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东尼·莱克:儿童的黑暗时代_远见_全球经济学家_评论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个股查询:
 

安东尼·莱克:儿童的黑暗时代

本文来源于 2017-02-04 11:20:08 我要评论(0
字号:

纽约、斯德哥尔摩—2016年可能将因为军事和政治事件而被人铭记,但它也是二战以来儿童遭遇最悲惨的年份之一。

死亡、受伤和目光呆滞的幼童图像几乎每天都充斥着媒体:一个儿童在家园被炸毁后一边流血一边呆若木鸡;幼小的尸体从废墟中被抬出;地中海沿岸标记佚名儿童死亡的小坟墓,等等。

这些图像感染力极强,令人难受。但它们不足以道出儿童苦难之万一。2.4亿多儿童生活在冲突地区——从叙利亚、也门、伊拉克和尼日利亚北部的杀戮场,到较少见诸媒体但情况骇人听闻的索马里、南苏丹和阿富汗地区。而在5,000万被迫逃离祖国或在国内流离失所的儿童中有一大半是被迫离开家园,并面临着生命和福利的新威胁。

数百万儿童营养不良,无法上学。数百万儿童目睹了不可名状的野蛮暴力。数百万儿童惨遭剥削、虐待和更可怕遭遇。这不是讲故事。这是现实。

联合国——在瑞典等国家的帮助下,通过包括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在内的协作式人道主义响应系统——正在随时随地竭尽全力减轻苦难。但层出不穷的危机数量既大,复杂性亦高,正在给这一系统造成前所未有的考验。新的挑战,比如恐怖主义等,正在增加儿童的风险,也让接触到他们变得更加困难和危险。与此同时,武装集团日益将目标对准学校、医院和民居,更加剧了无辜群众的苦难。

用政治手段解决这些冲突是阻止苦难、结束如此凶残的践踏人权行为的最好方法。但是,除了这一理想结果,我们还需要强化当前人道主义系统接触到处境最危险的儿童的能力。

70多年前,世界领导人通过成立新机构随时随地给予需要帮助的人帮助来解决前所未有的人道主义危机。这些新全球实体成为基于合作、对话和结果,而不是冲突、灾难和动乱的未来的基础。

这是世界历史的一个转折点:如今,我们正站在另一个转折点。如今,我们需要召唤激励前辈几代人的团结精神和创造力,但不是建立新机构,而是通过找到应对现时代残酷现实的新的应对之道。

首先,我们急需创新来扩大因为身处被围困地区或极端分子控制社区而与世隔绝的儿童的能力。我们应该探索所有选项,如用无人机空投食品和药品供给、开发移动应用监控需要和追踪供给情况,以及保证援助工作者的安全。尽管没什么可以代替安全畅通的人道主义援助,但我们需要探索一切办法接触危险中的儿童。

更广泛地看,我们必须更好地协调政府和组织以更有效地提供短期和长期纾困,并用好每一分钱。随着长期危机的发酵,我们应该努力实现人道和发展措施综合化,因为两者相辅相成。我们如何应对紧急情况是未来增长和稳定的基础,而我们如何投资于发展可以帮助构建对抗未来紧急情况的恢复力。

最后,我们需要改变政府调整它们所提供的关键性援助的方式以满足波动的需要。最近几年,随着援助需求的逐步增加,正在经历国内紧缩的各国越来越需要论证对外援助支出。许多出资国指定援助资金用于具体的目标。诚然,这些资金一直是人道和发展方面不可或缺的工具;但在当今不可预测的环境下,更灵活、更长期的资金至关重要。

这些所谓的“核心”资金让联合国和非政府组织均能够更快地响应紧急情况,进行更有战略性的规划。这些资金让我们能够在人们最需要的时候提供救命的帮助,不再干等各国响应具体的人道主义需求。这对于解决媒体不暇报道的“被遗忘的”危机尤其重要。

长期以来,瑞典一直是像这样灵活地支持联合国组织的支持者,因为这样能够改善结果。出于这一原因,瑞典政府最近决定将其2016年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核心资金贡献额增加一倍。现在,全世界正在携手朝新的全球发展议程努力,我们希望这一做法能够得到普及,激励其他国家政府更加致力于高质量的人道主义纾困和可持续发展融资。

我们必须保护全世界最脆弱儿童的权利、生命和未来。我们在这方面做得越出色,就越有利于我们的共同未来。

安东尼·莱克是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执行董事。伊莎贝拉·鲁汶是瑞典国际发展合作部长兼副首相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17.

www.project-syndicate.org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