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外籍华人:为何西方人潇洒中国人累_追访_评论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评论频道首页 > 追访 >
个股查询:
 

专访外籍华人:为何西方人潇洒中国人累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4-08-21 14:14:00 我要评论(0
字号:
财经网本次推出一组专访文章,与从小生活在西方民主、自由国家的外籍华人对话,了解他们在中国生活工作的感受,倾听他们以及他们身边的外国人对中国真实的看法。

财经网本次推出一组专访文章,与从小生活在西方民主、自由国家的外籍华人对话,了解他们在中国生活工作的感受,倾听他们以及他们身边的外国人对中国真实的看法。

薪水、升职不透明导致中国公司内部不团结

【《财经网》记者 陈君】记者:来中国工作和在国外工作最大的不同在哪里?

洪白:来中国发现一个挺大的转变,职场上,大家都是为自己工作的,各顾各的,都在想我做这件事情我能得到什么,而不是咱们都为公司的平台、为了公司信誉而工作,特别不团结。

即使在一个集团工作的人都不容易团结起来。主要是因为利益你是你的,我是我的,不会共享,所以,造成不团结的局面。

在北美,一个集团的同事会非常团结。就算有的部门独立核算,也可以互相帮忙,因为他们能够做到利益共享。所有员工都是为了我们的公司而不是为了我们自己。公司好就是我好。因为我在这里工作,我的公司好了,在外面人家也会觉得你这个人也不错,因为你是一份子。

记者:国外公司能让你产生归宿感?

洪白:我在国外公司归宿感很强烈。

初进公司会有培训,培训人员会比较透明地告诉你整个公司的架构图,有哪些部门,哪一个分支归谁管理,告诉你你的老板是谁,你的老板的老板是谁,并说明,公司所有部门新员工以后都能有机会去尝试。

以某著名投行(北美分公司)为例。他们会给新员工安排一个至少是总监级别的人做导师,新员工做的好坏和该总监的业绩有直接关系。新员工遇到任何问题都可以咨询导师,新员工和导师之间隔一段时间开一次会,总监要告诉新员工,你哪里做得好,哪里做得不好,新人也可以自己去问总监,总监会给他提意见;新人也可以说,总监你在教我的时候哪里做得好,哪里做得不好。双方心里的想法都可以当面直接提出来,双方都会虚心接受。

一个好的领导人,要能够听下面的员工给你的反馈,要听实话,而不是一天到晚听马屁,这对领导和自己的成长一点用都没有。如果这样,下面的人都只能什么都背着你,说你坏话也只能背着你,对你其实更不好。

他们怎么营造企业文化呢?第一,上面的人以身作则做榜样。一开始就给大家平等的感觉,让大家觉得都是一家人。经常组织集体活动,周末一起出去,团队活动都由公司买单。有一些培训机会,比如读MBA等都是公司付钱。公司对员工好,员工会产生感情,员工对公司会有一定的忠诚度,做事首先想到的是公司而不是自己。

第二,因为透明,所以,每一个人都可以说实话。说实话也没有风险,同时,公司会给你很多机会。比如说,你进入一个美国的媒体集团,他们会告诉你集团的各个具体的媒体之间是什么关系,比如他们的主要杂志和网络是什么关系,谁在管杂志,谁在管网络,如果你想从网络到杂志,你可以通过什么样的途径,公司会帮助你。你在网络做一段时间,老板觉得你很有能力能到杂志做,也适合杂志,他就会很努力地推荐你,杂志的人力资源部门的人也很愿意去吸收好的有能力的人。

而在中国很多时候找工作是靠关系,有时你再有能力,没有关系也没有用。但是在国外不一样,靠关系很少,当然也有,不能说没有,人都是感情动物,但是,在国外还是要理智一些,只要你有能力,你的老板喜欢你,觉得你有能力,人力资源不管你有关系还是没关系都会要你,很简单,很现实。国外的企业做的这么好,他们能很好地利用人力资源。

在中国,聪明的人很多,但是他们没有被利用到,潜能没有被发掘,其实这是很大的价值损失。一个人也许能够为他的公司带来很大的利益,但他却为了一点小利益或者为了维护关系而把有能力的人给踢了,其实是对自己与公司都是很大的损失。

比如,北美的某投行分公司这么大一个公司,那么多部门,我去了以后,我觉得我呆的某部门不适合我,我想去另一个部门,我并不认识另外部门的人,我怎么做的呢?我去跟当时我的领导说--这事其实挺难说的,你不想在他这呆,你还需要他帮你推荐给别人,在感情上都有些难受的地方。但是,我的部门领导非常好,他说,你是学那一方面的,你也做得非常好,如果你喜欢,我就把那边的人力资源介绍给你,他还发了一封推荐信给那个部门的人力资源。后来,我和人力资源来回谈了几次,面试后他们就要我了。我就很感谢我的领导,他帮助我其实不需要太大的力气,只要发一个邮件,举手之劳。但是我真的很感谢他,以后如果他需要我帮他忙,我就会觉得这是我应该做的。这是正能量的引导。后来,我的这个领导又带了比我年纪还小的人,那个人也想换到别的部门,我的领导就把这个小孩喊过来让我帮助他,我也很乐意去帮那个小孩,他是我的领导介绍来的,我就对他就很好,这就是一个正面的循环。领导对我这么好,我也会对下面的人非常好,互相帮忙。

记者:那你有没有想过,和北美的公司相比,是什么原因造成了中国公司比较不团结的氛围?

洪白:首先是领导层。如果领导是一个特别放松,特别搞笑、幽默的人,整个团队的气氛都会是非常放松搞笑幽默的;但是,如果这个领导,特别冷酷、认真,你会发现,办公室也会是这样。

我认为一个团队,一个办公室的气氛是领导来引导的,包括公司的企业文化,也是由领导来引导的,大家都是看领导怎么做。领导想要下面的人呈现什么样的状态,就需要以身作则。领导要想到这一点,中国缺的是很好的管理者,他们也许在自己的专业上很强,所以,他们有机会提升到这个位置,但是,作为一个管理人不一定是很强的。比如,你作为一个技术公司,你很能写程序,但是你是否真的适合做管理者,那是未必的。也许一个专业不是那么强的人,很能管理人的人更适合。在中国,我发现,在一个地方,学什么的都有,就因为他是一个人情社会。在国外,不是人情社会,即使有一点点,也没有中国成分大(第一是人情社会,第二,是管理者人才缺,教育缺)。很多中国领导者应该去国外读个MBA学学管理。在情商方面,管理人方面,有些缺乏。

另外,还有一点。中国公司的薪水和升职条件不透明。国外公司的薪资水平公平也是相对透明的。

公司没有要求工资不告诉别人。不透明,我的感觉是有问题的。相同水平的人工资肯定是差不多的。上级的薪水也能知道,虽然不会透明到列一个表给大家。但是,上级和我谈他的收入的时候也很坦然。国外工资水平和工作年限关系比较大。同样的职务,第一年做的人的工资都差不多;第十年做的人的工资与第一年的又不一样。职务晋升也和时间有关系,比如投行三年会升职一次,第三年和第一年的工资会不同。升职条件与薪水都基本上是透明的。

记者:可能跟文化也有关系。在国内,领导层的压力很大,没有制度能保障他的位置是稳的。有时候甚至不知道竞争对手在哪,他的平级或者他的下级,都有可能暗地里和他互相斗、互相掐。

洪白:他们是掐业绩还是掐什么?

记者:掐职务。

洪白:比如,这两个人都可能竞争一个位置,要怎么样掐才能上到那个位置,是看谁为公司做的业绩好,还是看谁背景硬?

记者:这些都是考虑的范围,还有一些潜在的规则,主要看有决定权的那些人的喜好,没有统一而具体的规则,金钱、业绩、美女、背景等等都可能成为标准。有时候还是各方势力均衡的一种结果。

洪白:一开始就应该把升职的条件放在那里,让所有的人都能知道。今天你做到了这一点,你就可以升职,这样大家都有动力,知道了目标在哪,就会去做,做到了就能得到,没有争议,这个东西就是我的,其他人也不会不服气,不会在背后乱说。制度一定要有,白纸黑字写明,只靠领导的喜好的话,不光是公司整个氛围弄得不好,大家会一直猜测这个人是怎么上去的,越猜越离谱,谣言会非常多,大家会互相猜测勾心斗角,对这个公司是不健康的,这是一个缺陷,造成恶性循环。而国外我看到的是良性循环。上面的人待你好,你会对下面的人也会好,这样大家都开心,我能帮助别人,我有一种自我价值,真的是助人为乐。

洪白:你走过的中国其他的公司,在升职的制度方面会不会有明文规定?

记者:也没有,但是,有外企背景的公司领导会相对公平。比如,我前一个公司,老板从国外回来的,有一些国外公司的风范,但是,也不能完全做到透明。比如年底会有考核,上级对下级,下级对上级都会有,但因为在中国大氛围下,我们下级考核上级,就会很小心,不会说得过分。

洪白:你对上级的考核应该不能让你的上级看到,要让他的上级看到。

记者:恩,这个不把稳,因为有人情在里面,不是完全不漏风的,比如他跟人力部门关系好一些,他可能就会知道。

洪白:那你做的事情会不会觉得更高端一点,更有意义一些,更系统化、更专业?

记者:在中国的工作,很多时候,员工是领导获取利益的工具。

洪白:这样的心理太不健康了,如果员工只是领导的工具,不是为自己在努力。

记者:现实真是这样,像我可能会理想化一点,会去想我干的这件事情会影响很多人,包括今天对你的访谈,都是想把外面的思想传递给中国的网友。现实的部分可能真实存在,有些人看书比较少、对外界不了解,或者身边也没有人引导,他就没有办法摆脱那种束缚,为领导脸色而活着。现实的职场中,跟领导关系好的人大家都喜欢和他一起,或者是分拨的,跟领导亲近的人一拨,跟领导关系比较疏远的一拨;城市里的一帮,农村里的一帮。内心都有小九九,有自己的盘算。

洪白:我看到一个人和领导在一起,我不会特别想要跟他在一起,或者我看到一个人离领导远,我也不会排斥他,我会一视同仁,不管你领导是谁,我永远从我的角度,每个人都有优缺点,和每个人聊天我能吸取到很多东西,对我来说,是我自我价值的增长。你领导怎么样你都OK,我管不了你,你也不要来管我,那我呢当然是把我的工作做好,去学习,做出来更多业绩,领导可能会觉得你OK,能帮我做业绩。我对领导的态度就是这样,他做他的,我做我的,也许这是我在国外养成的习惯。在中国,可能很多时候你要去符合领导的喜好。

当然我会对领导尊敬,他们比我们都年长,带着团队到了今天,一定有他们很强的地方,但是,我不会因为个人怎么样而去对别人怎么样。这一点要分开。

记者:所以,你心态很开放的,你有自我。

洪白:我怎么能失去自我呢?

记者:很多中国人是没有自我的。

洪白:我知道。中国人很多是随大溜,社会让你怎么样就怎么样,别人让你怎么样就怎么样,自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样的。永远没有开发自己的喜好,所以,就活得很累。

中国人找工作也是,首先能挣多少钱,是否是在一个显得特别好的公司。比如,外界人说这个公司真好啊,不管那个公司是干嘛的,所有人都想去那个公司。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有没有问过你自己,你想做什么?为这个世界创造什么,你是喜欢设计衣服还是喜欢演电影?还是喜欢算术?你要了解你想做什么,你对工作才能有激情,才能长久,才能做好。

钱应该是一个附属品,当你把一件事情做好以后,钱自然就来了。你追求的不是钱,你追求的是你想做的东西。很多人把这个目标搞错了,去追求钱,往往就追不到,因为你不创造一个自己追求的东西,你去追求金钱,会很累的。

我知道在中国,这么理想的东西是很难得到的,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多少人能够做到自己喜欢的工作。

国外这一点也做得非常好,从小就鼓励你不要只想钱的问题。当然,西方最基本的工资都很高,所以不存在没有饭吃、没有地方住这个问题。你只要想你喜欢什么,老师会问你,你喜欢画画吗?你喜欢就可以做跟画画有关的东西,从小就可以利用你的长项。

比如,投行是最挣钱的地方之一,但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去投行。可能你进去以后会觉得生不如死,你会发现,真的很不喜欢那个工作,每天要花十几个小时在公司,你会有一种在浪费生命的感觉,因为这个东西对你来说没有价值,对你的幸福感没有价值,钱能带给你的幸福感是有限的。有吃有住时这是一个大跨步,当跨过这一步时,上面的幸福感走势是越来越平滑。有些人追求的目标都走歪了,所有人追求的东西都一样,钱、房子、车子。相比之下,在国外的人都是比较有个性的,我要的东西和你要的东西是不一样的。

都在追求金钱的中国人是不是打心眼里开心?不是。但是你要跟他说,他又不能理解,他是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我也能理解为什么他们会这样,从小被教育成应该是这样的,他们没有见过一个不同的生活方式、社会运作的不同方式。所以很多人不能理解,觉得外国人太理想化了,你要看到了你就会理解,真的可以那样生活。

记者:中国人追求钱,因为很多人是上有老下有小,不得不为之。而西方解决了基本的温饱问题。

洪白:在国外,政府会提供很多福利比如给小孩的牛奶金。小孩上大学前的费用都是免费的,不用攒钱交学费;如果你没有工作,政府会给你提供免费的培训,有人教你怎么找工作,想一些办法去帮助你。失业可以领救济金,免费全民医疗,生病了没有后顾之忧。你生病好了之后,只要有医生的证明,证明你不能工作,政府就给你钱,一定会让你吃饱,养活你。所以,国外人才能活得那么潇洒。政府把你基本生存的东西都解决了,你可以想上一层面的东西,精神世界的东西。

  中国人为何只追求钱

中国人都追求钱,可能是被现实逼的。慢慢成了一种习惯,等你挣了钱的时候,你还是在追求钱,这已经变成你的习惯了。没有安全感的感觉,有了这些钱还要更多的,因为你一直没有安全感,这个社会没有给你一些保险等等这样的措施。中国人活得很累。

比如,助人为乐这个词,在中国,真是很虚的,没有人会去这样做。对周围的人普遍没有信心,你帮了他之后,他会不会反过来把你踩在下面?因为没有基本的诚信,就会防着所有的人,所以不会有那种团结的力量。

在国外,我不会防着你,直到你做了一件事情,让我觉得我应该防着你。美国和加拿大的一项法律是说所有人生下来是清白的,你说他有罪,你就必须要证明他有罪。

在中国,有一种感觉就是,你先看所有人,你觉得他会害你,直到你感觉他不会害你,你才会对他很好。在国外是反过来的,我会觉得所有人都是好人,直到他让我觉得他是坏人。

记者:国外勾心斗角的人是不是特别少?

洪白:有一点点心眼或者暗地里想一些策略,大家都会有,但是不会是为了一点点利益去做什么事情。也会有这种人,哪都有这种人,不是大多数,但是在中国这是大多数。国外大部分人不会去做损人不利己的事情,根本没有必要整你。

记者:现在,如果能走近很多年轻人,发现他们内心都很苦,一是文化上没有价值观,二是公司文化上又没有归属感,三是大家都追求金钱,家庭一般容易出现问题,衍生出来的问题是男人大部分喜欢在外面沾花惹草。

洪白:你认为为什么男人都喜欢在外面混,什么造成这种局面呢?

记者:原因很多。价值观缺失是一方面,此外,在中国专制官僚体制下,你不适当贪腐又不好色,是无法生存下来的。当你拥有权力,没有监督时,必然有人给你送来金钱、美女,来换取他们想从你手中获得的某些权力。如果你不贪不腐不好色,一方面是只能拿到账面上很少的那点财政工资,不够你生活;一方面,你的上级也没有办法贪腐,他会觉得你这个清白的人对他来说是个威胁,迟早会让你跟他们一样贪腐,或者将你赶出他们的队伍。专制体制必然是大面积存在贪腐现象的。

洪白:我觉得还有一个原因,中国五千年积攒的文化,男女是不平等的,成家以后,女人永远要伺候那个男人,在家里做饭,带小孩,觉得男的很强壮可以搬重东西,女的很弱。在国外性别歧视是允许的,在公司里面男女都一样,他们不会说那个东西太重了,你可能搬不了吧,他们只会用绅士风度说,我来搬,不会觉得你很弱才来帮你,在国外女白领比较有自尊感,他们会觉得我们和男人是一样的,甚至我们比男的更厉害。不会作践自己。

记者:这个跟价值观缺失也有关系。我不知道你逛过中国的书店没有。大量充斥着各种计谋、如何获得金钱这样的书籍,那些启发我们自身,鼓励我们开发自己的独立思考的书很少很少,我们从小的教育也没有办法让我们去思考,我是谁,我要怎么样活着。像我爸妈这一辈人,我认为他们的思考能力永远保持在14岁、15岁这样的年纪。他们活在那个圈子里,主要的关系网是亲戚,闲暇时间就是打麻将、吃吃喝喝。做每一个事情最重要的衡量标准是,不能让亲戚朋友在背后嚼舌头,不能做他们不认可的事情,至少表面上是这样。过得非常累。几十年如一日这样做。

洪白:中国人就喜欢随大溜,别人让你喜欢LV你就一定要喜欢LV,或者一定要拥有,因为LV代表了很高的生活品质。好像每个人要的人生品质都是一样的。但是对我来说,一个好的人生对你来说并不一定就是一个好的人生。

我喜欢的东西对你来说不一定喜欢,每个人对人生的追求应该是不一样的。有些人就爱住大房子,有些人对房子没有兴趣,他就想旅游全世界。有些人喜欢画画,就找一个漂亮悠闲的自然去住,在自然界里生活,在山里,住个小屋就非常开心。有些人觉得我要住在大城市,晚上要出去喝酒我才开心,每个人要的天差地别的。中国人要的都是一样,车子房子北京户口。

其实我有钱也不会去买LV,因为他的性价比不高,就是一个营销手段。

你要学会自己去分析,别人让你购买一样东西,他这么说可能有他自己的利益在里面,你为什么就要掉到他的陷阱里,为什么不能独立思考?你应该跳出来,想想,这到底是不是我需要的。

  教育泯灭中国人创新思维 国外人偶有看不起

记者:你觉得你的独立思维是怎么慢慢培养出来的?

洪白:这和从小的教育对我进行的培养分不开。我接受的教育方式就是开放的,鼓励你创新。老师让你自由发展,按照自己的思维方法去做事,他会告诉你今天要呈现什么主题,你用什么方式去达到,不会管。越有创意的方式越鼓励你。比如,在国内的小学,老师说天天写日记,就得按照他们规定的方式去做,不按照他们的方式,学生就会挨批评。而国外,只要你天天做了,用什么方式呈现都可以,画画、写字、或者其他的各种方式。

在国外很早就开始工作,国外的小孩从高中就开始在外面打工,父母都要求孩子独立,国外小孩比国内小孩成熟不知道有多少,太成熟了。中国二十多了还是小孩,国外很多人十几岁就已经是大人了,思想成熟独立了。把他们扔到世界的什么地方,他可能都能活下来,生活得很好。而中国的独生子的政策也让家里的老人都宠这一个孩子,造成这个小孩什么都不会,很幼稚,不能独立,思想偏激。在家当皇帝当惯了,到外面也要别人宠,但是到社会发现残酷的事实,这些人不会像你爸妈一样宠着你。

这点跟中国不一样,中国很缺乏创意,这就是我们老做假货,没有自己知名的品牌,喜欢去走那个最简单的道路。第一是没有这种能力,从小受的教育,让你跳不出那个框子;第二是没有太高的道德观念。其实,做假是在偷别人的东西,国外觉得这跟去别人家偷东西没有区别,是偷盗,是犯法,直接拿别人的东西过来,多容易多简单!

在中国没有那么高的道德观念,只要能挣钱我就挣了,别人想好的东西我拿过来多轻松啊,我什么都不用想,就可以利用别人来挣钱。都是这种侥幸心理,而且中国的法律也不健全,不去保护这些品牌,特别是国外的品牌,他们就更不管了,助长歪风,到处卖假货。

中国这么努力地去维护自己的形象,像2008年奥运会,花这么多钱在国际上为自己争一口气,做了很足的表面功夫。但是,国外人一来中国看到真相的时候,会怎么想中国呢?有人形容就像一个农民来到城市里,一定要表现自己,穿得像暴发户一样,但是人家一看你就知道你是不是有品位的人。

国家领导人在乎面子,让国外觉得我强大,但是对于国外批评中国造假、不在乎民众的生活这些方面的话语,选择性听不见。

国外人与人之间基本上都很诚信,互相监督的作用很强。

中国没有把真正需要改变的东西去改变,而去做表面工作,这个国家做的事情和这个国家的人做的事情的习惯是一样的,把表面做好,好像就来说服自己,已经做得很好了,不去在实质方面的东西下工夫。

中国那么在意国外的眼光为什么不把自己国民的生活搞好一些?花那么多钱去在意别人的眼光,这就是中国人,可能花所有钱把自己打扮得金碧辉煌的,让别人觉得自己过得很好,其实回到家里就吃最烂的东西。自己情愿去承受这一切,也要别人认为自己好。这有意义吗?生活是自己在过的,你吃什么东西,开心是你自己的,别人看你怎么样,你管他呢,自己过好了就好了,不是为别人而活。

记者:你是说国外常看不起中国人吗?

洪白:国外人不会老对中国人表示瞧不起,但是有时候发生一件事情之后,会看到很多骂声,当然他不想老是在别人面前说,你这个国家不好。但是,网络上面是匿名的,就会大肆说,会评论中国。比如,CNN有个新闻说中国是LV仿制品大国,网上就会骂中国,制造假货之类。

记者:他们没有刻意歪曲中国?

洪白:有没有刻意,这很难说,有时候说的确实是事实,这就没有办法了。有时候有没有刻意去多说几句,这就不知道了。也许会因为政治原因多说几句,但是也是因为你自己先出了问题,可能会抓住这个机会多说几句。

记者:民主国家的政客们怎么看待中国这样的威权国家?

洪白:他们不会说太多,他们要和中国保持一定的关系,不会去说中国哪里哪里有错。会针对具体的事情来说,但不会在媒体面前说因为这个国家是集权而怎么样,招惹中国对他没有好处,政客对他没有好处的事情不会去做。

记者:某种程度上,国与国之间是没有民主的。

洪白:像美国加拿大也会去帮助那些人权活动者,受到迫害的人,或者非洲难民之类,包括中国洪灾了,美国会捐钱,出于人道主义。但是,当两个国家有利益关系冲突,那就不会讲究民主,会为自己的国家去争取利益,比如,美国的石油战略。当政客总统很累,总统不是个好差事。

  一下子改变中国不可能

记者:你觉得中国之所以处于混乱落后的状态,是人民的素质没有起来,还是说因为这种体制造成民众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所以才造成无法独立思考、无法创新的状态?

洪白:独立思考的能力跟国民素质是联系在一起的,当国民素质提高到一定的程度,你就会独立思考的。而这与教育有很大的关系,中国教育体制不行,所有人都想出国读书,想逃离这个教育环境,但是教育想改,真的很难。一个政府想要掌握人心的时候,就需要在教育上下手,从小熏陶。如果政府压着国民,让大家没有培养独立思考的途径,让大家接触不到自由发展的信息,大家也就不会去想独立思考。

记者:如果多一些你这样的人就有可能,在中国有没有这种使命感。要多和大家交流,把你学到的自由开放的思想传播出去。

洪白:我也希望我能够尽一份力,中国能够往前面发展,每个人都应该尽自己的力。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不过,现在信息这么发达,像微博,一个人可能都不知道他最后能发生多大的作用。但当一传十十传百的时候,作用就大了。所以,每个人应该从小事情做起。

记者:你有没有接触过一些国内有进步思想的人?

洪白:最多就是从国外读过书的,在中国土生土长的还是会想在中国的这一套价值观。因为没有办法,要想在这个社会里运转,就要想这一套。就要玩这个游戏,因为这个游戏已经设定好了。不玩就不可能生存下来。

一定要在国外生活过,看到有另外一种思考方式,用国内的这种思考方式,在国外是行不通的。

记者:你是比较幸运,从小就过去了,有的人是半途过去的,比如去读高中、大学或者博士,留在加拿大、美国或者其他地方。这样的人人生观可能会有一些断裂,或者说分裂,之前接受的是中国这一套,人生观已经有所形成后再出国。

洪白:所以,很多时候,中国留学生到了国外也只跟中国留学生玩,很难打进主流的圈子。主要原因是语言和文化。行为方式和别人不一样,别人会觉得你怪怪的,不迎合他的口味,国外人与人的交流和中国不太一样。他不会问别人的岁数,特别是女孩子,从中国过去,你突然问人家的年纪,老外一下子就觉得你这人太没有礼貌,没有教养,默默地就不想与你这样的人打交道。这是最简单的事情,还有其他的事情。所以,还是打不进别人的圈子。而且还有个自信心的问题,中国留学生到了国外,可能会一下子变得没有自信,会发现自己的视野都和别人对不上,会封闭自己,也有能闯的出去的。但由于出去的大部分人特别是留学生,年纪还小,不会想要闯出去,就会默默地把自己封闭起来,只跟其他的中国人在一起,就没有融入主流社会。

记者:看起来,出去留学过,又回来的,思想还是比较传统中国化的,能带过来的先进的文化理念很少,只有像你这样从小在那里长大,深入他们的文化,形成自己的价值观、自我思考的能力能带来的国外原汁原味的东西多一些。

洪白:但是像我这样的人来了,也不能指着我能改变中国人,因为他们还是处在这种环境里,就算能理解我说的话,也不能像我这样去做。不过,能够明白就是一个起步,就是一个开始,不是说一定要达到这一点,很难达到,社会在压着你,大家能够明白这些道理和理念就是一个很大的飞跃了。

记者:你觉得能听明白你的话的人多吗?

洪白:很多人能听明白,只是心里默默觉得这样做行不通或者做不到,可能明天就忘记了。

从英国的工业革命开始,西方国家经历了几百年才达到现在这个样子,中国这么几十年就想达到人家几百年的发展状态,很难。五千年的文化根深蒂固,五千年都这么封闭,想要一下子变开放,很难。中国很多时候,一些先哲说的话、诗句、教你的人生哲理,都是跟封建有关的。有些哲理我都觉得不对,比如,流传比较广的《史记》中的那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教人去报仇,还十年都保持仇恨,都无法释怀这件事情,还称为君子,你说你会快乐吗?教人这样做对吗?内心强大独立的人应该是最能宽恕别人的人。

记者:嗯,就像阿拉伯国家,一下子爆发了,但是,仍然处在不安稳的状态,民众过得也不好。民意没有先进起来的话,最初的民主,可能是比较混乱的,也不会一步到位。

像中国,由于是关系社会,形成了各大利益集团,“左派”与“右派”之间观念冲突得厉害,阶层之间非常固化。官员的孩子和农民的孩子很难融合在一起,交流也很少。不过,分化某种程度上是好事,至少多元了,多一种声音。但慢慢发展成真正能解放人性的东西还需要一段时间。这可能需要很多精英的推动,比如美国当初的进步运动。

洪白:台湾当时就是一帮律师发起的,陈水扁等都是律师出身。现在中国也有一样的趋势,有律师站起来说话,所以,有人跟我说,中国有可能会走台湾的路。台湾一开始也很乱,民主了以后,那帮人天天吵架,现在仍然还有一些民粹之风。其实,来中国很好玩的,可以看到国外很多看不到的东西,也丰富了我的经历,这些经验是国外不会有的。

记者:你准备在中国呆多久?

洪白:看情况,当我觉得这个地方没有办法再给我提供价值的时候,我会离开。

记者:离开是到别的国家,还是回到你的国籍的国家。

洪白:这要看。都有可能。趁年轻想去哪就去哪。(全文完)

【作者:陈君 (编辑:chenjun)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