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期铿:美国自由派与保守派会正式决裂吗_热评_评论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评论频道首页 > 热评 >
个股查询:
 

李期铿:美国自由派与保守派会正式决裂吗

本文来源于人民论坛 2017-05-18 13:23:32 我要评论(0
字号:

2017年1月2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第13769号行政命令,官方名称为《阻止外国恐怖分子进入美国的国家保护计划》。对特朗普第13769号行政命令,大多数民主党议员表示反对,但大部分共和党议员保持沉默。在特朗普签署第13769号行政命令之前,美国民众在回答“伊拉克和叙利亚等国难民是否对美国构成威胁”这一问题上,就已经非常分裂。2017年1月初,在保守派中,70%的人认为大量难民离开伊拉克和叙利亚等国家,对美国的福利构成重大威胁,7%的人认为不构成威胁;而在自由派中,这个比例分别是19%和34%。

2017年3月6日,特朗普又签署了新的行政命令,暂时限制包括苏丹、叙利亚、伊朗、利比亚、索马里及也门等6个以穆斯林为主的国家的公民申请新的入境签证,不得接收这些国家的难民,已经获得美国签证者以及绿卡持有人将不受影响。虽然看起来,目前美国国内对特朗普政府的两份移民禁令发起挑战的都是自由派人士,但笔者认为,特朗普公布的移民禁令并不会进一步加剧美国保守派和自由派的分裂。

过去几十年美国的党派重组,导致两党在国会中纷争不断

美国自由派与保守派的分野由来已久。美国当代的民主党自由主义和共和党保守主义,源于1930年代经济大萧条及其引发的严重社会危机。小政府和自由放任主义思想在解决现代社会问题上无计可施,宣告了一直以来占美国主流的自由主义政策体系破产,主张政府干预的凯恩斯主义受到青睐。这一方面形成了民主党人罗斯福总统主导的“新政”自由主义,强调要为每个人享受自由创造基本的平等条件,因此,政府有必要干预经济社会生活,政府职能大大扩张;另一方面也形成了共和党保守主义,强调个人自由,主张自由放任主义和小政府,并且在社会问题上坚持家庭的价值和对宗教的忠诚。从1930年代到1960年代的“新政”自由主义时期,自由派与保守派互有交集。

1950-1970年代的民权运动使几乎所有的非裔美国人支持民主党,而把大多数南方白人推向共和党,同时,位于“铁锈地带”等地区的蓝领白人及中产阶级也成为共和党人。这是民主党和共和党的一次重要重组,基本上形成了当今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势力范围”。从1960年代开始,美国政治精英在意识形态上由原来的互有交集开始走向分裂,共和党内持中间、温和派立场的政治精英持续趋向保守派立场,而民主党内持中间、温和派立场的政治精英持续趋向自由派立场。随着过去几十年的党派重组,自由派集中到民主党,保守派则集中到共和党,这种趋势导致两党在国会中纷争不断:

一是意识形态越来越清晰地体现在党派上,两党之间意识形态的分裂日益扩大。在20世纪60年代之前,两党在意识形态方面互有交集,中间及温和派议员在国会中视立法和政策本身进行投票,而非完全以党派划界。自第82届国会(1951—1952年)开始,以党派划分的投票现象逐渐增多,特别是在1990年代后的国会中越来越严重。

二是两党内部意识形态的同质化逐步加强。意识形态的分裂导致两党在国会运作中按党派划界,其主要表现是一党的多数反对另一党的多数,也导致立法与政策制定的难度加大,立法数呈逐年减少趋势,这又从侧面反映出国会中两党分化现象的加强。最近几年,美国两大政党的分裂可能是自内战以来最严重的。2013年,众议院只有1%的共和党人、参议院只有4%的共和党人属于温和派,在民主党中这一比例分别是13%和9%。

选民的党派性及意识形态观也比过去几十年强化,自由派人士往往成为民主党人,保守派人士则成为共和党人。美国民意调查机构自1972年起收集的数据显示,走中间路线的美国人减少了,而两者的裂痕也比过去大得多。如1994年有16%的民主党人不喜欢共和党人,20年后这个比例升高到38%。共和党人更严重,不喜欢民主党人的比例从17%升到了43%。这说明人们更加排斥不同党派的人,自由派民主党和保守派共和党正在越来越远离对方。

种种迹象显示,最近20多年是美国保守派和自由派迅速走向分裂的时期。2000年总统大选,民主党候选人戈尔得到更多的普选票,但小布什以微弱优势赢得选举人票并当选总统,这可以算是保守派与自由派分裂的一个高潮。而2016年总统大选及特朗普的当选,无疑是保守派与自由派分裂的另一个高潮。正是广大农村地区和小城镇的保守派选民把特朗普送进白宫。从特朗普当选总统之后的抗议活动,可以看出自由派人士对他的反对。根据盖洛普民意调查,在特朗总统支持率问题上,85%自称为坚定的自由派人士强烈反对特朗普,而69%自称为坚定的保守派人士对特朗普强烈支持。

美国自由派与保守派的分裂在短期内难以消除

美国自由派和保守派在对待难民问题上的分歧,随着时间的推移,将会得到缓解。这会出现两种情况:一种是如果伊斯兰恐怖主义袭击继续或者加剧,更多的人会把国家安全与自身安全放在第一位,在维护国家安全、打击恐怖主义方面就会凝聚更多共识。另一种情况是伊斯兰恐怖主义袭击减少甚至消失,这样同样会有更多的人不会把伊斯兰难民和移民看成威胁。另外,根据皮尤研究中心2017年1月的民意调查,年纪越轻的美国人越不把叙利亚和伊拉克等国难民看成对美国的重大威胁,如配图所示。这也说明,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自由派与保守派的分裂反而很可能得到缓解。

然而,经济不平等的加剧、公共媒介技术进步带来的信息可选择性、社会运动的冲击、共和党安全选区的增加等因素,使得美国自由派与保守派的分裂在短期内难以消除。美国政治学者詹姆斯坎贝尔认为,深度两极化是21世纪美国政治生活的事实。即使人口组成发生变化,如老一辈逝世及少数族裔人口在美国选民中的比例不断增加,可能会使国家稍微往左偏一点,但党派意识形态的差别不会缩小。当然,自由派与保守派的冲突不会一直那么激烈,会随着形势的变化而变化。如果面对共同的危机,美国人会团结起来;如果经济繁荣,国内和平,美国人同样不会争论不休。但繁荣的经济和国内和平也不会从根本上消除美国人的意识形态分歧。

不过,从长远来看,由于美国人口结构正在发生重大改变,美国自由派与保守派的两极分裂也许会弱化。美国少数族裔人口规模迅速扩大,势必造成美国未来的选民结构出现重大调整。特别是由于美国南部地区拥有大量少数族裔人口,且该地区的人口增长主要由少数族裔拉动,那么未来南部相关的州和国会选区或许会转向支持民主党,如此两党在政治运作中取得循环性力量均衡的基础将被打破,美国政治两极化得以存在的延续机制也将不复存在。西裔、非裔和亚裔的人口增长,使得少数族裔较为集中的南部和西部各州人口在美国总人口中所占的比例不断提高,这就意味着南部和西部各州众议院席位和选举人票数的增加。由于少数族裔是民主党的核心选民基础之一,共和党在短期内能利用选区重划的方式对少数族裔的党派选择进行压制,但从长远看是不能持续的。

可以肯定的一点是,美国自由派与保守派不太可能正式决裂,美国也不会分裂为“蓝州共和国”和“红州共和国”。美国历史上,政治精英曾多次就重大问题达成妥协。经过南北战争,美国政治精英也深知国家团结的重要性。无论自由派还是保守派,都希望美国强大,因此,无论是蓝色美国,还是红色美国,都不会愿意真正走到分裂的地步。

(作者为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教授)

【作者:李期铿】 (编辑:林辰)
关键字: 派会 自由派 美国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