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股发行制度是暴涨暴跌行情首恶_热评_评论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评论频道首页 > 热评 >
个股查询:
 

新股发行制度是暴涨暴跌行情首恶

本文来源于凤凰网财经 2015-07-03 11:58:00 我要评论(0
字号:
注册制本应朝向尊重市场的方向,但2014年在注册制口号下同时推出的“新股发行体制改革”,却掉头大踏步向后,其情实令人费解、可叹与可笑。马上、直接废除新股发行定价的管制(或者官方声明从来不存在这个管制,也行,但其标志是必须有新股破发。

作者为时间投资合伙人,本文来自时间投资微信公号

近期市场大跌,跌得央妈和证监会连放“大招”救市,不过官方的总基调仍称为其正常市场波动调整,不由让人会心一笑,原来“牛”了便是政绩,“熊”了就怪市场。

中国股市历来被称为“政策市”,监管者利用(或滥用?)政策调整市场的方式有很多:降(升)息、降(升)准、降(升)印花税、党媒开腔等等,不一而足;然而别忘了,最重要、最核心、影响最为深远的调整手段,并几乎是中国股市所独有的,其实是IPO发行控制。

上市好比一个坝,监管者手里控制着那个闸。长久以来,这个闸就是众多鲤鱼们梦寐以求想跳的龙门,一旦跳过可保飞黄腾达,乌鸡成凤;但鱼实在是太多,闸又实在太高,所以大部分鱼只能望着龙门兴叹,或者干脆一横心,游到美国、香港那边的闸口去了。

所以,纵观中国股市风云二十余年,监管者控制手中这个闸,主要采用两个方式:

一、筑大坝,修高闸。通过规定IPO要满足的硬性指标,将达不到者一律拦在闸外——而结果,是将以BAT为代表的一众互联网翘楚公司送去了美国、香港,而在创业板放进来一大堆跟创新、创业几乎没一毛钱关系,只能跟着“互联网+”瞎起哄的末流公司;

二、关闸。当监管者自认为情势不好、或内心恐慌、或为安抚人心、或不愿担责、或怕被股民静坐堵门等等的时候,他们就会大手一挥,喝一声“关闸”,从而将闸口彻底关死。至于那些正游过来、或已游到门口、或刚好压在闸底下进退不得的鲤鱼们的死活,则一般不在其考虑之列。因此,从1990年中国证券市场正式诞生以来,短短25年中,我们已经历过8次IPO停摆。

对IPO发行控制的上述两种手段,用了20多年,想来监管者自己也看不下去了,于是在深化改革的呼声(以及长年累月的一片骂声)中,终于将“注册制”正式摆上了日程。

伴随着口头注册制改革而来的,是2014年1月IPO重新开闸,结束了中国股市历史上最长的一次停摆(2012年11月2日浙江世宝首发上市后停摆,到2014年1月17日上市的纽威股份开闸,中间近15个月);然而,正当欢欣鼓舞之时,人们却发现证监会竟同时推出了有史以来最莫名其妙、最匪夷所思、最百思不得其解的新股发行制度改革。

如今看来,本次“市场化发行体制改革“的核心,就是完全取消市场的作用,通过想尽一切方法打压IPO发行价格,让上市公司在IPO时尽可能募不到钱,并在上市后通过连续拉十几、二十个涨停的方式,让打新资金赚取几倍、十几倍,甚至二十几倍的无风险暴利——换而言之,就是赤裸裸的将钱从实体经济中抢过来,送给投机炒作者。

举例说明,2010年中小板共有204家公司首发上市,首发募集资金净额平均为9.4亿元,上市后20日平均涨跌幅为-5.2%(你没看错,居然是亏损的,估计这轮入市的很多新股民不可想象);而到了2015年,同样是中小板,年初至5月底首发上市20家公司,首发募集资金净额平均急剧减少至3.9亿元,而上市后20日平均涨跌幅一下暴增至209.7%。

我们再来看看创业板,2010年创业板共有117家公司首发上市,首发募集资金净额平均为7.7亿元,上市后20日平均涨跌幅为-4.9%(你没看错,还是亏损的有没有);而2015年至5月底,创业板共有58家公司首发上市,首发募集资金净额平均下降至3.2亿元(2014年更可怜,只有不到2.8亿元),而上市后20日平均涨跌幅更是暴增至357.3%。

更值得一提的是,最吸引广大投资人眼球的新股暴风科技,上市后29个一字涨停,股价从9.43元涨到148.27元,而后更是扶摇一直冲到了327.01元,期间涨幅高达30余倍,市值将近400亿人民币。

姑且不论此公司的基本面,单说这样一家“生逢其时”的“明星IPO公司”,在IPO期间募集了多少资金呢?答案是,1.66亿,而其原因就是公司在发行时无法以市场估值作为其发行估值——受限于证监会2014年所推行的发行制度改革,其发行估值仅为不到10个亿,与市场上对其超过300亿的真实估值相差何以千里计,而即便按照200亿的估值发行,暴风科技IPO本能实现融资也将近50亿元。

50亿与1.66亿,不知已经被疯狂的新股搞得找不到北的暴风董事长冯鑫,在这样两个数字面前,又会做何感受?!

如果认为暴风科技是一个特例的话,那么我们来看看其他公司的IPO对比:我们假设IPO后涨停第一次打开时的估值,是市场对该公司的真实估值,那么按该估值的25%估算其IPO时的理应融资额:

由上可见,对IPO发行价格进行管制,这种所谓的“改革”使资金流向实体经济遭到了严重挫败。看看“IPO中公司损失的融资额”,就是那些在IPO过程中本应流向实体经济,流向上市公司,让公司用于扩大生产、发展业务、拿地盖房、解决就业、投资收购的资金;这些资金原应在实体经济中循环,而如今却白白送给了“专业打新”的投机资本,巨额资金由此远离了实体,并不断推高中国股市本以十分浓厚的投机氛围。

用大白话解释一下,就是新股在发行审批管理的基础上,加上不得超过23倍市盈率定价的官方潜规则(没有明文规定,但是22.98倍屡屡出现的事实已成秃子头上的那啥),使得限量又限价的新股成为市场最为追捧的短缺品。在市场疯狂拉高新股的同时,新股又反过来成为原有上市公司估值的标杆。这是今年上半年中小上市公司估值飞升的总根源。

管制的发行加上管制的定价,一方面使IPO企业失去IPO筹资权,本身损害了上市公司的价值,同时,畸型的新股定价及其后疯狂的拉升使所有上市企业失去投资价值。笔者认为,这才是近期市场暴涨暴跌的总源头。

注册制本应朝向尊重市场的方向,但2014年在注册制口号下同时推出的“新股发行体制改革”,却掉头大踏步向后,其情实令人费解、可叹与可笑。

怎么办?很简单:

1、马上、直接废除新股发行定价的管制(或者官方声明从来不存在这个管制,也行,但其标志是必须有新股破发。

2、见上面第一条。其他的,市场早说透了,多言无益。

【作者:刘韬】 (编辑:chenjun)
关键字: 首恶 行情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