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进:结束“低利率”是加拿大银行不得已而为之_热评_评论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评论频道首页 > 热评 >
个股查询:
 

陈思进:结束“低利率”是加拿大银行不得已而为之

本文来源于新京报 2016-11-30 09:01:13 我要评论(0
字号:

加拿大皇家银行的房贷利率一旦上升,将会有越来越多的房子像之前美国次贷危机时那样,进入法院拍卖。

11月17日,加拿大皇家银行在毫无任何征兆的情况下,突然对外宣布,将提升住房贷款按揭利率,其变化会使贷款超过25年的人,买房必须支付更高的利率。

举例来说,假如有购房者申请银行贷款30万加币,锁定5年期固定利率25年偿还贷款,其额外利息成本将超过13600加元。

通常,银行浮动贷款的基准利率,是和央行的隔夜拆借利率挂钩的。然而加拿大央行的拆借利率还未上调,皇家银行却意外升息了,这一举措令市场震惊,许多购房家庭不堪重负,感觉低利率时代即将结束。

这样的评价并非危言耸听。虽然合算到每月支付上,新规之下房贷利息只上升了46加元,但加拿大百姓的负债率,已远远超过了国际警戒线的145%,达到168%(即收入1加元,欠债1.68加元)。相比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前的147.2%,竟然高出超过20%。因此,即使是46加元的房贷利息只上升,都可能令大批房贷者负担沉重。

高负债率之下,却是民众对财务危机意识的缺乏。根据加拿大宏利银行11月24日就紧急储备金问题公布的一份民意调查显示,几乎一半的加拿大房主没有为应对突然性的财务困境做好准备。在这种情况下,一旦房贷上升,加拿大将会有大量房子像美国次贷危机时那样,进入法院拍卖。

既然提升利率将加剧高负债的风险,皇家银行又为何要这样做呢?事实上,皇家银行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银行固定利率是与五年期国债收益率挂钩的,也就是与国债市场挂钩,跟着市场走。在期限内,如果债券收益率大涨,银行将遭受损失。

在特朗普当选前,加拿大五年期国债收益率是0.7,一周之后立刻飙升到0.96,上升26个基点。因此,银行必然会调整固定贷款利率,把亏损转嫁到借贷者身上,而这一压力则来自加拿大的邻居——美国。

在美国大选最后一轮的电视辩论中,主持人华莱士曾质问希拉里和特朗普,美国国债当前是GDP的77%,已达二战以来最高,而二者的经济计划都将使国债占GDP大幅上涨,为何他们没有考虑这一问题。自此之后,美国媒体开始关注二者的经济政策。与此同时,以中国、日本和沙特为首的海外央行,却早已开始大规模抛售美国债券。尤其在8月份,更扩大了抛售美国债券的规模。在特朗普大获全胜之时,全球债市价值“蒸发”了1.2万亿美元。

结合美联储年底大概率加息的动向,路易丝山田曾分析称,近十年来美国近乎为“零”的利率,直接或间接吹出全球多国资产泡沫。而在上几次美联储利率回升周期中,日本、南美和东南亚等地的资产泡沫已全都破灭。倘若这次一旦利率回升至3%~5%,全球很多资产泡沫也将一一破灭,而加拿大、中国等国的房地产泡沫或也包括在内。

回到加拿大皇家银行的房贷提升上,随着美国渐渐进入高息高通胀阶段,虽然前途仍未可知,但至少说明,民众负债率增加,将加大泡沫破裂的风险,而银行的忍耐极限,在全球局势的影响下或也已经到来。

□陈思进(资深金融风险管理顾问)

【作者:陈思进】 (编辑:林辰)
关键字: 陈思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