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江兵:侨兴私募债暴露了什么?_热评_评论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评论频道首页 > 热评 >
个股查询:
 

贺江兵:侨兴私募债暴露了什么?

本文来源于新京报 2016-12-29 14:21:30 我要评论(0
字号:

12月28日,有报道称,侨兴集团董事长吴瑞林失联,后有消息称其已被警方控制。侨兴私募债发酵至今,事件层层升级,从银行、险企到互金平台,多方牵涉其中。然而,为何P2P可以绕道网贷新规门槛?为何私募债就成了互金产品?最初的那一张多米诺究竟是谁?

【分析】

将“粤股交们”纳入证监会监管事不宜迟

近日发生的蚂蚁金服招财宝亿元逾期事件,再次引起互联网金融圈的躁动,也使人们对P2P金融理财产品的风险再一次有了深切了解。剖析此次事件经过,可以看到,其以侨兴私募债名义面世的7期私募债,与由其挂牌所在的广东金融高新区股票交易中心(简称“粤股交”)不无关系。某种程度上,粤股交正是事件环环升级的前提和起点,无形中成为了事件发生的重要推手。

侨兴集团所发行的理财产品,严格来说是一种私募产品。按照国家规定,私募产品有两个门槛是不可逾越的,一是投资的自然人不可超过200个,二是每个投资者的最低金额不得低于100万元。

设置这两条规定的目的,是将私募产品的发行局限在一定范围,其要求投资者需具备相当高的经济实力。借以防止私募产品风险发生后牵涉人数过多,并避免将大量经济实力不足的投资者卷入其中。当然,这样的规定客观上也增加了私募产品圈钱的难度。

于是,侨兴集团经由粤股交,绕道监管门槛,将1个1亿元的私募产品,拆分成100只分期推向市场。这样一来,它就变成了一个容易发行的“债券”,并成功销售给了普通投资者。

在失去监管的环境里,粤股交通过跨越有关部门规定,将利益留给自己,将风险转嫁给了社会。然而,对于这一行为却找不到相应机构对其予以监管。证监会因为自己的权限不涉及地方交易所而放弃了责任,而其主管单位广东省金融办对此也不闻不问。正是这种监管的缺位造成了P2P等互联网金融理财产品的野蛮生长。

当无数个跨越了国家法规的金融理财产品打着“金融创新”的旗号破土而出时,看似繁荣的市场,实则也泡沫滋生。而当泡沫褪去后,它们就成了沙滩上的祼泳者,并给社会带来了危害。

侨兴私募债暴露的问题,反映出对地方交易所监控失守所带来的严重问题,其不仅无助于金融创新,而且会造成市场混乱。据统计,目前国内正在运营的各类金融资产交易所,大约有30多家,而股权交易所则多达50多家。按照当下制度安排,这类区域性的交易所不在证监会的管理范围之内,而地方上的金融办为了地方利益,常常会放弃监管职责,对此类交易所的“小动作”视而不见,甚至以金融创新为名加以支持。长久以来,P2P理财产品的问题丛生,与这种体制的缺陷不无关系。

地方交易所的发展,在我国已经有20多年历史,几经整顿治理,但由于缺乏明确的监管,一直未能解决问题。从去年出现的一系列理财产品违约,甚至“跑路”事件,暴露了现存监管体制的严重不足。在现行体制之下,要求在地方利益制约之下的地方金融办,承担起对地方交易所的监管是不现实的,这一职责应由超越地方利益的监管机构来承担,建立起与市场匹配的监管体系。而有关方面应及时进行监管机构的改革,将地方交易所纳入我国金融、资本市场的监管体系之中,让互联岗金融产品在严格的监管下规范发展。 □周俊生(财经评论人)

【延伸】

央行会放水救非银钱荒危机?

12月27日,交易所隔夜国债逆回购利率飙升到年化收益率33%,至28日午后,再度冲破20%。据中国证券报报道,在经过12月上半月的债市暴跌和少数券商“赖皮式”否认债券代持后,一些非银机构信用尽失,进而蜂拥进交易所向小散们借“高利贷”。这不禁让人想到近日沸沸扬扬的侨兴私募债。于是,有金融界人士分析称,央行要为此降准了。

然而,果真如此吗?

第一,央行并不是对所有金融机构负直接责任。本世纪初,中央对金融改革定下的原则是:谁的孩子谁抱走。这句话意味着,产权问题股东负责。

中央把中农工建四大行抱走了,各省把农村信用社抱走了,各大小城市把城市商业银行抱走了。并且,各自负责不良贷款处置。处置最好的当然是中央,财政部出资成立四大资产管理公司,本来只让它们活十年,但没办法,银行不良贷款越处置越多。

可以说,四大行是央行的“亲生子”;地方政府和国资控股银行或其他金融机构是“养子”;民营银行和金融机构则属“野孩子”。据报道,侨兴集团是民营企业,结果自不待言。

第二,违规违法问题肯定不归央行负责。债券发行,一部分由证监会监管,一部分归发改委监管,央行虽然曾经监管过金融债,但非银行金融机构归银监会监管。至于伪造印证问题,则涉嫌违法犯罪,这就交由司法机构查处。类似于侨兴债务违约等案,为典型涉嫌金融诈骗案,若据此威胁央行降准,则未免有些可笑。

第三,现在正是去泡沫,降杠杆的好时机。就侨兴私募债问题,国泰君安固定收益部董事总经理周文渊向笔者分析,其根源只有六个字:现在杠杆太高。据此,央行又怎会放水降准呢?

第四,侨兴案所透露的,是非银空转导致的实体经济资金不足。假设企业发100万债券,年支息4万;以筹集的100万资金买银行理财,年获利5万,净利1万;银行理财再打包给券商,年获利6万,净利1万;券商又借银行贷款200万,合计买了300万企业的债券,年获利12万,支付银行理财6万加5万贷款利息,获利1万,大家都赚钱。但因后面发债200万的企业未必买理财,它们支付的利息成了金融系统的收益。

总体来看,企业从券商拿四个点的钱,银行从企业拿五个点,券商从银行拿六个点,然后再从银行信贷加杠杆。这条线以券商驱动,银行理财利润也是通过券商杠杆赚来的。这种玩法提高了资金成本,也是虚拟经济的危害,由此导致央行放的水很大部分在空转。

最后,各国央行都有一个共同职责:维护金融稳定。因此,在民营金融机构出事,致使金融稳定安全受到威胁时,哪怕可能影响债券市场稳定,央行也定会出手。不过周文渊认为:侨兴债属于私募债务问题,和标准债务市场不一样;而且问题基本解决,并不会引发危机。这样来看,即便未来央行降低存款准备金率,那也是出于稳增长,支持实体经济的考量,而非解救非银机构。

□贺江兵(学者)

【作者:贺江兵】 (编辑:林辰)
关键字: 贺江兵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