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低俗语言调查报告》全文发布_舆情_评论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评论频道首页 > 舆情 >
个股查询:
 

《网络低俗语言调查报告》全文发布

本文来源于人民网 2015-10-16 10:09:00 我要评论(0
字号:

人民网电,6月2日上午,由国家网信办传播局指导,中国文化网络传播研究会主办的净化网络语言主题座谈会在京召开。会上,人民网舆情监测室发布了《网络低俗语言调查报告》。

报告指出,近年来,随着互联网技术不断进步,网络舆论的广度和深度前所未有的扩大加深。互联网语言的不断更新,反映出网民趣味的交流、智慧的调侃、创意的批评,与此同时,现实生活中的市侩、低俗、恶俗甚至反文化现象也在互联网上出现。一些生活中的污言秽语经由网络变形而广泛传播,输入法造词产生的象形创造、英文词汇的中文化、方言发音的中文化也产生了不少秽语新词,另一方面,网民自我矮化、自我丑化的一些词汇也在网络间疯狂生长。

《网络低俗语言调查报告》全文

网络低俗语言调查报告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进步,网络舆论的广度和深度正在前所未有的加深。互联网语言的不断更新,反映出网民趣味的交流、智慧的调侃、创意的批评,与此同时,现实生活中的市侩、低俗、恶俗甚至反文化现象也在互联网上出现。一些生活中的污言秽语经由网络变形而广泛传播,输入法造词产生的象形创造、英文词汇的中文化、方言发音的中文化也产生了不少秽语新词,另一方面,网民自我矮化、自我丑化的一些词汇也在网络间疯狂生长。

本文选取网民使用的部分低俗词汇进行检索统计,不完全地展示出网络低俗语言的现状,经过对此类词汇使用情况进行梳理解析,呼吁互联网语言环境的自净和文化氛围的提升。

本文认为,互联网作为现实社会的延伸和投射,净化网络语言不能脱离社会治理,不能幻想打造网络语言的“无菌玻璃房”。唯有严肃的文本教育、公认的文化认知、共同的社会操守、严格的约束机制,方能实现现实与虚拟世界的正向联动,促生网络语言的健康革新,让低俗语言日渐淡出,让文明优美回归生长。

一、凝聚共识需净化网络语言环境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技术的不断进步,网络舆论的广度和深度前所未有的扩大加深。公开数据显示,目前微博账户已达到12亿个,新浪、腾讯微博平台每日新增帖文2.3亿条;已经发展多年的即时通讯软件QQ日均发送信息60亿条;异军突起的微信用户达到6亿,其中境外账户达到1亿、微信系统日均发送信息更达到160亿条。

从社会的发展角度看,网络语言是一个阶段内社会多元文化的印证。以社会学、心理学梳理网络语言,是掌握一个阶段内社情民意的重要补充,如此看来,网络语言就具有了历史意义。与此同时,现实生活中的市侩、低俗、恶俗甚至反文化现象,也在互联网上投射,互联网的虚拟特性在一定程度上也放大了社会公众的消极情绪和烦躁心态,而对于低俗语言的再组合,再创造,无疑更进一步拉低了网络空间的文化氛围。

净化网络语言环境,并非是要打压网络语言,统一网络言论,也并非要求网民“出口成章”,而是要在文化、社会的层面上营造网民生活的舒适空间。在历史发展的长河中,我们既然抛弃了所谓“埋儿奉母、尝粪忧心”的文化糟粕,自然也不应接受“逼格”“屌丝”成为时代的文化沉淀,更不能让代指身体器官的攻讦谩骂侵蚀舆论主流。

只有一个干净、舒适的网络语言环境,才能更多发挥公共讨论平台的作用,促进互联网对国家治理现代化的正向意义。因此,推动线上舆论生态与线下舆论生态的良性互动,净化网络语言环境,将进一步为中国改革事业提供稳定的网络民意基盘。

二、网络低俗语言概况

网络语言作为网民交流不可缺少的“通行证”,经常会自我更新以贴近生活现实,反映时事热度,但网络语言低俗化的现象也越发突出。首先,一些生活中的脏话经由网络变形而受到广泛传播,例如“草泥马”“尼玛”等词语的同音利用。其次,也有一些词语因输入法运用而呈现出象形创造,例如“艹”“我屮艸芔茻”“我凸(艹皿艹 )”。再次,英文发音的中文化、方言发音的文字化也使网络低俗语言不断翻新,例如“碧池(bitch)”“逼格(bigger)”“装逼(zhuangbility)”“滚粗”,另外,网民自我矮化、讽刺挖苦的创造性词语近年也有增多,例如“屌丝”“土肥圆”“穷矮搓”“绿茶婊”等。

曾有学者就“情感结构”概念分析“屌丝”一词,认为这个看起来幽默诙谐的网络用语,表明年轻人对于缺乏向上流动机会的幻灭感,然而梳理更多网络语言的低俗构成,仍不得不让人唏嘘网络造词的粗鄙、恶俗存在。值得注意的是,网络语言低俗化向部分纸质媒体转移已有显现,一些市场类刊物、文化类报纸甚至党报党刊管理下的都市晨报、都市晚报为吸引眼球,故意制造应用网络低俗语言的标题。例如《绿茶婊只是明骚 女汉子才是暗贱》,《马年将到 “草泥马”给您拜年了》,《让明星情侣“撕逼”飞一会》等,此类文章无禁忌地使用网络低俗语言,不仅表现出社会文化对女性的不自觉的歧视,也反映出部分文化载体无视社会责任的恶俗狂欢。

语言是交流的产物,是否在表达低俗,是否具有攻击性的确需要具体分析语境空间,鲁迅先生早在1925年的《论“他妈的”》文章中,就辨析国骂也有可能表示惊异和感服,但是否网络低俗语言都能够用娇嗔或玩笑对待呢?显然在各个网络热点事件的网民评议中,语言的低俗化是没有玩笑的意味的。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根据网民用到的低俗词语,进行简要的筛选统计,选取25个(组)网络词语进行信息检索,可以发现2014年全年,16个(组)网络低俗用词的原发微博数量达到千万次以上,其中4个(组)网络低俗用词的原发微博数量达到了亿次以上。检索中文报刊媒体发现,媒体在标题中使用最多的三个用词是“屌丝”,“逗比”和“叫兽”。而根据网民检索情况分析,网络低俗用词之间存在较高的关联性,“尼玛”“你妹”“蛋疼”,“绿茶婊”“碧池”“小婊砸”有明显的网民搜索相关,网络语言低俗恶俗的情况由此可见一斑。

表 2014网络低俗词语排行

(数据来源:新浪微博、人民网舆情监测室中文报刊系统

数据截取日期:2014年1月1日-12月31日)

表 网络低俗语言搜索指数及相关性

(数据来源:百度指数 好搜指数

数据截取日期:2015年4月29日-2015年5月28日 30天趋势)

上一页 1 2下一页
(编辑:caoshaonian)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