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进:印度如何应对“门口的野蛮人”_热评_评论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评论频道首页 > 热评 >
个股查询:
 

陈思进:印度如何应对“门口的野蛮人”

本文来源于新京报 2016-12-13 13:11:49 我要评论(0
字号:

金融创新引领经济增长,但是目前在国内的资本市场里,往往无法分清金融创新和妖怪兴风作浪的差别。

“野蛮收购”是什么?

“我们今天看到的野蛮人的敲门,因为你太有钱了,但是你一个实体经济的发展,它要能够引领世界,是要有资本来支撑的,而现在很多人用经济杠杆来发财,那是对实体经济的犯罪。”12月12日,董明珠出席央视财经论坛,发表了上述言论。

其中所提及的“野蛮人敲门”与前段时间的野蛮人举牌潮不无关系,直至12月3日证监会主席刘士余的公开表态,“脱稿”批评“野蛮收购”——“用来路不当的钱从事杠杆收购,行为上从门口的陌生人变成野蛮人,最后变成行业的强盗,这是不可以的”,舆论被迅速点燃。

受此影响12月5日,险资举牌概念股重挫,个股大面积下跌;同日,保监会以经营问题、整改不到位为由,叫停前海人寿万能险业务;12月6日,保监会再发消息将派出检查组分别进驻前海人寿、恒大人寿……舆论走热的同时,监管也日渐趋严,主要针对的就是近日活跃于市场的“野蛮收购”行为。

所谓“野蛮收购”又称敌意收购(hostile takeover),是指收购公司在未经目标公司董事会的允许,在不管对方是否同意的情况下,所进行的收购活动,具体的操作方法,就是在证券交易所收购上市公司的股票。

近段时间围绕格力电器开展“野蛮人”举牌风波就是一例。11月17日至11月28日期间,宝能系前海人寿曾大量购入格力股票,持股比例上升至4.13%,逼近“举牌”线。

广大投资者为“举牌弹药”买单

前海人寿系“前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2012年2月成立于深圳,注册资金为45亿,经营范围包括人寿保险、健康保险、意外伤害保险等。

截至2014年末,公司资产总值达560亿,其中高现金值保险——万能险、投连险型的产品销量约为482亿,占总保费近八成。市场猜测,前海人寿是宝能系的融资平台,通过多重质押和放大杠杆,最终为母公司提供充足的“举牌弹药”。

在美国,保险公司的投资部门都有严格的投资规定,全美保险业理事会监管着保险公司的具体记录,把各项投资分类到一至五个等级,并规定了每个保险公司在各投资等级的额度,连投资股票都觉得风险过高,更何况加了杠杆的敌意收购。

因为,发行高现金值的产品势必带来高额成本,从而不得不将这些资金配置到收益和风险双高的资产项目上,这对广大投保客户是极不负责的,而最终承受风险的不是发产品的机构,是广大投资者。

此外,由于敌意投标者寻求绕过与目标公司的友好谈判,以寻求控制权(如格力电器),可能打乱目标公司的正常运作。这不仅对目标公司的股东构成威胁,而且对管理层也构成威胁,因此在收购领域规范市场,就更显得相当必要了。

制约“杠杆收购”可以印度为鉴

事实上,金融市场永远是魔道争斗之处。面对“魔”的进攻,道德评判是无法产生约束作用的,唯一可行的遏制手段,是制定法律来监控和监管市场。先不论欧美国家对股市的严厉监管,即便像印度这样的新兴经济体,对“敌意收购”也有相应的监管法律。

自1991年经济自由化以来,印度只经历了极少的敌意收购企图,任何收购都需要遵守“1997年SEBI(Substantial Acquisition of Shares and Takeover)”规则,简称“收购守则”,该法规的监管范围主要针对收购股票和并购,其所发挥的正面积极作用有助于企业重组。

1989年,由于私募基金KKR(Kohlberg Kravis Roberts&Co)以250亿美元的加权购买权(LBO),“攻击”并购了美国饼干公司RJR Nabisco Corp,成为世界金融史上最大的收购之一。RJR和KKR之间的冲突,美国作家布莱恩·伯勒在撰著《门口的野蛮人》中有着详尽描述,随着该书的出版,印度在并购事务上的处理方法,从2011年4月也开始完全不同了。

一个最重大的改变,是在强制性规定公开要约购买股票时,收购方需将股本提高到25%。而过去,收购者做出公开要约购买股票时,其资本只需达到15%即可。

而另一个可能的改变,是建议强制性规定公开要约股本资本为100%,而非当前规范下的20%,如此操作即去掉了杠杆。

如果包含“收购守则”的规定在内,这双重变化将使“捕食者”无法拥有任何一家印度公司超过50%的股份,并占领管理层。被收购者甚至可以由此让公司退出股票市场,使得恶意收购无法进行下去。

金融创新or兴风作浪

众所周知,金融创新引领经济增长,但是目前在国内的资本市场里,往往无法分清金融创新和妖怪兴风作浪的差别,保险和基金在欧美的资本市场是中流砥柱。

而在中国资本市场里,正如近日在“2016三亚·国际财经论坛”上,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教授刘纪鹏一针见血地评论,“水下的老妖精,是指一股独大的大股东和内部人控制,这些家族。什么时候并购重组,什么时候高转送,不是都由家族说了算吗?没有信息对称,没有制约力量。”

董明珠女士说得好:“中国的发展离不开实体经济,如果没有实体经济,仅用金融杠杆来搞发展是不行的。”而资本本质逐利,必须具备良好的监管制度来制约,而这个制度就是从治理结构入手,确保资本市场的公平正义,才能使得中国的经济可持续地健康发展。

□陈思进(资深金融风险管理顾问)

注:保险资金举牌问题关键在哪里:

1、万能险在近年来异常火爆,但它的实质却不是保险,而成了开放式的、公募的资管金融产品;

2、万能险应该与证券市场的其他资管产品一样,采用相同的监管规则,但很长一段时间处于监管真空;

3、险资依赖于万能险这一高负债成本的融资模式,投资(机)风格过于激进,与保险基金运用的稳健原则恰恰背道而驰。

【作者:陈思进】 (编辑:林辰)
关键字: 陈思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