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海就:重庆医改警钟_热评_评论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评论频道首页 > 热评 >
个股查询:
 

朱海就:重庆医改警钟

本文来源于凤凰网 2015-04-03 22:23:19 我要评论(0
字号:

摘要:

Talk 1  因部分患者抗议重庆近日喊停实施了7天的医疗调价,这事非常典型,敲响医改警钟

Talk 2  政府调价高了不是,低也不是,高价损害病人的利益,低价损害医生或纳税人的利益

Talk 3  医生的服务值多少钱,公立医疗体制无法予以定价并毁灭价格,市场中才知道其价格

Talk 4  有必要改革公立医疗体制,使医生成为依靠知识吃饭的专业人士,让市场决定其收入

问答实录:

政府调价不具天然合法性

政府调价不是真正的价格,也不具有天然的合法性。如高价,那么将损害病人利益,会引起纠纷;如低价,将损害医生、药品厂商或纳税人的利益。高了不是,低了也不是,不可能摆平。

财知道:近日重庆对各种医疗服务价格作了调整,有的上调,有的下降,但因部分患者抗议医疗调价后治疗费用飙升,喊停实施了7天的医疗调价。你怎么看?

朱海就:这个事件非常具有典型意义,它敲响了当前医疗改革方案的警钟。在控制医疗资源的情况下,人为制定出来的价格不是真正的价格。如高价,那么将损害病人利益,就像重庆的例子,会引起纠纷;如低价,将损害医生、药品厂商或纳税人的利益。总之,高了不是,低了也不是,不可能摆平。

重庆这次调价失败后,药价重新回到2004年水平,也就是十多年前的水平。照道理,和十年前相比,物价涨了这么多,医疗价格难道就不能涨?正常情况下应该要涨,市场中很多商品都涨价了,人们都没有什么意见。但为什么对政府涨某些医疗服务的价格就有意见呢?原因就在于医疗的价格不是市场说了算的。只有在市场中变化的价格才具有天然的合法性,政府调价不具有这样天然的合法性。在公立医疗体制下,政府为患者提供低价或免费的医疗被认为是理所当然,一旦政府提价,患者会认为政府损害了他们的利益,他们不能接受这种变化,会认为政府就是涨价的罪魁祸首。而在市场中,价格变化是常态,价格变化受整个市场的影响,是无数主体作用的结果,而不是某个人或某些人的影响,因此也就没有人会去指责谁是涨价的元凶,并把责任归咎于他。

涨价不好,并不意味着降价就好。前面说了,降价会损害另外一部分人的利益。有的国家,如一些发达国家,还有如古巴、委内瑞拉这样的发展中国家,享受“免费”医疗的人占大半,但是医疗服务供给不足,人们不能得到及时的医治。药品价格的决定交给市场,由市场决定药品和医疗服务的价格,这个价格决定的过程,也是激励、提供好的服务的过程。通过市场竞争,药品和医疗服务的供给会更充分,价格也更实惠。

医疗服务与其他服务没有根本区别,有人认为医疗“人命关天”,所以要政府控制。但是,要说重要性,粮食比药品还重要,但粮食放开后,吃饭问题解决了;服装行业放开后,穿衣问题解决了。同样地,医疗市场放开后,医疗问题也会解决。政府不直接接入医疗服务的生产,而是放手让市场增加供给,就这么简单。

通过市场私利可以转化为公益

问题不在于逐利,而在于将逐利转变为“公益”。如医生的服务态度、服务质量和其收入挂钩,那么他们自然不敢怠慢病人,病人才是上帝。

财知道:近日深改小组《关于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的指导意见》也说要破除公立医院逐利机制。你怎么看?

朱海就:要破除的不是逐利机制,而是政府对医疗的垄断机制。逐利是人的本性,怎么可能改变?问题不在于逐利,而在于将逐利转变为“公益”。斯密早就说了,我们的晚餐并非来自屠宰商、酿酒师和面包师的恩惠,而是来自他们对自身利益的关切。通过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私利可以转化为公益。如医生的服务态度、服务质量和其收入挂钩,那么他们自然不敢怠慢病人,病人才是上帝。相反,如两者之间毫无关系,完全指望医生“医德”的约束,那么病人就要遭殃。

当然,这并不是说医德不重要,道德对任何行业都重要。我们想说的是不能要求医生有额外的、高于一般水平的道德水准。医生的医德不是“大公无私”,而是服务好病人,并从中获得相应的回报。这也意味着,医生的“医德”是有价格的,因为你服务得越好(医德好),你收入就越高。相反,那种“大公无私”的医德观否认了医德有价,因此,恰恰是对医德的破坏。

公立医疗体制造就医患矛盾

病人为什么多?因为看病有公费医疗,不看白不看。医生的收入为什么低?也是因为政府控制的医疗体系,收入不与其贡献挂钩。当医生心理不平衡,病人也不平衡时,医患矛盾就会增加。

财知道:一方面一线医务工作者抱怨自己工作强度大收入低,一方面普通人看病难,医患矛盾加剧。医改怎么才能解决这一矛盾?

朱海就:根源还在于公立医疗体系及政府对医疗资源的控制上。病人为什么多?因为看病有公费医疗,不看白不看。病人一多,医生的工作强度就比较大,特别是大城市中那些三甲医院,病人特别多,原因在于医疗资源集中在这些医院。医生的收入为什么低?也是因为政府控制的医疗体系,在这个体系中,医生是“干部”编制,收入和级别挂钩,而不与其贡献挂钩。这意味着有可能出现医生的收入普遍“低”于其服务应有的市场价格的情况。如他们有红包等灰色收入,那另当别论。

当医生心理不平衡,病人也不平衡时,医患矛盾就会增加。可以说是公立的医疗体制人为地制造了这样的矛盾。如是市场机制,那么“矛盾”会被化解,在市场中是没有“矛盾”一说的,最多诉诸法律,相反,如不是市场机制,责任主体不明确,矛盾就有可能积累。

医生的服务值多少钱,公立的医疗体制是无法予以定价的,只有在市场中才有可能。体现医生服务价值的价格不是人为制定出来的,而只能是市场“发现”的。比如私立医院的投资者会去努力去发现好的医生,就好像星探、猎头等去发现有潜力的明星或人才一样。好的医生就是这样被发现的,价格就是在发现中形成的。支付药费的保险公司也是价格发现过程的参与者。私立医院和私人保险公司,这些主体有这样的激励去发现医生的价格、药品的价格,这个发现的过程也是竞争的过程。而政府控制的公立医疗体制,毁灭了这样的价格发现过程和竞争过程。因此,医生的服务和药品都不能得到真正的定价。可见,非常有必要改革公立的医疗体制,取消医生的干部身份,打破政府的包养,使医生成为依靠知识、技术吃饭的专业人士,让市场决定其收入。

也许指望政府自己革自己的命比较难,但市场的力量不可阻挡。目前民间资本和互联网技术的结合正在推动医疗市场化,有的医生会主动从医院出来,实现自己的价值,这是非常好的现象。我们希望政府能够顺应潮流,破除公立医疗体制,为民间资本进入医疗行业广开门路。

朱海就系浙江工商大学教授

(编辑:songshaohui)
关键字: 医改 重庆 警钟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