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国华:不仅需要钱钟书的独善其身,更需要鲁迅的兼济天下| 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_热评_评论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评论频道首页 > 热评 >
个股查询:
 

朱国华:不仅需要钱钟书的独善其身,更需要鲁迅的兼济天下| 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

本文来源于华东师范大学官网 2016-07-04 13:44:00 我要评论(0
字号:

原标题:【毕业致辞】中文系系主任朱国华——书生的责任

各位同学、各位家长、各位老师:下午好!

首先请家长们老师们接受我的歉意,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同学们,在称呼顺序上我把你们放在第一位。今天本来是一个稀松平常的日子,但是因为你们的告别,它一下子获得了历史性的重量。我们的一生,已经经历并将继续经历许许多多的告别:我们诞生的时候,告别了自己母亲的子宫,我们庆生的时候,告别了自己往昔的年轮,我们结婚的时候,告别了自己的单身,我们死去的时候,还将告别这个人世。并不是所有的告别都值得举行如此隆重庄严的典礼。毕业典礼,既属于我们每位同学,属于家长和老师,也属于华东师大,属于我们中文系。在这里,我们一起见证这样一个重要时刻:你们即将告别没完没了的听课、考试与论文,告别笔筒图书馆与华闵食堂,告别樱桃河畔老师们的亲切笑容,告别闵大荒小酒馆的沉醉,告别人世间可能最接近乌托邦的集体生活,也可能告别青春本身最后的自由飞扬、激情澎湃和天真浪漫,你们即将走进滚滚红尘,即将融入广阔天地。我非常荣幸作为系主任来给大家献辞,也就是说,进行临别赠言。

但一说到赠言,我却又有点迟疑了。我此时想到了鲁迅对青年的赠言。鲁迅说:“青年又何须寻那挂着金字招牌的导师呢?……你们所多的是生力,遇见深林,可以辟成平地的,遇见旷野,可以栽种树木的,遇见沙漠,可以开掘井泉的。问什么荆棘塞途的老路,寻什么乌烟瘴气的鸟导师!”鲁迅反对的是什么样的导师呢?《哈姆雷特》剧中的御前大臣波洛涅斯这样教导他儿子:“倾听每一个人的意见,可是只对极少数人发表你的意见;接受每一个人的批评,可是保留你自己的判断。”“不向人借钱,也不借给人钱,借出去往往是人财两空,借进来会叫你忘了勤俭。”事实上,像波洛涅斯这样的导师无所不在。我们一上微信,就可以看到排山倒海的心灵鸡汤试图填满我们大脑的内存条。这些鸡汤当然都是让人舒服的美味,但全都是关于保身全生的道理。我们该谋划如何让自己身体好、家庭好、工作好、福利好、待遇好?这样的事情,既然已经讨论太多,我这里一句也不想说。鲁迅在《呐喊自序》中解释了自己为何究竟还是进行了写作,他说,自己“不免呐喊几声,聊以慰藉那在寂寞里奔驰的猛士,使他不惮于前驱。”所以,遵从鲁迅的教导,我也要喊两声,为的是给未来的人生道路上踽踽独行的你们打气。我想要说的是书生的责任感。

我们刚刚完成了学科评估的填表工作,我系学科简介是我执笔的。关于我们培养人才的目标,我提到的第一个品质就是社会责任感。同学们!我们华东师大曾经是985、211学校(现在国家取消了这个称号),曾经得到国家和上海市的重点支持,我们中文学科在全国位居前列,是学校优先建设的学科。你们是十分幸运的!但是,你们受惠于中文系教育资源与学术环境的地方越多,就越该对我们国家、我们的纳税人充满感激,就越该产生报效祖国与人民的冲动。

书生的责任是什么?假如农人的职责是耕耘土地,军人的职守是保卫疆土,那么,学人的首要天职就是对于知识的生产、传播和运用,就是对真理的追求、发现和守护。真正的书生应该坚持清明的理性,拒绝与商业逻辑的调情,拒绝任何外部压力,为此甘愿接受物质的清贫和精神的寂寞这双重困境。这并不是说我不鼓励大家过好日子,而是说,任何幸福生活都应该以忠诚于真理为基本条件。我们华师大中文系出身的书生能否将它视为一个最起码的责任承诺呢?这是我的期盼。我还想说,仅止于此,还有所不足。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与喧嚣尘世相隔绝,潜心于精神的一亩三分地,虽然保持逍遥抱一的超尘脱俗姿态很优美,但是我们仍然需要干预现实的深刻激情与道德勇气。只是为经营自己的个人事业而患得患失的人,不过是自耕农式的一曲之士,或者是所谓“精致的利己主义者”,难以倾听天风海雨的急切呼唤;在荒江野村里两三人商量培养之事,如果没有济世之志为依托,难免不堕入自娱自乐的智力游戏。今天,我们不仅仅需要钱钟书先生那样独善其身的高妙智慧,我们更需要鲁迅先生这样兼济天下的悲悯情怀。

同学们!我们处在社会的转型期。市场经济的急剧发展为我们带来了巨大的财富,但与此同时,商品意识也变成了无孔不入的普遍性宗教。资本与权力的狼狈为奸,导致了普遍性的礼崩乐坏。然而,精神空间的毒化,不应该是我们回避这个社会的理由,倒反而正是我们介入社会、批判丑恶的条件。孔子说,士不可以不弘毅。我们应当从我们所读之书中汲取精神资源,无论是科学意义上大胆的怀疑精神、批判立场,还是人文价值上对于人类的不平等、对于黎民百姓的孤苦无告、对于社会仁爱的匮乏的深切同情。为天地立心,为生民请命,为千秋开太平,这是中国古代知识分子的理想,也应当是今天书生责无旁贷的责任。

但是,保持书生的书卷气并不意味着在现实领域贯彻书生气的意志。红色高棉的最高领袖是一群说法语的柬埔寨知识分子,他们的高远理想却造成了万劫不复的人间惨剧。作为书生,我们往往与符号世界而非现实世界打交道,符号世界要求我们的理念尽善尽美,我们往往不需要直接面对理念转变成现实的社会后果,这就容易产生严重误判。要拒绝书生气,就必须在社会互动中、在实践过程、在微观空间中获取认知,审慎判断,切实行动。我们既要仰望星空,也要脚踏实地。

孔子又说,任重而道远。有关书生的责任,是我对诸位同学提出的一个期待,也是我经常反思自我的一个动力。这不可以一蹴而就,它应该引导我们贯穿整个人生。这方面,徐中玉先生是我们难以企及的一个光辉榜样,在他百岁之际,他将他的毕生积蓄100万捐献给了中文系。              人们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但是华师大的盛宴是不会消散的。同学们!其实你们不会跟华师大告别,用前天陈群校长的话来说,你们就是华师大,用莱布尼兹的术语来说,你们就是一个个自由飞舞的华师大的单子。因为华师大不仅仅意味着丽娃河和樱桃河,意味着1951年以来的历史,意味着徐中玉先生、钱谷融先生这样的名师,也意味着你们,意味着每一个她所培养的学生。既然我们永不分离,那么,让我们共同祝愿:愿华东师大的明天更美好!

谢谢大家!

【作者:朱国华】 (编辑:林辰)
关键字: 华东师大 中文系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