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鸣:士大夫处世可以百为,唯不可势利,势利便不可医 | 北京大学中文系_热评_评论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评论频道首页 > 热评 >
个股查询:
 

张鸣:士大夫处世可以百为,唯不可势利,势利便不可医 | 北京大学中文系

本文来源于微信公众号北大中文系 2016-07-08 12:40:45 我要评论(0
字号:

原标题:中文·毕业季 | 张鸣:在北京大学中文系2016年毕业典礼上的发言

2016-07-02 张鸣 北大中文系

亲爱的毕业生同学们、尊敬的各位来宾、各位家长:

大家上午好!

我很荣幸代表中文系老师讲几句话,首先要向2016届毕业的学士、硕士和博士们表示祝贺,祝贺大家终于完成了一场修炼,即将踏上人生的新路。其次,还要向中文系各位同仁表示祝贺,大家辛勤劳作,播种耕耘,今天开出了美丽的花朵,结出了丰硕的果实。我忝为中文系教师一员,和大家一样无比高兴。在这里,我要请同学们跟我一起,用掌声向付出辛勤劳动的师长表示感谢!

同学们,在这样的场合讲话,不大容易掌握分寸,如有不当,请大家批评。我本来想从回忆与各位的交往和教学相长的经历引进话题,但我怕记忆靠不住。大约去年,微信朋友圈流传一个帖子,是一位多年前毕业的北大中文系学生写的夸她的老师们的帖子,其中一件事是说,她有一回因为论文没写好,被老师骂了九个小时!这位悲催的学生现在已经是北京一所大学中文系的博士生导师,而那位骂她九小时的老师很不幸就是我。被骂了九小时,这样的事情凭常识就知道靠不住。但更不幸的是这件事流传很广,我有口难辩。自从看过这个帖子之后,我的研究生们看到我都很尴尬,因为他们想象不出这么严厉的我是什么画风。我想这就是记忆靠不住的典型例子。因此我今天最好不要“忆往昔”。不过这个故事也证明我是一个很严肃的人。所以,我今天打算严肃地完成这篇讲话。

同学们,大家肯定想过,在北大中文系读书,所为何事?这个问题,估计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答案。为了兼济天下、服务社会,是可能的答案;为了文化创造和文化传承,也是答案选项之一。这些答案,我都认同。但是,我还是想请大家温习孔子说的两句话:“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论语》)孔安国的解释是:“为己,履而行之。为人,徒能言之。”二程的解释是:“为己,欲得之于己也;为人,欲见知于人也。”(朱熹《论语集注》引)就是说,“为己之学”是为提升自身的修养而学,学习的目的是为完善自身。而“为人之学”则是为别人而学,或者是为了让别人知道,或者是为了装饰自己给别人看。

今天仍有不少人,从学习态度上看,无论自觉还是不自觉,其实都属于所谓“为人之学”。“为人之学”最大的问题,在于学问和自身人格不发生关系。有的人,读了很多书,似乎很有学问,但其人品却让人不敢恭维,对这些人而言,学问只是知识和书本的堆积,与人的知行和修养无关。我们看最近几年被揭露的各种贪官污吏,哪个没有大学文凭?高等教育并没有改变他们品行,反而为他们贪污腐化提供了资本。这是当今高等教育的悲哀。因此,我们当然要有兼济天下、为生民立命的抱负,但更要自我警惕,保持独立不迁的人格,保证不被各种污泥浊水裹挟而去。

我在很多场合说过,有学位不等于有学问,有学问不等于有文化,有文化不等于有教养。教养其实最重要,又最难以养成。孔子说的“为己之学”,就是教养完善的过程,就是通过不断的学习、思考和践履,提升个人的内在修养和人格境界。就个人而言,教养的养成,是伴随一生的事情。因此,各位同学虽然已经获得了学位,完成了学校阶段的学习,但“为己之学”的路还远远没有走完。从北大中文系出来的毕业生,应该有这个意识,终生不停止追求“为己之学”的步伐。

说到这里,我真为自己担心,也为同学们担心。生活在今天这样一个非常“势利”的时代,要想坚持独立的精神和人格的尊严,真的不容易。中国的官僚文化传统,有许多“势利”的因素,但在中国,对于“势利”,历来都持严厉的批判态度。所以过去有一个很厉害的骂人的词:“势利小人”。可是今天的社会,不仅有官僚文化带来的“势利”,还有资本带来的金钱至上的“势利”。“势利”已经像北京的雾霾一样,充满我们的周围,而且很多时候大家已经习焉不察。更不幸的是,“势利”已经堂而皇之成为今天社会文化的名片。今天的大学,也躲不开这种雾霾的污染。一些学校想方设法巴结权贵,以出了多少高官作为炫耀自夸的资本,对权势的谄媚让人大跌眼镜;有的大学排行榜,甚至以培养了多少富豪作为排名的依据;还有一些老师公然对学生说挣不到多少百万不要返校见我,对金钱的崇拜和贪婪令人作呕。

这里,有必要和大家重温曾经在课堂上讲过的黄庭坚的一段话,以此和大家共勉:

“余尝为少年言,士大夫处世可以百为,唯不可俗,俗便不可医也。或问不俗之状。老夫曰:难言也。视其平居,无以异于俗人,临大节而不可夺,此不俗人也。”(《书缯卷后》)

俗与不俗,关键在于大节,“临大节而不可夺”,这才是真正的不俗。我曾经说,今天看来,黄庭坚这个要求有点高,我给他改一下,“士大夫处世可以百为,唯不可势利,势利便不可医”。如何能做到不“势利”?那就要对金钱、权势、地位、利益的诱惑保持警惕,坚守人格的尊严,不断通过“为己之学”提升自身的人格境界。黄庭坚还有一首诗说:“松柏生涧壑,坐阅草木秋。金石在波中,仰看万物流。……”(《次韵杨明叔见饯》)这几句诗的比兴,意味深长,常青的松柏和秋天枯萎的草木对比,惊涛骇浪中稳固不动的金石,和随波逐流的万物对比。在沧海横流的时代,如何选择,黄庭坚的这几句诗,发人深省。

其实,如何选择,黄庭坚的老师苏轼早就给过答案。《前赤壁赋》中有一段话,我想请大家和我一起朗诵一遍:

“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你看,这个问题,还有比苏轼说得更好的吗?只有一个脱离了“势利场阈”的人,才能说出这么精彩的话。

这又说到苏轼了。当年苏轼贬谪岭南,他的朋友佛印和尚托人给他捎去一封信,希望他钩断“功名富贵”之念,“寻取自家本来面目”,做一个“有血性的汉子”,要“脚下承当,……努力向前。”(《宋人轶事汇编》卷二十)虽然不大清楚这些话对晚年的苏轼产生了多大的影响,但我们都知道苏轼凭着过人的坚毅、豁达和自信,战胜人生旅途中的重重险阻,努力向前,成就了一个光明伟大的人格。因此,我谨以这些话与同学们共勉。在今后的人生旅途中,在践履“为己之学”的路上,做一个“有血性的汉子”,脚下承当,努力向前。

2016年7月1日

张鸣教授简介   

张鸣,教授。1977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1982年本科毕业,文学学士;1984年北京大学中文系古代文学专业研究生毕业,文学硕士。1984年留校执教。曾任北京大学中文系古代文学教研室主任、中文系副主任等职。主要从事中国古代文学史教学与研究,讲授“中国文学史(宋元)”、“宋诗研究”、“唐宋词选讲”、“苏轼研究”、“宋代作家研究”、“宋元文学史专题研讨”等课程。曾被评为北京大学第四届“最受学生爱戴教师”;主讲课程“中国文学史(宋元)”被评为国家级精品课程。有《宋诗选》、《辛弃疾》、《简明中国文学史》(下,合著)等著作。

【作者:张鸣】 (编辑:林辰)
关键字: 张鸣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