实现了63.3%。在其第二阶段(2010年开始),巴西政府针计划投资5260亿美元,从而使自2007年以来的总投资额达到8723亿美元。因此,与世界杯相关的150亿美元投资支出实际上是下降了,且其大部分投资已于2010年至2014年期间到位,但却没有产生任何支持经济增长的明显效果。

  与这些基础设施项目相关的乘数效应也不如预期,主要是因为腐败和持续的瓶颈效应,后者主要与这些项目的进展缓慢和持续拖延相关。在中国的高速投资时期,刺激政策的乘数效应也出现了边际下降的现象。

  世界杯组织的主要受益者最终可能是中国,其在与巴西世界杯相关的基础设施项目、商品销售和运输环节扮演着重要角色

  巴西的财政关注于基础设施项目但未解决发展瓶颈问题且未考虑其债务可持续性

  巴西总统迪尔玛很可能不会从目前囊括宏大投资计划的财政政策偏离。但这一政策似乎并没有解决发展的瓶颈问题,同时在财政收入增长放缓时并未解决赤字稳定性的问题。至于发展的瓶颈问题,基础设施项目的延误仍然是经济发展和外国投资的障碍。世界杯和奥运会的举办本来可以扮演着加速投资的角色。但这些项目并未如预期一样更快且更好地实施。首先与世界杯相关的投资项目并无助于解决这些发展的瓶颈问题,因为它们主要是非必要或非战略性的,从而再次确认了上文提到的低投资乘数。超过70%与世界杯相关的投资聚集在媒体、体育场馆、旅馆、再城市化和公共安全上。这类投资只能暂时提振经济却并没有真正解决巴西经济中的发展瓶颈问题-也就是基础设施建设,如机场、高速公路、供水和供电系统以及信息设施。这些类别只占世界杯相关投资的20%不到。其次,与娱乐行业相关的非必要项目也促使了必需项目的建设延迟。这些非必要项目也耽误了基础设施项目相关的必需改革,例如反腐败、减轻官僚主义和公共管理部门的沉重负担。

  第三,在游客到来之前急于完成工程促使项目经理采取了临时的解决方案,而这可能会是昂贵且低效的。机场的改进工作就是最好的例证。巴西机场的新候机厅的建设因为严重延误,政府最终采取建设临时候机厅的解决方案,其将承担接收大量游客的责任。但因为建设这些临时项目,真正旨在提高巴西机场承载能力的长期项目被暂时搁置。此外临时建筑物的拆除可能会特别昂贵;这两个效应也将在未来对巴西机场的基础设施产生负面影响。

  在中至长期,巴西政府对基础设施项目的重视体现了其在预算方面对债务稳定性的忽视。在过去的20年中,巴西一直不断累积公共赤字,从而增加公共债务,其在债务水平在2002年达到占GDP近80%的峰值。随着巴西不断融入世界经济和全球化进程加快,巴西基于出口的增长模式从全球贸易增长中受益非浅。债务占GDP的比例因经济高速增长而在2008年降至GDP的63%。在那之后,随着基于投资的CAP项目的实施,公共赤字出现了不断增长的趋势且公共债务存量已重新回到了上行轨道,其在2013年达到了GDP的66%。但投资的积累并不是此趋势的唯一原因。随着全球贸易在2007-2009年危机后的温和复苏,巴西的经济增长已经出现减速,从而使财政收入开始下降。这个过程在未来几年内将继续下去,因为新兴经济体预计将伴随着全球贸易的温和复苏和全球经济体去杠杆化进程而对世界经济增长作出相对较少的贡献。在此背景下,巴西政府应高度重视债务的稳定性,尽管其目前仍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2013年下半年发生的新兴市场动荡表明,财政或贸易赤字持续累积的国家相对更容易受到来自市场的冲击。

  巴西的货币政策依然与财政政策相悖,且不足以应对潜在的新兴市场不稳

  6月CPI通胀达致同比增长6.4%,而5月则为同比增长6.3%。巴西政府对教师及警察雇员大幅加薪以换取其不在世界杯期间进行罢工的承诺。石油及食品价格已趋于上行。世界杯及奥运会期间大量游客的到来将明显推升需求。自2014年2月初以来,巴西货币雷亚尔已贬值超过9.5%。在此背景下,通胀压力料将不断上升并将成为巴西经济政策日益突出的问题。结构性的高通胀已经成为巴西央行重要的关注点,其通胀目标为同比增长4.5%且上下浮动区间为2%。通胀压力促使央行实施紧缩性的货币政策,巴西的基准利率目前约两倍于南美其他主要经济体。

  基准利率高企、企业信心下降以及全球复苏缓慢都拖累巴西经济增长,其2014年一季度GDP环比增长0.2%,而2013年四季度则环比增长0.4%(向下修正)。央行因而陷于两难之间,因为高通胀需要货币政策进一步紧缩,然而增长急速放缓则需放宽货币政策的支持。因此5月货币政策将维持不变,暂停了连续9个月上升的官方利率。6月末巴西央行延续其对外汇市场的干预,这包括每个工作日对雷亚尔进行价值2亿美元规模的货币互换。通过这些干预措施,央行避免雷亚尔进一步贬值并限制输入型通胀。但当2013年下半年市场对新兴国家资产失去信心时,巴西政府实施的这些干预措施将进一步阻碍经济增长。

  对外贸易政策将受阻于其贸易保护主义的高涨

  伴随着双方对于推动经济增长的需求和巴西减少对华贸易依赖的必要性,2014年一季度巴西总统迪尔玛与欧盟官员共同表示了达成长期自由贸易协定的意愿。欧盟是巴西的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及外商直接投资(FDI)来源国。但此次磋商最终还是因为一些因素而告吹,这些因素在过去十多年中困扰着巴西与欧盟间的谈判。对于农产品的高度保护、高关税及非关税壁垒使得巴欧间的协定很难达成。目前举办的世界杯赛事及随后进行的大选工作成为巴西政府当前的首要任务,这使得双方将进一步等待下一轮谈判的开始。尽管双方都心怀美好愿景,但他们之间依然不大可能最终达成协定,这对巴欧双方提高增长潜力无疑是又一打击。事实上巴西的对外贸易政策存在高度的贸易保护主义,其平均关税达13.5%。

  据欧盟委员会,过去两年内包括巴西在内的一些国家逆势而上重拾贸易保护措施。另外在卢拉于2002年当选为巴西总统后,巴西政府已制定所谓的进口替代工业化政策。最初的目的是通过提高创新并扶植采矿、航空、钢铁、生物燃料等优先领域,从而提高巴西工业的竞争力。但这一积极的产业政策却在迪尔玛总统任内染上浓郁的贸易保护主义色彩,迪尔玛总统于2011年提出如果汽车中来源于巴西或南美南方共同市场(Mercosur)增值比例低于65%,则将面临30%的关税。此决定之后他又推出了"大巴西"政策,确立了反倾销、贸易保障及反补贴贸易措施。更为普遍的是,上市公司在经济活动及产业政策中扮演更为积极的角色,这将令外资公司试图进入公共和私人市场更是困难重重。在此环境下,举办世界杯和奥运会所产生短期效益将减少政府提高竞争力,以及减少税务、物流、官僚主义和教育不足成本的动力。

  结构性改革令人不安地遭遇推迟

  巴西政府已成功地减少贫困。但值得关注的是,大型国际体育赛事的举办将推动物价上扬,这将不利于社会下层民众的生活。缺乏竞争力、税制过高且不公、官僚主义作风盛行、存在缺陷的教育系统,以及所谓的“巴西成本”都意味着巴西亟需改革,市场在2013年就已让这个失衡的国家付出了巨大代价。巴西改革的必要性已被众多国际机构所明确指出。但世界杯的举办以及奥运会的筹备工作令巴西对这些改革视而不见。

  减少官僚主义作风。减少官僚主义作风是打击腐败问题的绝佳途径。复杂的法律及监管体系加上困难的投标程序是国内外投资的重要障碍。

  简化税务体系。复杂的税务体系明显降低了巴西的吸引力。税收收入占巴西GDP的三分之一以上。简化税制并减轻民众税务负担有助于开展反腐工作并将吸引私人投资。

  有效地解决制约发展的瓶颈。物流(运输、仓库)及能源应该优先于其他问题。巴西政府在这些方面累积了大量悬而未决的问题且不断被延后,这终将导致相关项目缺乏竞争力。解决方案的延误通常因为领导人和政治议题更迭以及地方与联邦决策过程分歧。

  减少保护主义。目前巴西仍未参与美国及欧盟所提出的贸易协定倡议。它实施高度的贸易保护主义将逐渐减少其从全球贸易中的获益。

  抗击赤字及通胀。据OECD等国际机构的建议,巴西央行应具有更高的独立性。政府对于货币政策的制定施加影响仍时隐时现。央行缺乏独立性是导致通胀高企的一个原因。政府有动力将通胀维持于高位,在过去一些国家利用此来实现公共债务负担减轻的目的。通胀降低将增加政府降低赤字并稳定债务的压力。同时有必要使债务规模更为透明,因为其官方数据与IMF等国际机构数据间存在巨大差异。

  胡一帆为海通国际首席经济学家

【作者:胡一帆 】 (编辑:陈君)
关键字: 胡一帆
分享到:
  • 新浪用户评论(0条)
  • 腾讯用户评论(0条)
查看更多>>

暂时还没有用户评论噢~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精彩图片

更多>>
武汉:耗资38亿元的编钟造型“黄金屋”亮相 英退休老人腿部肿胀似象腿
查询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业
  • 地产
  • 海外
  • 评论
  • 生活
  • 政经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
  • 财讯集团
  • 合作伙伴
  • 财经资讯
  • 股票金融
  • 商务管理
  • 时尚娱乐
  • 友情视频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